“啊!”唐糖尖叫着把手里的东西扔了出去,小脸通红,直接扑进了李篆的怀里,让别人看不出她窘迫的样子。

  “恩,这东西,呃,不错嘛……”胆大的白凌走了过去,把地上的东西拿起来,一脸思索,然后不怀好意的看向戴然然。

  “这个,这个,这个是不是有点……”戴然然一脸拒绝的样子。

  “没事的,凡是总有第一次嘛……”白凌循循善诱的样子让李篆怎么看怎么像哄着萝莉去看金鱼的怪蜀黍。

  “想都别想!”戴然然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语气十分坚决,然后一脸紧张的看向那个箱子,不知道里面还有什么。

  “好了,别学鸵鸟,你看不见别人别人就看不见你啊,我们又不会笑你,起来吧。”李篆哭笑不得的揉了揉怀中唐糖的脑袋,把她哄出来。

  这下子唐糖不敢擅自去拿东西了,只是一脸紧张的看着白凌把手伸进箱子里面。

  其实她拿出来的不是什么太恐怖的东西,充其量能让一些女生害怕,或许还有很大一部分女生会对此很感兴趣。

  没错,一根高仿的棒棒,看的李篆有些自愧不如的棒棒:这个,貌似有点大啊,跟自己的比起来……

  “呸,我就知道那混账是个色坯子!”看着地上的那根东西,唐糖啐了一口,还不忘给李篆补刀:“你也就比他好一点!”

  莫名躺枪的李篆很是无辜的摊了摊手:“我怎么了,至少我还是个男孩儿把,听清楚了,男孩儿!”

  李篆的话说的三女都是一愣,然后很有默契的脸红、低头,其中有两个人脸红的原因一样:差点成为李篆的男孩儿终结者……

  包裹被慢慢拆开,里面的东西让白凌和李篆疯狂了:蕾丝,好多蕾丝!

  没错,里面都是一些情*趣味道十足的小物件,甚至还有捆绑等用具,这些东西刚一亮相就被狂流口水的白凌抱回了自己那屋。

  “李篆!”戴然然嗔怒的瞪了李篆一眼,埋怨他没拦住白凌。

  “真的不怪我啊,然然,白凌刚才那样子你也看见了,我估计就算她前面是一只老虎都得被她吓跑。”李篆一脸无奈。

  他说的一点也不夸张,白凌抱起那堆东西的时候简直就像疯了一样,别的不说,只是听从白凌那屋传来的大笑就能知道她有多疯狂。

  戴然然扁了扁小嘴:这下自己要遭罪了,是不是考虑搬过来跟唐糖睡一段时间?

  李篆丝毫不知道,因为自己没有及时拦住白凌,导致自己想把那几件几近透明的小蕾丝给唐糖换上的计划就这样还没开始就流产了……

  不过好在王伟这个家伙还不至于这么一大箱子都买这种东西,李篆在最底层翻出了八套女仆服和一个小箱子。

  女仆服的面料都是丝绸的,拿出来反射的光把刚刚还发誓要远离这个箱子的唐糖吸引了过来,二话不说,八套衣服全部拿走!

  “然然姐,我们去里面换这些衣服看看!”

  “恩!”

  没有不爱美的人,尤其是女生,虽然有些女生会因为这种服装叫做女仆服而有抗拒心理,但就事论事,女仆服不过是在连衣裙的基础上进行了改变。

  而且还增加了不少装饰品,尽管很多都是从具有实用价值的女仆用物品上改造过来成为装饰的,但是实际上现在有很多装饰品在以前也不是用作装饰的。

  “恩?唐糖她们两个呢,不会被我吓跑了吧?”

  半晌,白凌回来了,容光焕发,不过发现屋子里只有李篆后总算开始反思自己刚才是不是反应过激了些。

  “你还知道啊,多吓人!”李篆咧了咧嘴,然后指着房间:“刚刚翻出来八套女仆服,还挺不错的,她们俩正试穿呢!”

  酷》匠A网☆唯%A一N正h8版*,+其…他都…是Y盗版G)

  “好啊,这还得了,又好看的衣服居然都不想着我了,看来今晚要从捆绑做起!”白凌说着就要推门。

  由于三女都很信任李篆,也知道他不会故意偷看,所以唐糖两人并没有锁门,结果她们再次忘记了白凌这个变数。

  “啊!”全身上下都只有两件可爱的小衣服的两人看到门突然被白凌推开,还有门外正蹲在地上一脸吃惊的李篆,纷纷惊叫。

  “白姐姐,关门!”

  最后还是唐糖提醒白凌才关门,趁着背对两人的时候,白凌对门外的李篆一脸揶揄的做了个口形:“是不是看的很爽?”

  李篆跑去厨房接了一杯凉水,仰头喝尽,觉得不够,又从冰箱里拿出冰块直接吃下去,总算感觉腹部好受了一点。

  “还是回去睡觉吧,这,有些消受不起……”李篆把已经被拿空的箱子摆在了走廊,反正现在这栋楼也没别人,先放一晚。

  今天的打扫李篆是主要劳动力,还和王伟撕扯了一阵,然后在饭局上又陪着王权喝了点酒,他早就困的不行了,打开房门就要睡觉,也能避免被三女刺激到。

  天知道她们穿上那些女仆服后自己会有什么反应,要知道这八套明显就是经过王伟精挑细选的,偶尔一些看似不该露的地方却恰恰是露到好处!

  “嗷呜……”

  走回房间,突然发现床上有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李篆想也不想就把它拎了起来:“小雪,跟你说过多少次,别在我床上睡觉好不好,你跟糖豆儿一样,睡觉流口水的……”

  “嗷呜……”

  小狐狸被人打扰睡觉还不高兴,睁开眼看见是李篆后就挥舞着四肢想要站在李篆肩膀上,奈何被他拎着,急的直叫。

  “好吧,今晚就陪我睡吧,不许在我床上解决个人问题,否则再也别想我抱你!”

  李篆的心很软,特别是对这种毛茸茸的小家伙,甚至不需要它卖萌,只是一个可怜的眼神就能秒杀他。

  李篆脱了衣服躺在床上,小雪就在他胸口缩成一团,身上的毛发弄得李篆很痒,最终不得不去找了一套睡衣穿上。

  不一会儿,屋子里传来一人一狐均匀的呼吸。

  另一个房间,三女把八套女仆服试了一遍,都很满意,本来还在为怎么分配而上火,结果白凌一句轮流穿解决了这个问题。

  “我们去刺激刺激李篆怎么样,哈哈,一想到他看着咱们流口水的样子就想笑!”穿着猫主题女仆服的白凌眯起了眼睛,里面散发着危险的光芒。

  “好啊!”没等唐糖说话,戴然然反常的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并且暗中不断地给唐糖打求援的眼色。

  唐糖虽然奇怪,但是也没说话,就要跟着白凌出去,她也挺喜欢挑逗李篆的。

  “砰!”

  谁知道白凌前脚踏出房门,戴然然后脚就把房门关上了。

  “然然姐,你……”唐糖目瞪口呆的看着满头是汗的戴然然,那汗明显是吓出来的。

  “然然,你干什么,出来啊?”门外,白凌隐约察觉到不妙。

  果然,戴然然义正言辞的拒绝了白凌,说要和唐糖说悄悄话,让白凌自己睡一晚。

  “那我们三个一起呗!”

  “不,不行,我只跟唐糖一个人说……”

  五分钟后,白凌懊恼的走回了房间,当然,是一个人。

  “可恶,早知道就不表现的那么明显了,然然那么小,肯定会怕这东西……”房间里,白凌手中握着被唐糖拿出来的东西,颇为感慨。

  “不过总有一天,我会……,恩!”

  不知道白凌本着什么心态给自己鼓起,总之她斗志昂扬且满心期待的睡觉了。

  …………

  别墅区,还是那栋别墅,王权、王利、王伟三人坐在饭桌上,气氛很是沉闷。

  “不是我说你,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那些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偏偏不听,居然还背着我跟他们签了合同,那合同明显就有问题!”

  王权语气不善的跟王利说了一句。

  虽然王利是哥哥,但是论行事,还是王权更像哥哥,王利一直是依靠王权帮忙才能走到今天,可以说如果不是王权对金钱没有太大的想法,哪里有王利赚钱的机会。

  “唉,我知道错了,可是,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啊,我能怎么办?”王利一脸悔恨。

  而王伟也不好受,脸色苍白:自己父亲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好,自己以后说不定得去要饭……

  “今天小伟做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恩,我知道了,是这孩子有错在先,不过你现在提这件事干嘛?”王利有些懊恼王权在这个节骨眼还想着别的事情。

  “不是我想这件事,而是这件事能帮你,或者说只有他们能帮你!”王权一句话说的王利来了兴致,赶忙问怎么回事。

  王权没有细说,只说自己也只是猜测,简单的和王利说了几句。

  王利脸色阴晴不定,半晌,叹了口气:“唉,看来,只能登门请罪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