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权得知李篆四人会来别墅,所以特地从公司赶了回来,一是为了看看李篆这个不错的晚辈,二是实在不放心自己那个不成器的侄子。

  虽然之前已经预料到侄子会弄出什么事情,不过刚进屋就看见两人滚作一团,王权还是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住手!”

  王权的力气大,倒是省的刚刚想上去拉架的白凌费力气,三两下就把两人分开。

  “净给我惹事!”拉开两人,王权想都没想,对这王伟就是一顿臭骂。

  倒不是为了维护客人的面子,而是王权对自己这个侄子实在是再了解不过了,他的哥哥王利是建材商,整天跑业务,没时间管理王伟。

  而王伟也不服王权的管教,再加上因为家里有钱的原因认识了一些土豪,所作所为也渐渐恶劣了起来。

  “叔叔,他们无缘无故就给了我一巴掌,你看!”

  王伟不怕自己的父亲王利,但是对于自己的叔叔王权可是敬畏有加,也不知怎的,总觉得王权很可怕。

  其实王利也怕王权,主要是在生意方面,他有不少生意都是通过王利的关系才做成的,可以说没有王权就没有他赚钱的门路,虽然现在他也有一些自己的门路。

  “滚开!”王权直接再给了王伟一脚,他看见王伟的脸高高肿起,但是却没有丝毫的心疼。

  在场有三个女孩子,还都挺漂亮,王伟还是被人打了一巴掌,王权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王叔叔……”李篆有些心虚,毕竟打了人家侄子,但是也仅仅是心虚,如果王权真的要责怪他的话他是绝对不会退让的。

  “我都知道,是这个混账惹的祸,都怪我,怪我平时疏于管教。”面对王伟和李篆,王权当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要不是王伟知道王权的为人的话他甚至都要怀疑李篆是王权的私生子了。

  “站起来,给人家道歉!”又和李篆几人聊了聊,王权回头跟还躺在地上的王伟说了一句。

  “对,对不起……”

  “声音太小,没听到!”王权很不满意,气势汹汹的朝王伟走了过去,吓得他连忙后退,李篆也帮忙拽着王权。

  任谁去别人家,看到长辈因为自己教训和自己孩子都不会好受,特别是跟自己平辈的,总觉得过意不去。

  “王叔叔,你也别太生气了,我们也没什么损失……”

  没等李篆说完,那边的白凌不答应了,用丰满的凶器直接撞了李篆一下:“哼,你是没损失了,我呢?”

  说完又觉得不对,回想起那天晚上临门一脚的事情,突然羞答答的说道:“你确定自己没损失嘛?”

  唐糖还有戴然然都觉得白凌是过不去这口气才这么说的,不过当事人李篆可十分清楚白凌在说什么,冷汗立马就下来了。

  王权看到了李篆的为难,知道这个孩子不想太计较,只不过这个女孩子不依,估计那个不成器的混账刚才就是占的这个女娃的便宜。

  不过对于白凌,王权还真的不好说话,如果是唐糖的话或许还可以卖个人情,当然,他绝对不是想自己侄子占唐糖便宜去。

  “这件事的确是那个败家子做得不对,这样,听叔叔的,晚上叔叔做东,算是给你们压压惊,千万别推辞!”

  王权最终还是决定把做生意的那一套拿出来:上酒桌!

  国人的生意都是在酒桌上谈成的,或许不只生意,连亲情什么的也大都是在酒桌上建立。

  “王叔叔,这怎么好意思……”李篆瞪了白凌一眼,弄得她一缩脖子。

  白凌刚才只不过是咽不下那口气,任哪个女孩子被这么个货袭了胸恐怕都不会好受,但是现在看样子王权应该和李篆认识,而且还要请客,她也有些不好意思。

  “要不,要不就算了吧,把账结了我们就走……”唐糖的小脑袋突然从李篆身后钻了出来,小心翼翼的看着王权,好像生怕他会赖账似的。

  “哈哈,你个鬼丫头,叔叔还会亏了你吗?忘了事务所成立的时候叔叔说什么了,就把我当你们的亲人一样!”

  王权哈哈一笑,二话不说就让王伟给李篆转钱,王伟连忙点头,给李篆转过去了五万,后来想想又转过去一万,留言说就当做封口费了。

  “王叔叔,其实没必要,本来赚您的钱就有些那个,这下子……”

  看着李篆窘迫的样子,王权语重心长的把他叫了过去,两人坐在沙发上聊了起来,多是王权在向李篆传授经验。

  “总之,你这个性格不行,亏得你现在遇到的人人品还不错,要是碰见一个老奸巨猾的,要不了多久就把你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

  半晌,王权站了起来,用一句话给自己结尾,也让李篆陷入了沉思:貌似沐放和王权还有李回春老爷子,这三位人品真的很好。

  李篆不是没见过人品差的,他们班级就有,想起自己这段时间来对外人完全不设防,他只觉得一阵后怕:王权这三人只要有一个稍微使点绊子,估计自己就要吃大亏。

  “怎么,想通了?”

  看着李篆终于也跟着站起来,王权笑着问道。

  “恩,想明白了,多谢叔叔。”

  “好,那我们去吃饭吧,哈哈,对了,那个混账呢?”王权四下望了一下,没发现王伟的身影,就问了一直在别墅里上蹿下跳的唐糖三人一句。

  “哦,他啊,他刚才从后门偷偷溜走了。”

  “哼,混账,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王权恶狠狠地说了一句,听得李篆直发懵:这真的是叔侄吗,你确定不是仇人?

  “好,我们去吃饭,说好了我请客就我请客!”

  “那谢谢王叔叔。”唐糖学着电视里的样子,拉着裙角,弯身行礼。

  她们还没换下那身女仆装,可爱的样子看的王权都是一阵恍惚,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毕竟已经过了那个年纪,反倒是李篆,还愣在那里无法自拔。

  “喂,走啊,我都换完衣服了,你还看什么看!”

  “哦……”

  王权今天已经把手头的事情安排好了,而且他明天还打算给自己放一天假,他们这个级别的人在不在公司已经无所谓了。

  五人吃过饭,王权又驾车载着他们四人回了别墅:那些工具还要拿回事务所用。

  “知道节省,不错!”临走,王权还夸了李篆一句,弄得他哭笑不得:这位是不是真的看我像他儿子了……

  “你好,请问是王伟家吗?”

  酷5s匠S网唯r;一正版◇3,其k他q,都是/&盗版)=

  这时,屋子里的电话响了,是门卫打来的,说是有一份包裹送到了他们那里,要王伟去签收。

  “王伟不在,我是他叔叔,我一会儿出去代签。”

  挂断了电话,王权脸色阴晴不定,看的李篆很是奇怪:“王叔叔,怎么了?”

  被李篆打断的王权下意识的看向他,余光扫到了三女,心中有了主意:“没什么,哈哈,一会儿送唐糖她们三个点礼品,就当做赔礼了!”

  李篆推辞了几句,不过倒是也很好奇王权所谓的赔礼是什么:自己四人一直和王权在一起,也没见他买东西啊?

  到了门卫,签收,还是个大包裹,王权直接扔到了后备箱。

  回事务所的路上,李篆忍不住问起了后备箱里的赔礼。

  “哈哈,就是一些女孩子的衣服,就像今天那个混账给唐糖她们穿的女仆服,这个败家子,每隔一段时间就买一些,然后就像今天……”

  听到这里,李篆四人隐隐有些猜测,王权也是老脸一红,不住地叹息。

  三女坐在后面聊天,李篆和王权坐在前面也做一些交流,很快就到了事务所,四人下车,拿好工具还有那个大大的赔礼,和王权道别。

  事务所,五楼。

  看着地板上这个半人高的大箱子,四人很是期待。

  很多人对于拆包裹有着浓厚的兴趣,其实这可以理解,毕竟那种神秘感的确刺激,就像抽奖一样,这还是明知里面有奖的抽奖。

  “哈,拆开了!”白凌刚刚把包裹拆开一个小口,唐糖就冲了上去,小手一伸,从里面拿出了一件东西。

  “我去……”李篆咽了咽口水。

  “呃……”白凌目瞪口呆。

  “唐糖……”戴然然红着脸提醒了唐糖一句。

  “怎么了你们,是不是这东西很贵重?”唐糖一直别着头没看手中的东西,看到三人的反应有些不对,也回头去看:“我也看看……”

  “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