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十点,李篆盯着大大的黑眼圈出了房门,疲惫的样子看的三女一阵偷笑。

  “喂,我的东西呢,还我!”白凌很大方的跟李篆讨要昨天匆忙之中忘在他房里的东西。

  李篆想到了那件小东西,只觉得鼻子一热,然后“滴答”一声,他很无耻的流鼻血了,戴然然和唐糖一阵手忙脚乱。

  殊不知慌乱之中偶尔有某个软软的部位碰到了李篆还会加速鼻血的流速,总之他这次鼻血流了整整五分钟,最后李篆甚至有种失血过多的错觉。

  简单的吃过早餐,李篆总算是有时间去事务所的网站上看一眼了。

  进山回来就进了医院,然后回来又紧接着去校庆,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都是别人在帮忙管理网站。

  “哎,这里怎么有两个完全一样的委托?就是委托人不一样。”

  唐糖一边吃着包子一边用手指指向屏幕,却被李篆啪的一声打掉。

  “别用你那肥嘟嘟的小手碰屏幕,特别是吃东西的时候。”李篆没好气的说了一句,递给她一张纸巾。

  “嘿嘿,屏幕上不就是有点灰嘛,没关系的。”唐糖心中一暖,不过对于李篆说自己手肥嘟嘟还是不太满意。

  被说破心思的李篆在白凌故作惊讶的眼神注视下有些不自在,嘴硬道:“少自作多情,我是怕你把屏幕弄花了!”

  “嘿嘿……”唐糖娇憨的笑着,看的李篆一阵头疼、白凌满眼桃花。

  不去理会刚刚的小插曲,四人仔细比对了一下,发现还真有两个订单,除了委托人不一样,其他的一模一样。

  “哎呀,这不是王权叔叔吗?”唐糖指着其中一个订单,很惊讶。

  李篆这时候也认了出来,其中一个订单的联系方式正是王权的手机,而且委托人的信息也全都指向王权。

  白凌两人不认识王权是谁,唐糖三两句把认识王权的过程说了一下。

  “王权叔叔和王伟是什么关系,怎么下同一份委托?”李篆疑惑的问了一句,因为另一个委托正是王伟下的,去他们家打扫卫生。

  “他不会是王权叔叔的儿子吧?你看,他们下的委托一样,这至少说明这个住址他们都知道,而且还都姓王,年龄也差不多……”

  唐糖觉得自己变成了福尔摩斯唐,小脸上满是智慧。

  尽管对于唐糖故作深沉的模样颇为不屑,但是对她的推测,李篆还是觉得挺有道理的,当下给王权打过去电话。

  “喂,李篆吗,你看到我下的委托了吗?”电话那边,王权显然知道李篆为什么打过来,他下委托的网页还没关掉。

  “恩,王叔叔,我就是来问你这个事情的,你怎么……”

  “哎呀,你就别跟我计较那么多了,该多少钱就多少钱吧,而且那个房子的确不小,打扫一次很费劲。”

  李篆刚才还真没想到给王权优惠这件事,暗自责怪自己掉进钱眼了,居然忘记了王权当初在事务所成立之初帮了那么大的忙。

  “好好好,我到时候肯定按面积收钱,要是您给的少了我还不答应呢!”

  “哦?哈哈哈,好啊,我还真怕你狮子大开口呢!”王权坐在办公室轻笑了一声,看的手下员工颇为惊诧:老板这一周都很少笑,弄得他们都十分紧张,这是有喜事了?

  玩笑开过,李篆回到正题:“那个,王叔叔,是这样,我想问您个事情。”

  “恩,行,你问吧,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听到李篆说有事,王权的表情认真了起来,弄得整个办公室的气氛又变化了一番。

  “不是什么大事,就是问一下您认不认识王伟?”

  “王伟?”王权皱了皱眉,表情严肃了起来,描述了一下自己认识的那个王伟,确认无误后脸色有点深沉。

  “李篆,那个臭小子是不是招惹你了?”

  “没没没,就是您下的这个委托王伟也下了,而且我们之前已经答应了王伟去打扫卫生。”

  听到不是王伟惹祸了,王权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哦,那没关系,我这就把委托撤了,我还以为那个臭小子惹麻烦了呢,我这个侄子,就是不让人省心。”

  得到了王权的答复,李篆这边也就只要确认王伟的委托就可以,又跟王权聊了聊家常,还邀请他来不久之后的开业剪彩,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打扫卫生唉,我不擅长,怎么办?”确认了委托,唐糖看了看,发现自己是四人里面身材最娇小的,顿时就嘟起了小嘴。

  “没事的,据说是大别墅,那种地方就是面积大,并不是很脏,我之前在家做过。”白凌安慰了唐糖一句,然后考虑了一下,又问道。

  “李篆,工具要自己准备的,他们那里肯定是没有这类打扫用的工具的。”

  李篆点点头,表示一会儿出去的时候顺路买一些工具,正好事务所也要用。

  王伟的别墅处在一个别墅区,靠近郊区,四人打车过去都要一百多,让李篆很是心痛。

  “司机师傅,麻烦您停一下车,我进去买点东西。”

  “你这不行啊,怎么停车?”司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弄得李篆很不好意思,反倒是火辣的白凌出头。

  “喂,你客气点好不好,我们十分钟就出来,多给你二十块钱行了吧?”

  l看F正/0版i章节)》上L\酷匠z网Vu

  司机还想说什么,不过考虑到对方是四个人,而且也答应了多给钱,也就没说什么。

  白凌还想跟李篆一起进去买东西,留下唐糖两个人在车上坐着。

  “你和然然一起吧,我和唐糖进去。”李篆悄悄的说了一句。

  “怎么,想说悄悄话啊,还是觉得我不如唐糖?”

  “你想哪去了,她们两个都老实,我怕那个司机说话太那个,有你在能放心点……”

  “这还差不多,行,你们去吧,我和然然就在车上等你们。”白凌满意的点点头,等李篆他们走进了超市才反应过来:这是说我泼吗?

  不过这时候想追上去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跺跺脚,想着以后什么时候有机会再报仇。

  别墅应该至少有几百平米,而且至少两层,这个工作量不小,李篆买了一大堆搞卫生用的东西,前前后后花了五百多。

  “考虑到王伟最后给了四万块钱,这几百块我就不计较了……”

  车上,李篆尽量让自己不去想已经花了的几百大洋,不过这是在王伟这笔买卖成功做成的前提下,否则的话等于李篆白白赔了进去。

  车子总算开到了地方,这时候才中午十二点半,四人之前是把早餐和午餐混在一起吃的,所以来的比较早。

  看着眼前的别墅区,四人一阵眼晕,门卫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绝对不是里面的住户,虽然这三个女孩子倒是都挺漂亮。

  李篆没办法,还是给王伟打电话才让门卫放行的。

  四人顺着王伟的指导找到了那栋别墅,按响门铃,一身睡衣的王伟打开了房门,不过李篆总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敌意。

  “你们来啦,快请进,请进。”

  “恩,你好,麻烦你跟我们说一下打扫的标准吧?”李篆打了个招呼就直奔主题,三个女孩都乖巧的站在他身后,看的王伟莫名的兴奋。

  “不急不急,先喝点水吧?”

  “不了,我们还是抓紧干活儿,工作量挺大的。”没等李篆说话,白凌抢先一步说话了,王伟一眼就认出了这就是昨晚自己最中意的黑丝美女,眼前一亮。

  白凌对王伟的表现很反感,皱了皱眉头。

  “也好,别墅不是很脏,但是我对于打扫有很特殊的要求,需要你们穿打扫用的服装。”

  李篆皱了皱眉,刚想说话,却被王伟打断。

  “我知道这在委托里面没有,不过只要你们答应,我愿意出五万块!”

  懂事的唐糖连忙答应了下来,白凌两人也没什么异议,李篆也就没反对,只要不是什么太露骨的衣服就行。

  王伟像是准备好的一样,唐糖刚答应,就拿出了一套衣服,抖开,三女都啊了一声,脸色颇为奇怪。

  而李篆则已经陷入了深深的幻想,有一种视王伟为同道中人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