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李篆还是放过了唐糖,当然,前提是唐糖答应了他厚颜无耻的条件。

  两人没敢通宵,临时接了个委托,明天吃过午饭就得按照约定去王伟家,所以本来就想告辞的他们这下更有了正当的借口。

  “嘿,李篆,抓紧装修,兄弟的幸福和性福就指望你了!”临走前,白翀神神秘秘的跟李篆说了一句。

  李篆哭笑不得:要是这哥们知道那两位是彼此深爱着的关系会有什么反应?

  白翀会有什么反应李篆不知道,不过他敢肯定那表情一定很精彩。

  凌晨时分,车都不好打,不过好在他们所在地点是KTV,有经验的夜班出租车司机晚上都会在这些重点地带揽生意,尤其是车站。

  “有车吗?”唐糖穿的比较少,双手搓动着手臂来缓解凌晨的凉意。

  “有,不过要等十分钟,司机在市中心那边送一个人。”李篆说着把唐糖揽入了怀里,他没穿外衣,自然也就没有可以脱给唐糖穿的。

  “恩,好暖和……”唐糖把脑袋深深的埋入李篆的怀里,她有些后悔穿的这么少了,不过想到这套衣服起到的效果却又感觉值得。

  “谁让你穿得那么少的,笨蛋!”李篆想到了唐糖腿上的白丝,思索了一下,问道:“你腿上的是什么?”

  “啊?当然是白丝啊,你看不出来吗?”唐糖一脸诧异,还以为李篆一直没注意到,心中有些失望。

  “我当然知道是白丝,但是你这么穿不搭的好不好,水手服要陪白色棉袜的,不是蕾丝,笨蛋!”

  连续收了两个笨蛋卡,唐糖有些发飙,但是考虑到自己还欠着李篆一个厚颜无耻的条件,只能咬咬牙算了。

  不过心中却在思量着在哪里买双白色棉袜回来……

  出租车司机没让两人失望,只用了八分钟就赶到了。

  回到事务所,防盗门关着,李篆给每个人都配了钥匙,唐糖跑去开门,他拎着中途下车,去24小时营业超市买的这些熟食。

  人要是不进入睡眠的话一般凌晨三点以后会进入饥饿的状态,特别是像他们这样出去玩的人,更是饿的受不了。

  “啊……”

  刚刚走到三楼,两人就听见了一声高昂的呻*吟,听声音明显是戴然然,而且是从白凌她们的房间传来的。

  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唐糖顶着大红脸装作不知道,李篆也没自讨没趣,只是在五楼的时候重重的咳嗽了几声,果然,声音降低不少。

  李篆他们的房门没关,其实室内这些房间的门都是不关的,白凌在做“事业”的时候关门还是有一次差点让李篆撞破之后唐糖发飙强迫着她锁上的。

  开门进屋,两人在地拼上看见了戴然然穿的那套连衣裙,李篆还以为是两人在这里做的热身,然后回去进入的正题,所以没想那么多,走上去直接拿了起来。

  “唉,白凌这家伙,真是……”

  话没说完,从李篆手中的连衣裙内部掉出了一件绿色的东东,两人下意识看去:赫然是一件小罩罩。

  “啊,是然然姐的!”唐糖下意识喊了出来,然后捂住了嘴,忙跑上去把小东西拿在身后,想了想,又把连衣裙抢了过来,以防里面还有其他的。

  唐糖拿着东西跑了出去,不一会儿,李篆听到了砸门的声音和白凌的抱怨,之后,一阵嘀咕,然后是戴然然的尖叫……

  “行了,快吃饭吧!”

  李篆没好气的瞪了衣冠不整的白凌一眼:腿上的黑丝还在,不过明显有几个部分颜色不对,而且大腿上隐隐看见的晶莹是几个意思?

  四人简单的吃了一口,然后白凌两人回去睡觉,她们可是比李篆还要累的,毕竟人家体力消耗很大……

  白凌两个走后,屋子里就剩下了李篆和唐糖,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最后还是唐糖打破了僵局。

  只见她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那个,今晚……”

  最p@新gR章#i节。上酷匠.网R

  李篆抓了抓怀中还打瞌睡的小雪的脑袋,这个小家伙看见自己回来居然连觉都不睡了:“想什么呢,这都几点了,我不是亏死,怎么我也得选个夜晚最长的秋分什么的……”

  唐糖心中恶狠狠的画了个圈圈,然后拖着疲惫的身子进了洗手间洗漱,李篆也抱着小雪走回卧室。

  “白凌,你个死丫头,给我出来!”李篆刚进卧室不久就叫嚷着冲了出来,狂暴的样子吓了唐糖一跳,赶忙跟了上去,嘴里还含着牙刷和泡沫。

  “砰砰砰!”这次李篆也学着唐糖砸门了,可见他有多愤怒。

  “又怎么了?”白凌带着戴然然走了出来,她们刚才还打算再温存一会才睡觉。

  “我问你,我床上是怎么回事!”

  “呃……”本来还一脸无所谓的白凌一下子愣住了,戴然然“啊”了一声,然后捂着脸跑回了房间。

  “呵呵,这个,这个,也能睡嘛,不就是床单湿了点嘛……”白凌努力的摆出平日里唐糖经常用来对付李篆的可怜表情,不过很显然,她模仿的并不成功。

  “辣个,肿么了?”唐糖嘴里还含着泡沫,含糊不清的问了一句。

  “你自己去我房间看。”李篆仍旧气势汹汹的瞪着白凌,唐糖则一脸疑问的转身往回走,打算去李篆房间看看。

  不久,身后传来一声尖叫,随后唐糖跑了出来,葱指指着白凌,一脸的惊恐:“你,你,你们……”

  “好啦好啦,不就是借你的床用一下嘛,嫌弃啊?大不了你来我们这里睡,然然那点水在你那里基本洒光了,我们才刚刚把战场转移回来,还没来得及去床上……”

  “咕噜……”唐糖把一口泡沫全咽了下去,在听觉、视觉以及味觉的三重刺激下,脸色何止是吃了苦瓜,还得来上几斤烤榴莲才行……

  “不是嫌弃,关键你让我怎么睡啊?”李篆一脸为难。

  “有什么睡不了的?”

  “不是,我一想到你们……,然后我又在那上面,我怎么睡得着?!”情急之下,李篆把实话说了出来。

  话一出口就看见白凌意味深长的目光,李篆暗叫糟糕,可惜话一出口不能撤回……

  白凌嘿嘿一笑:“哦,原来如此,那我和然然权当给你送福利了,批准你在我和然然战斗过的地方来一发?”

  说着还把戴然然拽了出来,强迫害羞的她点头。

  “哦,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唐糖全然忘记了刚刚吞下去的泡沫,一脸鄙视的看着李篆,语气就跟上次在车站如出一辙:“别忘了你答应过我……”

  话音未落,李篆铁青着脸把她扛了回去:“算了,不跟你们两个计较,之后记得给我洗床单就可以。”

  看着唐糖在李篆肩膀上可怜巴巴向自己求助,白凌S之心大起,拽着戴然然就要跟李篆进屋:“那个,我们这就帮你洗,先让我们进去!”

  “想都别想!”

  李篆哪会不清楚白凌这个危险分子的心思,直接关上了门,留下白凌一脸悔恨,然后又鬼鬼祟祟的拽着戴然然回去了,总之看戴然然的表现应该是没想好事。

  “你,你要干什么?”

  屋子里,被李篆仍在自己床上的唐糖丝毫没有安全感,本来已经做好稍微抵抗一下就算了的准备,谁知道李篆居然真的回了他自己的房间。

  “哼,笨蛋!”看着被李篆轻轻关上的房门,唐糖心里还有一丝失落,不过脸上很快又布满了幸福的神色,抱着毛线球就睡觉了。

  回到房间的李篆看着自己的床,欲哭无泪:此情此景,如此气息,再加上我多年的功力,荷尔蒙怎么会不旺盛?睡觉?怎么可能!

  关灯,尝试着躺在床上,李篆怎么闻都觉得有一股神秘的味道,最终实在受不了,直接躺在了地拼上。

  李篆睡觉不算老实,双手摸索了一下,感觉抓到了什么东西,拿起来,用手机光照了一下,看的他好险没喷出鼻血。

  这是一件颇有趣味的小内内,而且还是黑色蕾丝的,看这湿哒哒的样子,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白凌的。

  “饶了我吧!”

  感受到体温迅速上升,并且身体的某个部位已经不听使唤,李篆哀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