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凌和戴然然不等包厢里面的人找到借口出来就直接去外面打车了,她们就过来帮忙跳个舞,然后直接就回去了。

  “我们一会儿也回去吧?”玩的有些嗨的唐糖紧紧地搂着李篆的虎腰,抬起小脑袋,一副可怜相。

  “好吧好吧,我回去和王浩他们两个说一声。”

  还没等回去,包厢里面出来了几个人,李篆都不认识,不过他认出来了这些都是那些土豪带来的女伴。

  李篆也没注意,带着唐糖就往回走,跟这群女伴擦肩而过的时候,其中一个女生像是脚崴了一样,突然像唐糖撞了过来。

  “哎呀……”

  唐糖猝不及防,直接被撞得坐在了地上,李篆赶忙回身蹲下去扶她。

  “没事吧?”

  “恩,就是有点疼,唔……”唐糖感觉屁*股很痛,想揉又不好意思,毕竟这里还有那么多人。

  李篆心疼唐糖,有些恼怒的看向那群女伴,谁知刚才那个像是崴脚了的女生还坐在地上,而且捂着的不是脚腕,而是脑袋。

  “喂,走不不看这点的啊,跳舞跳得那么欢,走路不会走?”其中一个女生站出来气势汹汹的吼了唐糖一句,弄得她下意识的缩了缩脑袋,小手紧紧地扯着李篆的胳膊。

  本来李篆还以为对方真的是脚崴了才撞到了唐糖,只是有些心疼,现在这一看明显不对,那个女生根本就是装的,要不然怎么可能捂着额头。

  李篆眼睁睁看着这个女生像是慢镜头一样跌坐在地上,怎么可能碰到额头,明显就是找茬。

  要是普通的找茬李篆或许还会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忍忍就过去了,但是对方是冲着唐糖来的,明显是不满唐糖三人刚才跳舞有些抢了彩头。

  而且那个气势汹汹的女生还正往这边走过来,带着四五个其他女伴,颇有动手的意思。

  “别给脸不要脸!”

  带头的女生本来以为自己这些人仗着那些土豪的威风,稍微给这个空有一身好皮囊的臭丫头些教训不会怎么样,所以脖子高高昂起,像一只高傲的天鹅。

  不过现在这只天鹅美丽的脖颈却被一只大手掐住了。

  女生的脖子本就纤细,李篆的手虽然赶不上常年干农活的父亲那么宽大,但是单手死死的掐住这个女生的脖子还是没问题的。

  “咳咳……”女生被掐的有些气喘,小脸憋得通红却又不敢轻举妄动,她们一会儿还要回去陪那些土豪,万一被卸了妆或者有什么抓痕惹了那些土豪不高兴就白费力气了。

  “你干什么,快松手!”领头的大姐被人掐住了脖子,这群小天鹅慌了,七嘴八舌的喊叫了起来。

  “李篆,算了吧……”唐糖也怕事情闹大,拽了拽李篆的衣角。

  “没事。”李篆安慰了唐糖一句,不过回过头跟那群小天鹅说话的语气却是凶神恶煞:“别叽叽喳喳的,好像我真的能下手打女生一样!”

  女生刚刚被放下就瘫软在地,不住地喘着粗气,那群小天鹅赶忙走上来把地上的两个女生扶起来,这会儿也不再装什么受伤了。

  不过人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上一秒还双腿发软的大姐大刚刚喘匀了一口气就恶狠狠的看向李篆。

  “看什么看,真当我怕麻烦是不是?”

  “你装什么装啊,谁还没个男朋友!”其中一个女生说着就要走回包厢跟那些土豪抱怨。

  包厢里面坐在主桌上的不仅仅只有同学,还有一些是土豪们的朋友,当然,也都是家里有背景的人。

  真让这些女生回去告状的话毫无疑问,李篆会有麻烦,但是可大可小,就看土豪的心情,在他们看来,李篆这样的人还不是随意拿捏?

  中学时代或许家里有势力的人还会把同学当回事,但是到了大学,特别是毕业,已经初步经历了社会的他们就不太把规则和道德当做一回事了。

  比如说现在,所有人都能感觉到曾经的同窗已经和自己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滚回来!”李篆直接拽住了这个女生的头发,稍微用了点力气把她拽回来。

  李篆就这样挡在她们回包厢的路上,一群女生虽说有五六个,但是对上一个男生都有些胆颤:你能指望腿还没李篆胳膊粗的她们有多少战斗力?

  “我知道自己没什么势力,跟你们的男朋友比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李篆的话在女生们的耳中有些服软的意思,但是还没来得及她们高兴,只听李篆又阴测测的说了一句。

  “但是拉你们下水还是可以的,我要是当着众人的面打你们一巴掌会怎么样?你说你们所谓的男朋友会不会真的因为心疼而更家关心你们?”

  所有女生都打了个寒战,自己和男朋友之间的关系她们自己最清楚,除了有两个还算可以,其他的说是男女朋友算是好听,说难听点,关系还没炮*友纯洁!

  “想清楚了?”

  李篆拉着唐糖的小手,头也不回的转身而去,留下一脸铁青的众女。

  她们这次真的只能闷声吃下这个亏了,比起那些土豪能够带给她们的,暂时隐忍一下又能怎么样,况且李篆又不会威胁她们以后的生活。

  回到包厢,正是KTV时间,王浩三个人今晚还没活动,全都跑上去唱歌了,半封闭式的小沙发上就坐着李篆两人。

  “你,你别离我这么近……”

  唐糖刻意的跟李篆保持距离,结果李篆不断贴过来,最终被他挤在了沙发最边上一个阴暗的角落里。

  “嘿嘿,糖豆儿,现在都敢大庭广众之下算计我了?”李篆弯腰假装系鞋带,手却放在了唐糖包裹着白丝的脚踝处。

  唐糖下意识的想要缩脚,却被李篆死死的拽着,而且那只该死的手还正在沿着美丽的曲线上移。

  “别,我错了还不行嘛。”

  手已经过了膝盖,眼看着马上就要突破白丝进入下一领域,唐糖赶忙弯下腰,双手死死地按着自己的小短裙。

  李篆本来还想长驱直入来着,眼角余光看到一个土豪带着另一个陌生的人正向自己这边走来,只能暂时放过了唐糖,起身相迎。

  “哈哈,李篆!”

  “恩,杰哥,好久不见啊!”李篆也打着哈哈,完全看不出两人之前在学院形同路人。

  杰哥就是土豪之一,在学校的时候大家都这么叫他,算是外号吧。

  “恩,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王伟,我朋友!”

  李篆和这个陌生的土豪打了个招呼,然后一脸疑惑的看向杰哥:他没事给自己介绍土豪朋友干什么?

  “别急,听我慢慢跟你说。”杰哥说着自顾自的坐下,那个王伟也跟着坐下,只不过目光偶尔飘向角落里的唐糖。

  李篆没注意王伟的小动作,但是唐糖却凭借自己敏锐的第六感察觉到了有人在看自己,悄悄抬起头。

  警惕的观察了一下,无果后又缩回了角落:她要降低自己在李篆那里的存在感,越低越好,只要走的时候记得带上自己就可以。

  “我听他们说你开了个事务所,这不,给你介绍生意!”杰哥让王伟和李篆搭上话茬。

  半晌,李篆和他们交换了联系方式,然后笑呵呵的送走了这两人。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王伟家需要几个保姆去打扫卫生,就给李篆拉了一个业务,由于王伟家是别墅,面积比较大,所以给的价格很高,居然有五万之多!

  李篆还在思量着杰哥为什么会主动给自己拉业务,按理说他应该不会理会自己,而且王伟也不会亲自过问自己打扫卫生的事情。

  “乖乖,打扫一下卫生就五万啊,怎么想怎么不对劲儿!”

  本来正极力降低存在感的唐糖刚刚竖起了耳朵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不由自主的感慨了一下,结果惊动了李篆。

  看着一脸不怀好意的李篆慢慢靠近,唐糖发誓要惩罚自己一个月,哦不,一个星期不许吃零食,然后继续弯下腰,紧紧的按住小短裙。

  “我都说我错了,别,别再往上去了……”唐糖这会儿按着裙子的手正在和李篆的大手碰撞,是最后一道防御。

  “真心认错?”

  “恩恩!”

  ;更&新最快上h酷匠网

  “怎么个认错法?”

  “呃……”

  那边,王浩三人唱完歌正往这边走过来,唐糖见状有些慌了:“你说怎么办都行,快把手拿开,求你了……”

  李篆嘿嘿一笑,把手拿开:“我这几天缺一个抱枕。”

  “我给你买!”

  “床还有些凉……”

  “我给你买暖宝!”

  李篆不怀好意的盯着唐糖,大手顺着沙发边缘再度慢慢的向唐糖靠近。

  她立马低下了头:“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不过,不过你不许,不许那样……”

  “哪样?”

  “就是那样嘛!”

  “恩,看心情……”李篆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上次的事情,下意识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看的唐糖升起一股浓浓的不祥预感。

  唐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