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KTV,还是那个包厢,这个包厢居然一连几天都能预定到,以这家KTV的火爆程度应该早就被人预定了啊。

  李篆觉得很幸运,不过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土豪们直接包下来了一个月,等玩够了才会去退钱。

  “包月?啧啧,真有钱……”

  李篆咋了咂嘴,大家对于他吃惊的样子倒也没什么嘲笑之意,当初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们哪个人没震惊过?

  在学校的时候还真的以为大家都一样,这一出校园才知道互相之间究竟有多大的差别。

  尽管上面总说什么拉近贫富差距,但是实际上这差距却是越拉越远,他们自己和富豪之间的差距倒是越来越近。

  大包厢里面有很多半封闭式的环状沙发,李篆五人直奔一个小沙发而去,却被唐糖阻止了。

  “我们五个人,坐这个正好啊,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觉得我们还是做一个大一点的吧,万一一会儿来人呢?”

  白翀仔细想了想,很确定的说道:“我确定不会有人来,我女朋友还在别人怀里呢!”

  唐糖:“……”

  王浩一直把打击白翀当做一种乐趣,大脑根本都不用反应,接着话茬就说:“说不准是在被窝里……”

  “我跟你拼了!”

  不理会在沙发上滚作一团的白翀二人,李篆觉得唐糖的表现很奇怪:“糖豆儿,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唐糖努力的使唤自己的脸部肌肉,尽可能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正常,连忙摆手:“没,没有啊,我以人格担保!”

  李篆不屑一顾:“人格?你的人格前几天不是用来跟白凌换鸡腿了么?”

  “哎呀,反正没有啦,疑神疑鬼的,我们坐下听他们唱歌吧。”唐糖强装镇定,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我倒要看看你搞什么鬼。”李篆也不信邪,跟着坐下,还踹了那团滚动的肥肉一脚:“我说,你们两个别动脚,踹一下怪疼的。”

  “白翀,你大爷不开花的,敢踹我,看我日翻你!”

  王浩的女朋友饶有趣味的看着自己男朋友的另一面,在她的记忆中王浩一直都是风度翩翩才对,这种巨大的反差让她觉得很,呃,很萌?

  不知道王浩如果知晓了他女朋友的想法后会不会有掐死白翀的冲动,反正李篆正绞尽脑汁思索着可能出现的幺蛾子。

  KTV不仅仅支持唱歌,而且他们这些人也不会真的唱一整晚,中间穿插了舞曲,想跳舞的可以跳舞,不想跳的也可以休息,欣赏别人的舞姿。

  “李篆,你会跳舞不?”

  第一轮舞曲,唐糖突然问了一句。

  “啊?不会啊,难道你会?”李篆刚刚还在欣赏土豪带来的那些女伴的优美舞姿,特别是小腰上放着一只大手,偶尔还不老实的大手,让他恨不得冲上去取而代之。

  男人嘛,都是贪心的,尽管有了唐糖这个确定下来的女友,但是这丝毫不影响李篆想要欣赏其他女性的想法。

  “我啊,我会一点,咱们下一轮跳怎么样。”

  “可是我完全不懂啊?”

  “没事,我教你!”唐糖喂给了李篆一颗蚕豆,见他还有些犹豫,咬了咬嘴唇,拿起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美腿上面,带动着来回摩擦那神秘的白丝。

  “好好好,我们跳,我们跳……”

  得到准确答复的唐糖随机把那只手丢了出去,还刻意的跟李篆保持了距离,弄得刚刚还飘飘欲仙的他一下子落回了冰冷的现实:有女友还是没人爱!

  不过李篆哪里知道唐糖这是为了他好,她是怕他接受不了一会儿的刺激。

  第一轮舞曲结束,环上那些喜欢唱歌的人表演,好在那些鬼哭狼嚎的家伙上次来之后已经被警告了,没有上去,不然这一晚上说不准怎么过呢。

  在李篆三人对一些同学偶尔跑调的事情进行嘲讽的同时,唐糖在一边焦急的等待着,终于,手机传来了震动。

  看了看消息内容,唐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神秘的微笑,看向李篆的目光再度放出了危险的光芒。

  与此同时,事务所五楼,熟睡中的毛线球猛然惊醒,后脚用力,直接撞在了墙上,看的小雪很是惊恐。

  “第二轮舞曲,大家别害羞,都上来吧。”

  酷*9匠*6网首,t发

  刚才跳舞的人不多,所以有班长在鼓励人上台。

  唐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终于站起,向李篆伸出了白皙的小手:“可以跟我跳一支舞吗?”

  众人纷纷投来诧异的目光:怎么角色调换了?

  西方的舞会上都是男士说这句话来邀请女士,唐糖的举动还真是挺少见。

  李篆一愣,意识到同学们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尽管意识到了危险,但是他还是要硬着头皮上,长身站起,拉住了那只小手。

  “好啊!”话音刚落,手上微微用力,把猝不及防的唐糖拽进了怀里,然后在抬头诧异看着自己的唐糖的小嘴上轻轻一吻。

  他刚才可是对着手机恶补了一番,虽然动作有些生疏,但是至少看起来像模像样,和唐糖一起迈向了小舞池。

  “咯咯……”

  舞池里,唐糖笑的想一个孩子,粉色的短裙随着她的动作上下飘舞,露出一小截雪白的绝对领域,看的李篆如痴如醉。

  作为舞伴,李篆还是有福利的,比如偶尔一个回旋回来的时候可以假装手没找到唐糖细腰的位置,然后按在下方一寸处,或者干脆直接侵犯绝对领域。

  “你讨厌,给你点教训!”

  刚刚还红着脸逆来顺受的唐糖突然来了精神,本来的回旋,她居然飞了出去。

  “别跑,我看你怎么教训……”李篆的话还没落就发现不对:四周人的目光怎么都那么怪异?还都看着自己身后?

  没等他回头,又一双藕臂从身后环绕了上了他的脖子。

  熟悉的触感,熟悉的香味,熟悉的大小,肯定是白凌!

  或许是为了证实他的想法没错,白凌伸出了黑丝右腿,从他的左肋处伸出,整个人紧紧摩擦着他移动到了李篆的正面背对着他。

  感受到这熟悉的触感,李篆强忍住没犯错,心中一万只羊驼奔腾:这就是惩罚?让自己当钢管?让那群畜生免费看戏?

  这时候已经有人自觉的把舞曲调好了,白凌跳的越来越起劲,终于,当李篆再度感受到那对柔软和熟悉的奶香后,唐糖爆发了。

  “白姐姐过分了,哼!”本来还挺高兴的唐糖嘟着小脸和身边的戴然然抱怨。

  “然然姐,你去好不好?”

  白凌和戴然然对唐糖的撒娇毫无办法,尽管是个小M,但是戴然然在唐糖面前却总有种做一次抖S的欲望。

  “恩。”

  戴然然点了点头,身着白色连衣裙的她从人群中走出,渐渐进入灯光范围。

  “那是谁啊,看得正起劲,别……”

  人们还以为是来打断舞蹈,没等话说完,戴然然天使般的面庞展现在了众人面前,和唐糖的可爱不同,她展现的是贤淑和温柔。

  “切,回去教训你!”看着戴然然上来,白凌很不爽,把她当作第二根钢管,还伸出小舌头在她的耳垂上偷偷舔了一下。

  “唔……”戴然然突然觉得有些怪异,好在白凌没得寸进尺才不至于出丑。

  看到戴然然的着装和面庞就知道下一曲是什么,没等开始跳音乐就已经响起了雪之情歌。

  李篆很少接触戴然然,主要白凌看的很严,所以对于戴然然伸出双手搂住自己脖颈的事情还不太适应。

  “然然,你怎么也跟着胡闹……”

  “我,我没胡闹啊,唐糖说让我们帮忙的。”戴然然不敢直视李篆的目光,干脆把头埋进了他的胸口,却不知道这个举动更糟。

  唐糖恨不得把白凌换上去,而白凌则直接把一根不知从哪里弄来的铅笔捏断了。

  舞曲响起,李篆搂着自己垂涎已久的纤腰,嗅着戴然然发间的清香,渐渐的沉醉。

  从唐糖的活泼可爱到白凌的劲辣火爆,又到戴然然的温柔娴淑,李篆爽翻了,围观的人也嫉妒翻了。

  “喂,白翀,有想法没?”尽管有女友,但是王浩还有咬牙切齿的,一部分是被白翀刚刚掐的,不顾大部分来自李篆的真实伤害。

  “对你没想法,对那两位想法大大的有!”

  看着白翀嘴角的口水,王浩不着痕迹的挪远了几步,假装不认识他。

  一曲完毕,李篆带着戴然然直接向外走,他想避免被那些明显有想法的同学围攻,至于唐糖和白凌,她们会自己跟上来的。

  包厢外,李篆一脸头痛的看着正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三女。

  “哈哈,怎么样,我这黑丝是不是比你的白丝杀伤力大,你看看那帮人的眼神,恨不得把眼珠子瞪出来!”

  “什么啊,白丝才可爱好不好,可爱是杀必死技能!”

  “算了算了,不跟你计较,对吧,然然?”

  “啊?”戴然然像受惊的兔子一样,看到白凌富有侵略性的目光后美腿下意识有一个夹紧的动作。

  “哈哈,我今天就是进击的唐糖,哈哈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