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报,我他妈让你报!”李篆闻言冲上去直接就是一脚,好在技术帝飞出去的方向没有人,避免了误伤。

  “……”

  看着一脸凶相的李篆,几个土豪都觉得他有些陌生,在所有人的记忆中,李篆是一个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发火的人,即便有矛盾也只需要几句话就能和解。

  但是今天,李篆出手了。

  “别打了,李篆你要干什么,砸场子吗?”

  李篆笑了一声,然后反问道:“我说这几位是小姐,你打不打我?”

  他指的是之前在主桌上坐着的那些女伴。

  几个本来还想借机逞威风的土豪觉得头疼:今天无论如何也要站在李篆这边了,不然自己这边带过来的那些女伴肯定不高兴。

  她们高不高兴不打紧,关键里面有几位是他们正在努力中的,万一因为这点事而吹了那之前就白费力气了。

  “哈哈,一场误会,一场误会……”

  土豪们反应很快,马上就有人把技术帝带去医院,当然,肯定是不会让他报警的,然后简单招呼了李篆一声就回到了主桌。

  中间出了岔子,也没人再找李篆的麻烦了,只是被感动一塌糊涂的唐糖赖在他怀里死活不出来让他很头疼。

  “我去卫生间。”

  李篆找了个借口把唐糖带出去,出了大厅就双手扶住她的肩膀,责问到:“你来干什么?”

  唐糖努力摆出可怜巴巴的模样,这是她对付李篆的成名技。

  不过今天这招貌似失灵了,李篆还是凶巴巴的看着唐糖,意图把她吓跑,他怕一会儿有人找麻烦。

  李篆一直信奉小心无错,这也确实为他省去了不少麻烦。

  “哼,我就是不想让你被人欺负,他们秀工作,我们秀恩爱,怎么了!”唐糖也豁出去了,把昨晚接到白翀电话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听了唐糖的想法,李篆沉默了,他突然觉得自己很没用,之前还因为采药赚到了钱而沾沾自喜,现在却要她一个女孩子为自己挣面子。

  “对不起……”

  唐糖直接扑到了李篆的怀里:“不用道歉,你说过,我是你最大的幸运,不是吗?”

  李篆点点头。

  “那我们回去吧,暂时让我为你守住尊严,以后你自己赚回来!”

  “恩!”

  这家酒店因为其特殊性,所以任何麻烦都不能发生,它是万万不能进入大众视线的,所以李篆觉得凭一个技术帝,自己还不至于有解决不了的麻烦。

  索性就答应了唐糖,两人一起回到了饭局。

  “这就是嫂子吧?哈哈,李篆,替我找到了这么漂亮的嫂子也不跟我说一声,谢谢啊!”

  白翀见桌子上气氛有些凝重,众人想跟李篆搭话却又不主动开口,就先打了个哈哈,结果逗得众人捧腹。

  “边儿待着去,我女朋友有你什么事!”

  李篆大方的在唐糖的小脸上亲了一口,刚刚在外面已经说开,他也无所谓了:咱也体验一把赤果果秀恩爱的感觉。

  有了白翀开场,气氛渐渐热络了起来,李篆对于同桌几个曾经一起在单身狗战线革*命的同*志表示同情。

  不过同情归同情,他们那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李篆还是心满意足的收下了。

  “来,为了几个月后的重逢,也为了我们每个人以后的事业,大家干杯!”

  众人吃的已经差不多了,王浩举起酒杯说了一句祝酒词,大家都很是受用,纷纷站起来碰杯,然后一饮而尽。

  “你少喝点酒,忘了上次……”唐糖本来是想劝李篆少喝酒的,结果阴差阳错的想到了险些走火那次,小脸刷的红了起来。

  “上次?哦,你是说……”李篆恍然大悟,结果被唐糖捂住了嘴。

  “不许说,不许说!”

  …………

  饭局结束的时候才晚上十一点,多数北方人已经熟睡的时间,但对于大都市而言,这个时间点,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今天他们大多数人是要通宵转战KTV的,土豪一招呼,大家跟昨天一样,三五一伙,想要各自打车前往已经预定好的KTV。

  不过这个时间点的车有些不好打,大家都是站在路边等车,那些开车过来的土豪打了个招呼就自己开车先过去。

  看着一辆辆的豪车,唐糖的眼睛发亮,指着一个十分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叫什么的车,悄悄问李篆:“喂,那辆车的标志好眼熟啊,是什么?”

  李篆也是个车盲,求助的看向白翀,结果白翀耸耸肩表示也不认识,王浩见状狠狠的给了他一下:“人家李篆不知道还情有可原,你也不知道?”

  三人之间互相知根知底,李篆家庭条件摆在那里,所以王浩的这句话有没有挖苦的意思李篆很清楚,心里没什么不舒服的,反倒是更加好奇那个标志:莫非很有名?

  要说什么奔驰宝马之类的李篆还是认识的,奥迪更好记,记住奥运就行……

  但是这个标志他是真的不认识,这下听唐糖提起他还觉得眼熟,貌似之前看过的电影里面就有。

  “你打我干嘛,还嫌我今天受到的打击不够啊!”白翀委屈的怪叫,还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李篆:“你这个背弃了我们伟大革*命友谊的叛徒!”

  王浩左手搂着乐不可支的女友,右手狠狠地拍了拍额头:“笨蛋,劳斯莱斯啊,你不是总说要买一辆吗,连车都不认识还买个屁,也不怕弄回去辆夏利!”

  白翀咂咂嘴,没说话,他自己也觉得丢脸。

  “嘿,李篆,要不要让你女朋友先坐我的车?”又一辆不认识标志的车停了下来,驾驶位上坐着的是上海土豪。

  人家说的话很有深意,空着两个后座,却只问了一个人。

  “你去吗?”李篆笑着询问唐糖的意见,唐糖嘟起了嘴:“你说呢?”

  “我不知道啊……”

  “那我去,哼!”

  唐糖狠狠地掐了李篆一下,然后果然跑了过去,不过没拉开车门,而是问了问要去哪里。

  “哦,我们去金豪KTV,上车吧。”

  :最新章!节T上酷b◎匠f%网xz

  听说他们要去KTV,唐糖皱了皱眉,手指飞快的在手机上舞动,背对着李篆偷偷的发了个短信。

  之前只知道吃过饭还有通宵的活动,但是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所以要传递一下情报。

  李篆很确信唐糖不会上车,所以只是抱着肩膀看她搞什么鬼,云淡风轻的模样让王浩两人很是佩服。

  扪心自问,要是换了自己,他们可不会这么淡定,至少要上去拽着。

  唐糖道了声谢,却连车门都没碰:“这么近啊,那我坐李篆的自行车就好啦,这种豪车是用来上火星哒!”

  土豪脸色一黑,副驾驶上的美女抿嘴一乐。她是这位土豪正在追的女孩,不同于其他女伴,她是站在和这些土豪们同一高度的人,也是土豪。

  不过她这么一笑让驾驶位上的土豪感觉很没面子,刚才纯属下意识的停车勾搭,现在也意识到自己在她面前还想勾搭别的妹子有些不对,匆匆道别,赶紧开车离开。

  王浩颇有深意的捅了捅白翀:“你看,有个漂亮女友也不见得是好事,小弟弟享福软肋和大腿遭罪啊!”

  白翀倔强的歪着脖子:“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只要是能有女朋友,小弟弟跟着遭罪我都认!”

  王浩闻言一愣,只觉得两腿之间一阵莫名的疼痛:但愿这兄弟还有救吧!

  李篆当然不会骑着自行车载唐糖,距离近那是针对开车来说,真要骑着过去怎么也得一小时,所以他的自行车今晚只能扔在这里了。

  等了大概十五分钟,终于碰到了一辆空车,之前有载客的车也停下过,只是坐不下他们五个。

  一辆出租车,五个人倒也能挤下,再不济还有两对儿能叠罗汉的不是?

  坐在车里的李篆对于即将到来的“惊喜”毫不知情,还沉浸在刚刚秀恩爱的美好感觉中:你还别说,赤果果的秀恩爱还真爽!

  …………

  事务所,五楼,白凌正对着镜子整理自己这一身性感装备:皮衣短裙加黑丝!

  戴然然正上下打量着自己这套白色的连衣裙,她很喜欢这种连衣裙。

  “嗡嗡……”手机震动了几下。

  接到短信的白凌大手一挥:“金豪KTV?走,然然,姐姐带你唱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