睁开眼,发现李篆正认真的端详自己,目光火热却没有侵略性,让人感觉很温柔。

  “有你真好,你就是我最大的幸运!”李篆把从这一天的遭遇中想到的事情总结为一句话,然后吻向了唐糖的芳唇,浅尝辄止。

  “我先睡了,你也早点睡,晚安!”

  李篆拍了拍唐糖的头顶,然后回了自己的房间,唐糖还想跟上去,不过想到这几天自己不方便,万一他想要的话自己岂不是……

  咬了咬嘴唇,唐糖想着还是明天等他起床再问,洗漱了一下,也要回自己的房间,刚刚被她又用作小镜子的李篆的手机响了。

  “喂?”李篆他们四人现在完全不避嫌,唐糖直接就接听了,结果那边打来的人愣了一会,把手机拿开仔细核对了号码:没打错啊,怎么是个女的?

  电话是王浩打过来的,他这会儿正和女朋友还有白翀在一起,两人还是放心不下李篆,所以趁着天还早,就给他打个电话问问,要是没什么事的话还想约他出来一起吃夜宵。

  “这个声音跟上次李篆接电话的那个女孩好像!”王浩的女朋友突然记起了上次在电话里唐糖说话的声音。

  王浩的女朋友身为女生,对同性的一些特点有着看成过目不忘的能力,再者说她好不容易钓到了王浩这么个金龟婿,当然要时刻小心。

  所以她自从上次听到唐糖的声音后她就记下来了,也不管唐糖和李篆是个什么关系,总之有备无患。

  “你们找李篆啊,他刚刚睡下,有急事吗,没有的话可以告诉我,等他明天早上睡醒我会转达的。”

  天真的唐糖丝毫没有意识到她这一句话已经把自己卖到了李篆的床上,至少在王浩三人看来是这样的。

  同时也让王浩的女朋友大大松了一口气:那么说这个女生应该不是雏,这样威胁就小很多了,王浩的处*女情节很重,这让她对自己当初在宾馆里没献身前任的决定颇为得意。

  “那个,你就是嫂子吧,我叫王浩,李篆今天回去没什么不对吧?”

  唐糖被王浩的一句嫂子叫的有些脸红,不过注意力很快就被后半句话吸引过去了,联想到李篆之前盯着自己看,还有刚刚说过的那句话,还真的不太对劲。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那边的王浩和白翀互换了一下眼神,觉得这件事还是告诉“嫂子”的好,至少有个身边的人安慰会好受很多。

  于是,两人把今天在聚会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唐糖肥嘟嘟的小脸气的煞白,最后跟两人客气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看着李篆房间紧闭的房门,唐糖没有选择进去询问怎么回事,而是跑到了对面房间,第二次把白凌敲了出来。

  “哎呀,这么晚了……”白凌揉着眼睛把脑袋探出来,还没来得及抱怨就看见了一身可爱睡裙的唐糖,双眼一下子就放亮了。

  二话不说,直接就把唐糖弄了进去:“哈哈,我的小唐糖,终于想通了吧,拉拉才是王道!”

  “哎呀,你干嘛,把爪子缩回去,我找你有正事!”

  对同样被自己吵醒的戴然然报以歉意的微笑,唐糖分别从上半身和裙底把白凌的两只手拿了出来,还好她反应快,不然肯定已经被抓到肉了。

  “好吧……”一听是有事,白凌的精神头立马就下去了,刚刚还“干”劲十足,现在却打起了瞌睡。

  “真的是急事!”唐糖倒也没跟白凌着急,她本就是来找戴然然的,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相处,她们两个里谁更靠谱大家都清楚……

  当下,唐糖把自己从电话里了解到的事情跟两人说了一遍,主要是给戴然然说,然后又把李篆明天还要去参加一次正式的校庆跟她们说了一句。

  “有什么可想的,别去不就得了。”白凌说完也很识相,知道这两人不想搭理自己,索性站起身去接水。

  凌晨三点,唐糖双手抱胸从白凌那边跑了回来,看了看李篆的房间,她攥紧了粉拳:“哼,我都已经丢了一件最喜欢的罩罩了,明天也无所谓,拼了!”

  ………………

  第二天,李篆起得很早,吃过早餐就出门前往母校,他们白天要参加报告,午饭由各学院安排,然后晚上有一个联欢会,大概到九点,然后又由土豪请客吃饭。

  对于土豪这种连续请客的做法,李篆颇为佩服:真有钱啊!

  “事务所就拜托你们三个了!”

  “恩。”

  望着李篆骑行的背影,三女忙跑回房间,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准备。

  之前的几次聚会有很多人都没带另一半来,所以这一次土豪特地发话,说是大家都把另一半带来,有几个带几个。

  白天的报告会无非是校史和未来的发展计划一类的,发展计划几乎是换一个校长一个计划。

  上一个计划还没完成就要集中精力做另一个计划,这就导致在上一个计划上花费的财力、物力和人力就等同于白白浪费了。

  报告会就是培养自己如何在保持安静的前提下找乐子并且坐一天。

  熬过了报告会,基本上每个人出来的时候都在揉脖子,李篆四人打了一辆车,还是上次的酒店。

  王浩两人还怕李篆又到了这里会因为昨天的事情而不高兴,没想到李篆宛如没事人一样,倒是让他们松了一口气。

  今天的饭局少了领导讲话,都是同学,所以大家一开始就情绪高涨,推杯换盏,不出一小时,能走直线的就已经很少了。

  不过酒壮怂人胆,昨天刚刚被别人劝说不要刺激李篆的那几位又过来了,基本上人均一个妹子。

  他们作为技术骨干,在公司里还是有不少女职员喜欢的,当然,喜欢的是人还是工资就不知道了。

  “李篆,你现在还打算找工作吗,我们公司还有名额。”一个人的“好意”被李篆拒绝了,他皱了皱眉:这小子这么不识抬举?

  不过李篆即便是答应了他也会提出各种各样的条件,或者说一些让李篆难堪的话以图口舌之快。

  “行了行了,咱们给李篆介绍介绍女朋友……”

  一群大概五六个同学,基本都有女友,就这样一一介绍。

  “够了!李篆当初对你们不错,你们干嘛跟李篆过不去!”王浩直接摔了杯子,不过好在大家都在说话,倒是只有小范围的人听到了声音。

  “……”

  一群人被王浩暴怒的样子吓了一跳,随后耸耸肩表示无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李篆当年那么风光,现在轮到我们在他面前风光一次不可以吗?”

  李篆这下算是这地明白了怎么回事:合着是自己当初在学校的时候参加各项活动太过积极,而且这些人多半都跟自己做过活动的对手并且输过,所以才会向自己集火。

  “呵呵……”李篆摇头苦笑,把王浩拽着坐下,摇摇头表示无所谓:“你们好,我叫李篆,暂时没有工作,也没有……”

  酷匠g网永久'…免3费?看z‘小z说

  一群人发出了嗤笑,即便没出声也都嘴角上扬,作为有女朋友的男性,跟一个既没工作又没女朋友的人来比,更加有可比性的还是女朋友,而不是职业。

  “你敢说你没有女朋友接下来一个月你别想碰我,也别想上床!”突然,从这群人背后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嗓音,众人纷纷回头。

  李篆猛地抬头,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她怎么来了?

  而王浩两人也是眼前一亮:李篆丢了工作还有美人,可以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