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怎么了?”技术帝一脸疑问的看向桌子上的其他人,他们都撇了撇嘴,不搭理这个有些自嗨的家伙,以免自己成为下一个下不来台的人。

  李篆去了卫生间洗脸,白翀两人紧跟着进去,好说歹说把他又劝了回来,重新坐下。

  不知道他今天是不是犯太岁,刚一坐下就有一群人围了上来,都是现在混得比较好的,就职公司都很有名气,工资很高,其中就有刚才的技术帝。

  “喂,姓李的傻叉,听说你失业了?”

  “不行啊,李大才子……”

  总之一句比一句难听,李篆突然升起一种悔恨,悔恨自己当初没有好好的学编程,不然他现在肯定能站在行业内更高的高度俯视这些正在嘲笑自己的人。

  不过转念一想,那样的话自己也不会碰见唐糖,想到唐糖,李篆脑海中不自觉地回想起自己扯她的脸蛋。

  然后她整个人都只能咿咿呀呀的说话,配上她极力想放在脸上的愤怒表情,有趣之极。

  “呵呵……”想到这里,李篆不自觉的笑了出来,看的周围人一愣,连那些仿佛有仇一样挖苦他的人都忘记了继续说话了。

  “李篆,你没事吧……”白翀还以为李篆是被气乐了,要是被气乐了那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谁都不好说,毕竟情绪过激酿成的惨剧可不少见。

  “啊?没事,没事,我没事,哦不对,我还真有事,你们先吃,我得回去了!”

  说完就风风火火的往外跑,那群大神有讥笑了几句,说什么心理承受能力太差,落荒而逃了之类的,听得白翀额头上青筋暴跳。

  白翀和王浩再一次追了出去,不过这次他们在卫生间没找到李篆,连忙给他打电话,结果人家正骑着自行车往回赶呢。

  “喂,你们怎么给我打电话了?我正往家走呢,明天就是正式的校庆了,我今天想好好休息一下。”

  两人一脸疑惑的对视:合着这家伙真的没生气?

  又在电话里聊了几句,甚至还含沙射影的谈到了人生没过不去的坎,千万别想不开之类的,总之李篆一开始还能听懂,到最后完全是云里雾里,稀里糊涂就挂断了电话。

  推着自行车走向这栋破旧的小楼,李篆在五楼那个熟悉的窗口看见了正趴在床边向外看的唐糖,一看到他回来了忙挥舞着小手。

  “回来啦,聚会怎么样?”

  “恩,挺好的……”李篆现在觉得唐糖怎么看怎么顺眼,怎么看都那么漂亮,索性就一直盯着她看,看的她有些发毛。

  “呃,你这么看我干嘛,我脸上有东西?”唐糖把手伸进李篆的衣袋,从里面掏出了他的手机。

  李篆的手机屏幕比较亮,唐糖一直都当作小镜子用。

  仔细照了照,没发现什么不对,还以为自己又被捉弄了,唐糖气愤的抬头,结果发现李篆还盯着自己看。

  “你到底怎么了?”唐糖伸出小手摸了摸李篆的额头:没发烧。

  李篆反应了过来,哈哈一笑:“没什么,就是想仔细看看你。”

  “……”唐糖发挥了自己钻牛角尖的技能,咬着指头想了一分钟,突然惊呼:“天啊,你不会是去医院体检检查出什么病了吧?”

  说着就一脸担忧的看着他,大眼睛已经开始起浪,弄得李篆手忙脚乱的帮忙拿纸巾,一边拿还一边打包票说绝对没有这种事。

  “我说,你最近是不是韩剧看多了,这种狗血剧情,亏你想的出来!”

  从对面房间闻声而来的白凌了解了事情经过后很是无奈的白了唐糖一眼,戴然然紧跟着也跑了出来,一边跑还一边整理衣服,抬头刚要说话就被白凌打断。

  “屁事没有,走走走,回去继续……”白凌直接把戴然然扛在了外表纤弱的肩膀上,看的李篆两人嘴角不自觉的抽动。

  戴然然那一脸可谓精彩之极的表情,让人,呃,让人心疼。

  不过被白凌这么一闹倒是没了刚才的气氛,李篆趁着白凌还没关门,忙喊了一句:“喂,我们一会儿出去吃饭!”

  门缝里伸出一条藕臂,摇了摇:“知道啦,给我半小时!”

  李篆耸了耸肩膀,吹了吹口哨,弯腰把闻声赶来的小雪抱在怀里,这小狐狸自从回来可是把毛线球解救了。

  唐糖眼睛上翻,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努力思考的样子让人很是好奇她在想什么难题,李篆十分确定不会偏离晚饭。

  不过他这次可是真的猜错了,唐糖嘟着小嘴问道:“那条手臂是谁的?”

  “那还用说,当然是白凌的了,然然要更白一些。”

  “可是白凌是穿着长袖的啊!”

  李篆陷入了沉思。

  “喂,你还没告诉我那条手臂是谁的呢?”

  “这个问题有意义嘛?”李篆尽量避免回答,但是唐糖就这样死死的盯着他看,正如他刚才盯着唐糖看。

  现在他终于知道唐糖为什么会反应那么剧烈了,最终旁敲侧击的说了一句:“你想一想白凌她们两个是不是能在三秒内脱掉上衣?”

  “哎呀,我是问你那条手是她们谁的,你问人家脱上衣多块干嘛,色坯子!”

  “恩……”本来李篆都以为自己没办法回答了,谁知道这时候从门里面传来了一声浓重的鼻音。

  世界上总是有一种通用的语言,跨越国家和地区,而且只有一种音调,但是全世界通用,就是这句“恩……”

  “哎呀……”

  唐糖的脸瞬间红的不像样子,看着一脸揶揄的李篆,她哼了一声,跑过去抬手就砸门,很快就把里面的白凌砸了出来。

  “唐糖,你干嘛?哦,你是不是想通了,快快,快进来……”白凌的额头有一层细密的汗珠,头发散乱,双眼还冒着绿光。

  “呃,没,没事……”

  看着落荒而逃的唐糖,白凌叹了口气表示可惜,然后缩回去继续忙。

  一小时后,四人出现在了街对面的一家全鸭馆,两位刚运动过的人很有胃口,唐糖拿着一根玉米吃的正香。

  “给。”李篆递过来一根鸭腿,唐糖看了看占用中的双手,就要从中解放出来一个。

  “别费事了,我拿着你吃就是了。”李篆直接把鸭腿送到了她的嘴边,唐糖下意识的向后躲了躲,然后就看见了李篆的目光,甜甜一笑,张开了小嘴。

  “呦呦,能不能别在我们面前秀恩爱啊?”吃的饱了,白凌也有力气调戏因为一根鸭腿而感情直线升温的两人了。

  李篆把另一跟鸭腿顺手拿起来,对戴然然说道:“然然,下次再请你吃鸭腿,这根鸭腿接我用一下。”

  “哎呀,鸭腿和黄瓜是一样的,都是用来吃的,不是拿来……”

  白凌话没说完嘴就被一根鸭腿塞住了,拿着鸭腿的那只手还死死地握住不放开。

  终于温柔的把一根鸭腿喂给了唐糖,李篆这才松开另一只手,白凌把这根鸭腿从嘴里拿出来的时候已经只剩下骨头了,正要发飙,却看见唐糖拿着一根玉米正“温柔”的看着自己。

  那莫名的笑意,总觉得这个婴儿肥也不是好惹的?

  “哼,还是我的然然好,来,然然,咱们吃咱们的,不理他们!”

  四人打打闹闹,吃完一顿饭,又回到了五楼,这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唐糖正整理那些从事务所网站上打印出来的委托单。

  “这些是要拿去给李贵大哥他们对账的……”

  (最83新章v{节h上=x酷匠F网(m

  唐糖话音刚落就感觉脸蛋被人捧了起来,想都不用想,肯定是李篆,本来已经闭眼做好被蹂躏的准备了,谁知道等了半天脸上的婴儿肥也没有自己甚至已经习惯的扯动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