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起来,李篆感觉头脑格外清醒,连身子都轻快了很多,照镜子的时候嘴角还挂着微笑,不刻意掩饰根本去不掉。

  “咦,你有什么喜事啊,唐糖昨晚和我们一起睡的啊!”刷着牙的白凌看着李篆一脸喜事临门的表情,很不客气的来了这么一句,把刚出门的唐糖脸都气青了。

  “喂,唐糖,你干嘛,别这样,小心我教训你,啊呀……”白凌被唐糖气呼呼的拽进了房间里面,之后就传来了她阵阵痛呼。

  李篆听得眼皮狂跳:唐糖什么时候学擒拿了么,怎么感觉她现在收拾自己无压力呢……

  事实上唐糖哪里学了擒拿,只不过是万恶的白凌最近越看唐糖越顺眼,最后和戴然然一合计向在扩充一下后宫。

  都是预定的后宫了,她当然要去讨唐糖的欢心了,虽然明知道人家喜欢李篆,不过她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拉拉才是真爱!

  半晌,一脸人畜无害的唐糖笑着出来了,帮李篆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是他最好的一套衣服,价值上千。

  “聚会的时候多跟人说说话,别跟个呆木头似的。”

  唐糖说的李篆一愣,然后微微一笑,向白凌暂住的那间屋子望了一眼,迅速的在唐糖的小嘴上啄了一下,然后夺门而去。

  “你……,哼!”唐糖看李篆落荒而逃的身影,满脸羞红的跺了跺脚,然后转身去和白凌商量她们是不是可以去对面房间去住了。

  本来折叠床都回来了,按理说她们也该去享受双重含义的幸福生活了,但是昨晚白凌偏偏对唐糖起了奇大无比的兴趣,所以就又蹭了一晚。

  其实唐糖是无所谓的,她觉得三个姐妹住在一起挺好的,她一直没什么交心的朋友,这下一次来了两个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往外赶呢。

  不过她发现李篆最近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偶尔能看见火花,所以她决定再撩拨一下,上一次的滋味儿可谓刻骨铭心。

  尽管没进行最后一步,但是也值得她回味了,总是不自觉的回想那次的感觉,每每想到她都会啐自己一口,然后,继续想……

  由于是学院的聚会,所以不会像昨晚的那么随便,院长、书记和一些老师都会来,李篆之前还接到学院的短消息,说可以带朋友过去,但是他很识趣的没带唐糖几人。

  特殊待遇是给特殊的人的,自己就是个小人物还带人过去算怎么回事?

  酷!匠网●v正}版首`发Q

  聚餐的地点选的很讲究,李篆记得这家酒店不是星级,但是价格和标准可都是按照星级酒店来的,站在门口,他暗自点头:这地方选的,还真“讲究”……

  有规定说聚餐不得选星级酒店,结果就出来这么一批不是星级胜似星级的酒店,一时颇受欢迎,也算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典范。

  进了酒店,有一个服务生小跑过来询问他是不是参加学员聚会的,李篆点点头,马上就有一个穿着旗袍的美女过来领路。

  看着服务员扭动的臀部,还有那高开叉的旗袍,李篆恶趣味的想着是不是也给自己的事务所弄回去几套这样的衣服。

  进了包厢,李篆极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悄悄的坐在一个角落,不一会儿,白翀和王浩分别给他发来了短信,问他坐在哪里。

  李篆回复了消息,两人很快找来了,王浩今天也没带他的女朋友:这种场合基本不是爷爷就是孙子,自己还弄不好是哪一辈的呢,还是别带来以防丢脸的好。

  饭菜上桌,秉承着我们组织上一贯的优良作风,动筷前是领导讲话,总之院长讲完书记将,两人还互相补充,那些平日里讲课罗里吧嗦的老师们倒是很利索。

  “哎呀,那个同学们,静一静,静一静,我在此宣布一条喜讯啊,就是我们的XXX同学,已经获得了赴M全奖,即将前往MS理工攻读硕士学位!”

  正吃到一半,喝的满脸红光的书记站了起来,身形还有些摇晃,说完又报出了几个名字,都是坐在他们那桌的。

  定睛一看,嘿,那不正是那几个土豪么!

  王浩撇撇嘴,瞄了李篆一眼,看的他颇为尴尬。

  之前在学校里王浩和白翀两人就跟李篆说过这里面的猫腻,当是李篆还不信,说朗朗乾坤,不至于这么严重,结果现在事情明摆着,也由不得他不认。

  不过书记接下来的一句话就让大多数人的心里很是不舒服:“哈哈,你们要多向这几位同学学习啊,别一天到晚上蹿下跳的,组织这个组织那个,最后什么也没弄成!”

  这句话可谓是得罪了在座的所有曾经热爱参加学院活动的人:什么叫上蹿下跳?什么叫组织这个组织那个最后什么也没弄成?当初是谁号召多参加活动来着?

  其他人倒是还好说,李篆的脸色在书记话音刚落就变得铁青:他当初就是最热心活动的人,常常为了学院的活动忙的通宵。

  “李篆……”白翀看出了李篆脸色不对,悄悄的推了推他。

  “恩,我没事……”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实际上李篆哪里还有胃口,本就味道欠佳的饭菜这下子更是味如嚼蜡。

  领导和老师们待了一会儿就走了,显得很是廉洁,不贪图饭局,不过李篆分明看到有服务员抬着包装的严严实实的箱子走向了书记和院长的座驾。

  他们一走,整场的气氛都提高了不少,开始有人各个桌子上来回走动,继续昨天没说完的话题。

  “嘿,李篆!”

  一个声音响起,三人一起回头,发现是他们这届出名的技术帝,现在就职于一家很出名的IT公司做程序猿。

  技术帝自来熟的坐下,言谈之中充斥着自信,不过在李篆看来这种自信未免有些自傲的嫌疑。

  终于,李篆觉得自己的想法没错,技术帝开始询问三人的工作,对王浩和白翀的工作一一做了分析,搞得他自己很懂行业前景一样。

  不过这一点李篆还真的不想太计较,说不准人家技术帝还真的能接触到这方面的信息呢不是?

  但是当他说自己没有从事IT行业,而是开了一家事务所之后,技术的表情可谓十分精彩,虽然极力掩饰,当是言语中的轻视还是十分明显。

  “哎呀,你说说你,早知道做小买卖你还上大学干什么,高中毕业就直接做了嘛!”或许是喝酒喝得有些多,技术帝居然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你……”白翀脾气比较暴,就要爆发,结果被脸色同样不好看的李篆按下。

  强挤出笑容:“这个,呵呵,我就是在公司里有些看不惯领导的一些做法,被开了,所以才弄这么个小买卖糊口。”

  李篆重音强调了小买卖三个字,同时心里想起了沐放曾经对自己说过的关于这家事务所的构想,也不知关于股份制他弄好没有。

  技术帝听李篆这么说又来劲了,又喝了一杯酒:“当初在学校你不是说你进公司会打好关系么,你不是说什么做人么,怎么不行了?”

  “就是因为我做的是人才会被开!”李篆砸了一下桌子,想起当初自己踹开经理室的那一脚,他丝毫没有后悔。

  “呃……”

  喝高了也是有一个清醒的限度的,技术帝现在分辨出来了李篆这是生气了,说着一些好话来补救,不过李篆摆摆手说自己没在意,然后径直离开了。

  “你说话嘴边有没有个把门的?”白翀撂下这么一句也走了,王浩没说什么,他当初跟这个技术帝关系还不错,不好说什么,只是跟着离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