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的事情还要等十几天,不过李篆现在就得开始忙活了,事务所暂时还没有多少大单子,最近连代收快递的单子都少了很多。

  无他,突然多了这么多人代收快递,那些快递公司当然不会干了,甚至还提供了免费送货上门的服务。

  很多人选择了免费,没有搭理已经私自降价的李贵他们,殊不知等事务所真的不做这种单子以后那些快递公司还是会回复原来的做法的。

  这天李篆正在颜料店买颜料,电话响了,接听后才发现是大学同学打过来的,说是母校要搞校庆,邀请他们这些毕业生参加。

  想着自己堪称悲惨的大学生涯,还有曾经讥讽过自己的那些同学,李篆犹豫着要不要去,不过他还是十分念及旧情的一个人,反正只是耽误两天的时间,索性就去了。

  校庆定在后天,明晚有一个院系的小聚会,不顾今天晚上他们这部分已经到本地的同学就要小聚一下。

  看了看时间,现在距离约定的时间还差一个小时,李篆找了面镜子照了照,发现自己着装挺得体,只不过不是名牌,倒还耐看。

  “嘿,就这身直接去了。”

  李篆和老板打了个招呼,说以后再来,然后骑上自行车就往约定的KTV骑去。

  金豪KTV,深受李篆母校学子的欢迎,他当初也去过几次,只是不感兴趣,他觉得没事进去狼哭鬼嚎个什么劲。

  再者说要是你心情要是真的差到每天去KTV发泄的话,那他觉得还不如用那个钱去看一下心理医生。

  “嘿,李篆,哈哈,总算等到你了,咱们宿舍的人都齐了!”

  门口站着两个和李篆年龄相仿的人,是他当初的舍友,正和他打招呼的是上海的一个学生,叫王浩。

  “恩,挺长时间没见了,你们怎么样?”

  听到李篆问话,两人都是苦笑着摇摇头:虽说四人里面李篆家境最不好,但是他的成绩是最好的,毕业后找的工作也自然是比较好的。

  当初三人住一间宿舍,为了多出来的空间可谓是煞费苦心。

  “别提了,一个月两三千块钱,这还是正式员工,想提薪还得等三年!”白翀搭住了李篆的肩膀。

  “嘿嘿,兄弟几个里面就属你成绩好,怎么样,还得多久能到项目经理,哥几个还想跳槽投奔你呢!”

  当初和寝室的这两人或许会有大大小小的一些矛盾,但是家人还会吵架,大学里面最亲的就是舍友了,所以被辞的事情李篆倒是也没隐瞒。

  王浩咂咂嘴,拍了拍李篆的肩膀,也没说什么。

  毕业之后,只有同为毕业生的他们才知道这里面的苦。

  走进KTV的包间,他们租的是大包,由班里面的京城土豪请客,当初李篆得知一个学生手里就有几十上百万的钱的时候可让他很是吃惊。

  由于今天不是正式的校庆,所以很多人都带着另一半,王浩不好意思的从人群里拉出来一个女生,走到李篆两人面前。

  女孩长得挺清秀的,王浩说这是他在公司里追到的女孩。

  这个家伙长得挺帅,家里又不错,在学校的时候就总说着约这个约那个的,才到公司没多久就追到一个也不出李篆的意料。

  简单的和女孩儿打了个招呼,四人一起坐在了一个小沙发上,有男朋友在,女孩也不出去和那些不太熟悉的人玩了。

  土豪请客,当然不会抠门,啤酒管够,还有一些薯片什么的,四人边吃边聊,偶尔还被突如其来的一阵狼嚎弄的咧嘴。

  “李篆,我们公司还有内推名额,要不要我跟经理说一声,给你争取一下?”白翀考虑了半天才把这件事说出来,倒不是有私心,而是他也没把握。

  “不用不用,我现在过的挺好的。”李篆连忙摆手,想着事务所刚刚赚的一笔小钱,还有家里那三位应该算是金屋藏娇了,脸上居然露出了淫*荡的笑容。

  他这一笑不要紧,看的对他有一定了解的王浩二人很是兴奋:这小子一这么笑准有大好事。

  不过李篆可不想他们看到自己那栋小破楼,至少要等装修以后才行,所以推脱了一阵,说等装修过后一定请他们过去。

  “那个,是餐馆?”王浩不死心,又问了一句。

  李篆脸上保持着神秘的笑容,反正就是不告诉他们,尤其是看到王浩女朋友的时候,想一想唐糖,心里那个美就别提了。

  他大学期间谈过一场恋爱,只不过最后被人甩了,人家嫌他没钱。

  “哇哦……”那边的人群传来一阵惊叹,然后是起哄,白翀起身挤进去看了看,又跑了回来,一脸的怪异。

  “土豪正左拥右抱呢,瞧瞧人家,啧啧……”

  他这么一说李篆两人就都明白了,王浩倒是没什么,白翀可还是货真价实的单身汪呢,虽然他一厢情愿的认为李篆和自己是同一战线的。

  “行了行了,酸什么酸,人家有钱那是人家的事,能请我们喝酒就该谢,别当狗屁的白眼狼!”

  看着王浩的脸色也有些不忿,李篆首先打破了僵局,拿起酒杯向那边张望,看到热闹劲过了以后主动走了过去。

  “嘿,谢了!”

  有了李篆带头,王浩两人也都跟了过去,成为了今晚第一个对土豪道谢的人,人家倒是没在意,坐在沙发上点点头,也遥遥的喝了一口酒。

  “那什么,白翀,你也得抓紧了,不然等自己成剩男了可就万事休矣。”回到座位,李篆苦口婆心的劝了一句。

  谁知道他这一劝居然惹来了包括王浩女朋友在内诧异目光:貌似某人也是单身汪?

  看到三人的目光,李篆一拍额头,很不好意思看了看脸色剧变的白翀:“呵呵,你猜对了,不好意思兄弟,我现在和浩子是同一战线的了。”

  “哼,叛徒!”白翀嘴上这么说,但是还是把啤酒瓶举了起来,四人碰杯为李篆庆祝。

  要说他们里面最难找女朋友的应该是李篆,人不帅,而且穷,但是人家偏偏找到了,这让自认为高富帅的白翀怎么能甘心。

  他们这一伙人把这个包厢包下来一整天,所以等人来齐之后唱了一会就直接离开了,前往一所酒店,照旧还是土豪请客。

  这位土豪即将赴M国攻读,所以这也算是庆祝。

  “唉,我还是不甘心啊,论成绩的话就是咱们三个里面成绩最差的我都要比他好,偏偏人家能去国外,还TM是攻读硕士,扯淡!”

  O_酷匠#◇网唯一正6_版V9,?其他、都A是R'盗版‘/

  四人打了一辆车,微醺的白翀一上车就又回到了之前的话题。

  李篆微微一笑:他不敢说自己就甘心,但是不甘心又有什么办法,这是全国的普遍现象,出国攻读千千万,硕士全奖全扯淡!

  没错,真正那全奖出国的寥寥几人,大多数都是凭着家里的能量才进入国外名校的,这就导致了国外对于国内的素质教育的差评。

  还有国内迟迟不能学会国外的高等教育模式,原因也在此:出国的都没有多少真正用心的,能毕业就不错了,你还指望把人家的教育模式挖掘出来么?

  国外是不可能轻易地把教育模式展现在派过去学习的教育专家面前的,所以要想挖掘就必须从赴国外学习的学生身上下手,但是,呵呵……

  不过李篆的心态还是很好的,自从考大学十分不理想那时候开始他就发现自己的这个有点:自我安慰能力极强!

  好一阵劝导,总算把白翀心里的不平劝了下去,看的司机和王浩都伸出了大拇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