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那边的白凌和戴然然看着一脸木然的二人,忍不住笑了出来,听得二老一阵胆颤:合着还不止一个小姑娘?

  不过他们也没多想,只惦记着刚才胆敢让自己儿子睡沙发的那个小姑娘:今晚睡沙发没问题,甚至明晚也睡都没问题,你让我儿子偶尔在床上睡一回就行!

  有了唐糖的冲击,老两口对于儿子赚了十几万的事情也不太在乎了,拐弯抹角的让唐糖接电话,唐糖哪肯,小手就放在李篆软肋那里,敢把电话往自己这个方向递她就敢用力!

  “儿子,你就把电话给那个姑娘,妈和她聊聊天。”电话那边,李篆的母亲好言相劝,结果这边的李篆可受苦了。

  “哎呦,妈,你别说话了,唐糖掐我呢,你再说和她聊天估计今天晚上真得睡沙发!”

  李篆忍痛同时不忘打击报复,说的唐糖刚刚平复的小脸又是一红,手也下意识的缩了回去。

  “怎么那么墨迹,给我!”白凌直接把电话抢了过去,强装镇定,颇有大姐大的风范。

  “喂,阿姨,我叫白凌,是李篆的好朋友。”说着把电话递给戴然然,戴然然缩了缩脖子:“喂,喂,阿……阿姨,我叫戴然然,也是李篆的好朋友……”

  然后,然后就轮到了唐糖,唐糖嘟着嘴,一脸幽怨的看着这个自己之前还颇为信任的大姐:“阿,阿姨,我是唐糖……”

  “恩,好,好,李篆在那边没给你们惹麻烦吧,他从小就不让人省心……”

  李篆的母亲一听这三个小姑娘声音都不错,话匣子一下就打开了,把李篆从小到大的糗事说了个遍。

  本来还挺不想接电话的唐糖一听这个就来劲了,护着电话不让李篆抢过去,甚至还开了免提。

  三女围着电话听故事,不时还插上两句,而且故事的主角就在身边,满脑门黑线。

  “喂,吃饭了,你们三个吃不吃?”李篆落寞的坐在饭桌面前,满脸希冀的看着正听得入神的三女。

  “哎呀,不吃不吃,听得正来劲儿呢!”唐糖摆了摆小手,头都没回。

  李篆只能一个人吃饭,只不过食之无味,注意力全都放在背后了,每一次听见身后传来爆笑自己都内心一颤:我的亲妈啊,你轻点抖搂我那点破事儿啊。

  因为没那个心思吃饭,所以李篆吃得很慢,直到三女挂了电话上桌还没吃完。

  刚刚被揭老底,他哪还有那个勇气面对她们,少说也得三两天缓一缓,忙低下头,埋头吃饭,连菜都不敢夹。

  “噗嗤……”白凌刚吃进去一口就把米饭都喷了出来,好在及时转过头了才没喷李篆一脸。

  有了带头的,其他两个人也都忍不住了,笑的直捂肚子,最后都躺在地上了。

  “哈哈哈,停自行车全指望撞墙,没墙就停不下来……”

  笑了半天,三女的肚子还有些疼,稍微歇了一会,逐一上桌吃饭,吃过饭,四人围着一张白纸坐在了地上。

  “我们干什么啊?”白凌不明所以。

  “把这栋小楼规划规划,把事务所好好置办一下。”李篆解释了一声,在这张白纸上画了四个区域,代表四层楼。

  “五层就作为住所吧,下面四层作为事务所,咱们每人一层。”

  三女点点头,还是细心的戴然然问了一句:“每层两个房间,分开吗?”

  李篆考虑了一下:“不用,我打算把每层的房间并在一起,这楼老年代建的,够结实,多花点钱装修,应该能不错。”

  三个女孩对于这种在纸上画小房子的事情还是蛮喜欢的,画的都很认真,尤其是自己以后还要住在这里,每一笔都经过慎重考虑才画上去。

  四个人一直画到九点半才弄完,最后第五层是他们一起商量过的,总算是拿出了一个非专业的设计图。

  最终定下来的是第一层用作事务所,第二三层作为餐饮,四层不合并,一间用作厨房、仓库,另一间待定。

  “那我们什么时候装修,我都等不及了!”唐糖兴奋地挥舞着小拳头,她对自己设计的第二层很有信心。

  “这个还要等等,我们至少要先给自己腾出来个住的地方,装修的时候总不能睡大街吧?”

  李篆刮了刮唐糖的小鼻子,白凌两人对于他们之间的一些亲昵动作已经见怪不怪了。

  第五层楼的第二间房还没整理,所以三女睡在一间房,好在是夏天,而且还有地拼,倒也能睡下。

  第二天,白凌主动请缨去清理第二间房,看她那个猴急的样子还有戴然然的脸色就知道肯定没在想什么好事。

  “行,那我一会给李贵大哥打个电话,让他先送来一副折叠床,等装修完毕我们再买好一点的家具。”

  李篆点了点头,他还要出去拿寄回来的快递,而且还得把柠须草给李老爷子送过去,张辉的那份就由他转送,反正最后也要他配药方。

  省立医院,接到李篆电话的李回春二话不说就从办公室里跑了出来,脚步匆忙的样子一反常态,弄得好些中医都跟着出来,向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哈哈,小篆,柠须草带来了?”

  “恩,您老花了那么大的价格,我哪里敢晚送啊,给您看看对不对!”

  李回春仔细的看着手里的三株柠须草,由于一直都在那个大土块上面,所以这草药还保持着翠绿,看的他十分满意。

  “没错,就是它!我这就把钱打到账户上。”

  李篆和李回春上楼去签合同,这是正规流程,不能省略。

  他现在觉得这种签合同然后银行转账的方法有些笨拙,正考虑着是不是可以用其他公司的支付平台支付。

  出门的时候银行卡里不过十万,等到了旧货市场李篆已经摇身一变,成为百万富翁了。

  不过在家里可以横着走的百万富翁在这种大都市里还真的不够看的,连买一套像样的房子都不够。

  “李贵大哥,还在这里呢啊?”

  更|新s最快H上:3酷匠/,网√9

  还是那个熟悉的摊位,李篆找到了愁眉不展的李贵,见他有烦心事,就问了问,手上还递过去一根烟。

  见是李篆,李贵忙站了起来,自己点烟,先帮他找了折叠床,然后在聊天中把烦心事说了出来。

  原来在李篆进山的这段时间他们这帮人跟工地又联系了一次,谁知道工地把开工时间又延后了,有不少人已经打算回老家了。

  “恩,这样吧,你们再等十天好不好,我那里有一栋小楼要装修,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干?”

  李篆的话让李贵心中一亮:有什么不能干的,自己这伙人里面就有专门搞室内装修的,这几十人做一栋小楼,每个人怎么也能弄他小一万呢!

  当下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最后还强硬的帮李篆把家具送回去,李篆也没拒绝,让他看一看自己那栋楼也好,李贵心里有数,以后装修也方便。

  “哦对了,李贵大哥,你把那个大花盆也带上吧,一起算钱。”

  走的时候李篆看到了有一个直径一米的大花盆,看起来是瓷的,要价两千,他觉得喜欢,也就收下了。

  到了地方,两人合力把花瓶抬了上去,至于那个折叠床,白凌一个人就能弄走。

  李贵从一楼到五楼里里外外的打量了一下,然后又看了李篆他们的那个简易图纸,沉吟了一会。

  “小兄弟,按你这个做法,我估计得小三十万!”

  “只是人工就三十万?”

  “不光是人工,还包括一部分建材,我看你这楼梯要用木质的,兄弟们正好手里积存了一些,就低价转给你,你放心,绝对低价,我不会坑你。”

  看着李贵拍着胸脯打包票的样子,李篆笑了笑,说完全相信,然后让他回去统计一下都有什么建材,给自己看一下,自己好去弄缺的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