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回春哈哈一笑:“你们放心,我和小张加在一起绝对能让你们赚一笔就是了。”

  听到身为一省之长的张辉在这位看起来和蔼可亲的老人口中就成为了小张,李篆一阵咋舌。

  “好,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们了,地址什么的我都让小张在网上写好了,也不急着要,等小家伙你的病好了之后再处理就行!”

  李回春临走前还给李篆检查了一下伤势,还给他开了几副方子,吩咐小护士去药房拿药,说权当是亲情赠送。

  “李老果真像传闻说的一样,洒脱近人!”看着李回春的背影,沐放颇为佩服的说了一句。

  李篆的伤没有动及筋骨,所以也不需要住太久的院,再说李贵那边还有一群帮忙收快递的汉子等着他回去联系,所以第二天就办理了出院手续。

  “哎呀,你急什么,事务所那边我帮忙就可以了啊。”坐在开往事务所的出租车上,唐糖嘟着小嘴,一脸的不愿意。

  “没事,都是小伤,医院那地方一股子消毒水的味道,住着不习惯!”

  沐雪晴要陪着父母回家,所以没跟他们一起,反倒是白凌两人跟着李篆回了事务所。

  站在这栋破旧的小楼面前,想到里面现在已经空无一人,自己就是这一整栋楼的主人,李篆心里生出一种浓浓的自豪感。

  “呵呵,才被辞退没多久就赚回来一栋楼,人生也就这样啊!”

  看着他洋洋自得的样子,同为被辞退的唐糖也深有同感,倒是白凌,很不客气的泼冷水:“别那么没上进心好不好,小心坐吃山空!”

  “就不能让我骄傲一回么……”

  “我怕你膨胀……”

  在李篆和白凌的拌嘴中,四人进了这栋楼,楼道和一扇总的防盗门连在一起,以前因为住户太多,所以防盗门一直关着,这下李篆倒是可以明目张胆的关上防盗门了。

  “哈哈,门不用关,我要好好计划一下这些房间怎么用,以前住房和事务所办公放在一起,太不方便了。”

  唐糖深有同感的点点头,一边的白凌两人倒是不担心,她们早就和李篆谈好了,就在事务所帮忙,本来还不要工钱,结果被李篆强拉着说底薪一千,另有分成。

  她们两个人本来在老家那边也赚不到多少,白凌虽说有收入,但是和戴然然一平摊就没比这里高多少了,所以算下来还是两人占便宜。

  “那个,李篆,我们的工资就先放在你那里吧,年终一起拿,事务所刚开起来,正是用钱的时候。”

  戴然然破例的主动开口说话,而且一语中的,正是白凌想说的,李篆也就没拒绝。

  这栋老旧的楼一共五层,李篆他们住的顶层,每一层有两个房间,总共大概一百多平米的样子。

  “唉,说起来还是占了沐叔叔的便宜,这栋楼怎么都得百八十万的!”李篆看着唐糖把那个文件袋放在抽屉里锁上,颇为感慨。

  “百八十万?那是平民价,要是运作好了能拿走上千万!”白凌这会儿对沐放的大方也啧啧称奇,她可是知道之前工作的那个餐馆要过多少钱。

  没等李篆反应过来,一边的唐糖倒是看得开:“哎呀,什么钱不钱的,沐叔叔不是说了么,这栋楼靠近学校,四周都是高层,不好拆迁,也没人买。”

  “而且雪姨之前不是说过了么,她一年也就能收个几万块的房租,还要交水电费,倒不如给我们了,沐叔叔又不在话那几万块钱。”

  李篆不是很赞同唐糖的说法,只是在心里默默的记下这个人情,倒是去弄电脑的戴然然一阵惊呼。

  “怎么,然然姐?”唐糖问了一句,结果看了一眼电脑屏幕,手中的被子都摔到了地上,葱指指着显示器说不出话。

  李篆和白凌也过去看了看,显示器上是事务所的那个网站,没什么稀奇的,大多是一些取快递的单子,连帮人家搬家的第一笔单子还能看见呢,可见下单的人有多少。

  正为前途和钱途担忧的李篆又看到了置顶的两个单子,他习惯性的从下往上看,结果这一看可把他吓到了。

  “多,多少钱?五十万!”

  没错,最近的两个单子都是五十万,而且都是要柠须草,显然是李回春和张辉二人。

  这边的李篆不敢怠慢,忙给李回春打了个电话:“李爷爷,您老别介啊,怎么给这么多钱,这……”

  “哎呀,你就别跟爷爷客气了,这是我接的中草药研究课题的经费,还只是一部分,你那个事务所我和小张都很看好,就当给你的启动资金了。”

  说到这里,李回春的声音放低。

  “而且你别小看那些草,效果灵着呢,真算起来还是爷爷我占你的便宜!好了,不说了,我这里还有个患者,有空带着唐糖那丫头来看我啊。”

  李篆应了一声,然后目光呆滞的看着同样呆滞的三女,突然冲过去把唐糖抱了起来,在空中转了好几个圈。

  “哈哈,我们有钱了,有钱了!”

  “哎呀,你把我放下,让我再看看,是不是少数了一个零……”

  四人小小的奢侈了一把,订了就近烧烤店的烧烤,又来了点龙虾海鲜,趁着等外卖的功夫,三女去下面的三层楼检查房间,看看怎么分配,李篆也跟着凑热闹。

  “哎呀,这户人家真是的,把房子弄成这样……”

  检查完那几个房间,李篆几人已经被熏得够呛了,住这种房子的人很少有像李篆他们这么规矩的,李篆觉得那味道还赶不上自家的猪窝呢。

  外卖来的时候正赶上李篆他们走到第一层楼,三女跑出去拿,让李篆回去准备一下桌子。

  “喂,妈,你干嘛呢?”

  正弄着桌子,家里来电话了,李篆这几个月可以说忙成狗,都没时间给家里打电话,好在之前被辞退的时候谎称要出差几个月,所以父母也没担心。

  而今天就正好是他说的回来的日子。

  父母能在自己随便定的日子记得给自己打电话,李篆心里暖烘烘的,说话的时候眼角还有眼泪。

  “儿子,出差回来了?怎么样,老板对你还满意吧?”

  想着自己现在赚了这么多钱,也不用瞒着家里自己被开除的事情,李篆索性坦白从宽了。

  “妈,我不在原来那个公司干了,自己出来开了家小公司,赚了十多万了!”

  “什么,赚了那么钱?”电话那边传来母亲的一阵叫喊,听着是在叫李篆的父亲来听这个喜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之后,电话那边传来了李篆父亲的询问。

  李篆的母亲没什么文化,但是他的父亲是高中毕业,对于外面的世界有一定的了解,生怕自己儿子进了什么非法组织,很是严厉的一阵询问。

  不过李篆说的都是真的,都是按照事务所的真实发展来说,只是把进山部分省略了,直说自己运气好,找到山民了而已。

  “好,那你……”

  电话那边,母亲还没说完话,拿饭的三女回来了,唐糖拎着那些烧烤颇为费劲,一进来就凑过来埋怨:“喂,还不过来帮帮忙,小心晚上睡沙发!”

  O酷,5匠网唯*c一Tz正Ge版,其他都u是q盗@{版j

  言下之意不是言下之意,就是一句抱怨而已,可是电话那边却没了声响,李篆父母老两口大眼瞪小眼:儿子晚上睡沙发?房间里还有个小姑娘?

  “呃……”李篆的冷汗刷的就下来了,三女看出他表情不对,凑了过来,他僵硬的把电话在唐糖面前晃了晃,颇为奇怪的询问了一下:“爸,妈?”

  唐糖只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响:自己居然在李篆父母电话的这头说小心他晚上睡沙发,这下真成了人家儿媳妇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