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匆匆下楼,隔着中药部老远就听见吵闹的声音,李回春这时候的脸都黑了:自己用来记药理药性的本子被人扔在地上,上面还有几个大脚印。

  进了中药部,几人看见一个年轻人正坐在办公桌上吵,嚷嚷着李老要是不出来他就不走,隔着四五米都能闻到他身上的酒味。

  “我就是李回春,你是谁?”

  年轻人闻言跳了下来,很不客气的上下打量这李回春,李篆几人看着都觉得有些生气,就更别说李回春本人了。

  “你就是李回春,李老?”年轻人是有求于人,说话倒是客气了一点,不由分说,拽着李回春就往外走。

  “我妈病了,你跟我走!”

  “哼!”李回春甩掉他的胳膊,气的胡子乱颤:“你先说你是谁!”

  “哦,我啊,我是省长的侄子,我叫张俊。”年轻人说着就要再来拉扯,结果被赶到的几个保安拦住了。

  张俊眼睛一横就要发火,对准一名保安抬脚就踹,却又被李篆拉住了。

  “你……”张俊还想骂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结果被正在打电话的李回春的一句话吓到了。

  “张辉吗,我是李回春,你侄子张俊要请我做客呢,你不来一下?”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没给对方回话的时间。

  “您这是……”张俊愣住了,本来还以为李回春就是个大夫,谁知道人家敢直呼自己舅舅的姓名。

  李回春没搭理他,张俊的电话这个时候响了,拿起来一看,正是舅舅张辉打来的,按下接听键,就听见对面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当然了,是不带脏字的臭骂。

  张俊刚从国外镀金回来,拿到了双学位的他正意气风发,再加上有一个省长舅舅,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横着走。

  谁成想只是帮母亲请个大夫就踢到铁板了,当然,他能做出这么浑的举动和之前喝的那些酒有着很大关系。

  办公室里,张辉脸色阴沉得给秘书打了个电话,叫他赶快备车,前往H市省立医院。

  李回春可是有着随时进京成为御医资格的国手,只不过老人不愿意离开家乡才在省立医院任职,可以说省立医院的中药部就是为他一个人设立的。

  即便张辉是一省之长,但是也绝不可能轻视这样一个国手的能量,老人只需要一个电话给京城吹吹风自己就要头疼好一阵。

  “开车,最快的速度赶往省立医院。”

  张辉甚至不惜让警车开道,也要赶在事情大条之前赶到。

  而他的对手,省书记这会儿也知道了他借用警车开道前往省立医院的事情,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言语中敲打之意很是明显。

  “老张啊,不是我说你,咱们当官的要时刻想着为民服务啊,你这样警车开道,还是去医院看病,是不是有些……”

  “行了行了,别打官腔,我侄子那个蠢货跑到省立医院中药部闹事了,中药部!”

  张辉说完直接就挂断了电话,都是官场上混得,他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对方不可能不明白。

  “省立医院中药部?中药部?”书记被张辉挂断电话还有些恼怒,猛然间想起了什么“中药部!”

  “小刘,备车,去省立医院!”

  就这样,A省的两位大佬一前一后,都是警车开道,直奔省立医院而去,弄得好多人都在猜想是不是省立医院来了什么京官。

  平日里半小时也不一定能走完的路程,在警车开道下只用了十五分钟,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省立医院,没有理会其他人,直接围着李回春,各种说好话。

  “行了行了,我还没那么大谱,让你们两个专程来道歉。”李回春看两个人诚惶诚恐的样子,脸色好了不少,张俊被舅舅瞪了一眼,现在正一脸菜色的蹲在墙角。

  “小张啊,我跟你走一趟吧,帮你妹妹看看病。”

  虽然按照章程来讲现在是上班时间,身为省长的张辉应该待在自己的办公室,不过李老发话了他也只能跟着回去,给妹妹看病。

  再说也不会有不长眼的拿这件事往上捅,就算捅了也没用,人家一看李老就自动忽略了。

  “李爷爷,那我们就回病房了,您别忘了去网站给下委托,下了委托我们才给您药的。”唐糖见李回春要走,适时的提醒了一句。

  “好,爷爷记住了。”

  对于这个可爱的小丫头,李回春很是喜欢,感觉就像自己孙女一样,当然,其他几人也很亲,只不过对于唐糖更加喜欢而已。

  张辉两人见状甚至还破天荒的跟李篆几人交谈了几句,尤其是唐糖,更是笑脸相迎,弄得他们很是受宠若惊。

  {@最新M章节上:.酷匠网

  要是在平时的话两人估计看李篆他们都懒得看一眼,只不过是看在李老对待他们的态度那么好的份儿上才会这样。

  书记没有跟着去张辉家,跟李回春告辞之后就按照正常的交通制度赶回办公楼。

  李篆几人返回病房,走到半路,唐糖像是想起了什么,飞奔了出去,弄得白凌一惊,忙问发生什么事了。

  “哎呀,都怪李爷爷来打扰,我的螃蟹还没吃呢!”唐糖头也不回,挥舞着小手继续飞奔。

  “呃……”

  沐放很是无奈,同时也发自心底的羡慕唐糖无忧无虑的心态,活的这么轻松,这才是真正的成功。

  想想自己这么多年来在外打拼,在很多人看来自己是成功人士,但是自己错过了多少放松、享受人生的时间又有多少人了解?

  省委大院,张辉的别墅里,李回春正给张俊的母亲号脉,只是稍微搭了一下手就眉头微皱。

  “怎么样,李老,我妹妹得的是什么病?”张辉就这么一个妹妹,自然十分关心。

  李回春摇了摇头:“先别急,你把手伸出来,我给你也号号脉。”

  张辉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忙伸出了手。

  半晌,李回春站了起来,微微的叹了口气:“小张啊,你妹妹的这病是家族性质的,所以……”

  “所以我也有?可是我身体一直很健康啊。”

  “你感觉健康不代表没病,这是病情在潜伏期,要是真的感觉到了再去治就晚了。”李回春一席话说的张辉脑海一震。

  他的仕途才刚刚开始,甚至有望更上一层楼,进入领导层,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病倒?

  “李老,有没有治愈的方法?”

  “能不能治愈我不敢说,但是让它不病发我还是有把握的。”李回春的话这时在张辉听来简直就是全世界最动听的语言。

  “什么办法,李老您尽管说,我一定尽全力。”

  “呵呵,这要是放在以前我还真的不敢保证,不过现在嘛,药材都齐全,不用你费什么事。”

  “药材齐全?”

  “恩,就是你中午看到的那个叫李篆的小伙子,他前些日子刚进山,把主药柠须草给找回来了!”

  张辉有一种如获大赦的感觉,就要李老帮忙买下药材,谁知李回春笑着摇摇头:“不用那么费事,正好我也要买一些柠须草,咱们一起,那孩子说用电脑就能下单。”

  “好好好,李老您跟我来,我书房里有电脑。”

  ……

  医院里,唐糖正奋力的解决最后一只蟹钳,这个时候,李老已经从省委大院回来了,直接推门而入,还笑着看向李篆。

  “哈哈,小伙子,我帮你一个大忙,你要怎么感谢我?”

  李篆一脸疑惑,李回春使了个眼色,沐雪晴忙去倒了一杯水给他,老爷子接过来喝了一口,把自己让张辉也下单的事情跟李篆说了一下。

  “李爷爷,你居然把省长都拉来下单了,真是太感谢你了,这样,我多送您一颗柠须草。”

  李回春对于这个结果很满意,点了点头。

  “那个,李爷爷,你付了多少钱?”唐糖含糊不清的问了一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