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篆动用了所有的法子,甚至不惜色诱,呃,或许是占便宜,但是都没能从唐糖手里骗过那个文件夹,无奈之下只能等沐放他们回来了。

  不过这种神秘的惊喜谢礼还真的让人十分期待,弄得他抓心挠肝的向一探究竟:沐放出手十万,这么大方,里面会不会还有几万块钱?

  如果是钱的话,李篆真的要考虑收不收:收?自己都不好意思,太外道了;不收?好歹是几万块钱,自己可还是贫农呢!

  不过自己采回来的柠须草回去要查一查,看看能不能卖些钱,沐放昨天又要去了三株就说够用了,要知道他和白凌可是采了好几斤。

  “唐糖,你帮我拿一个苹果呗!”

  “哦,好的,你等一下。”唐糖动作麻利的从果盘里拿过苹果,四下找了一下水果刀,然后细心地把苹果切块。

  李篆就这样看着坐在床边认真切苹果的唐糖,他感觉从心底生出一种久违的满足感,认识唐糖以来,类似的感觉有很多,不过这次是最强烈的。

  “糖豆儿……”

  “恩,怎么啦,伤口又痛了?”

  “没,就是想认真的看看你。”李篆这会儿也不像之前那个呆木头了,说出这种话连眼皮都不眨一下,更别提肉麻了。

  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对正确的人说出这种情话,不但不会肉麻,反而会直击对方的内心,比如现在的唐糖。

  本来以为李篆伤口裂开的她还正准备按应急按钮,结果听到李篆这么说整个人都愣住了,慢慢俯下身,小心的给了他一个拥抱。

  “来,吃苹果。”

  唐糖就这样一小块一小块的把苹果喂给李篆,他的胃口很好,一个大苹果很快就吃掉了。

  “沐叔叔他们到楼下了,让我下去拿东西,你有什么事直接按应急按钮。”唐糖收拾了一下,然后看到了手机短信。

  李篆笑了笑:“我又不是残废,这点小伤还大惊小怪的。”

  “你呀,别不当回事,我听白姐姐说了,多危险啊,我告诉你啊,下次再有这种事情不许接了,多少钱都不接,听到没有!”

  唐糖虎着脸气势汹汹的跑到李篆面前,打算给他来一场思想教育课,结果刚近身就被李篆抱到了床上。

  “嘶……”李篆陡然间的动作让他的伤口微微撕裂,一阵剧痛。

  “你干嘛,快放开,我看看你的伤口是不是裂开了,快点。”

  怀中人急着检查伤口,李篆不依,捧住唐糖的小脸儿,一阵轻吻,然后力度慢慢加大,不过失败之处就是他还妄想翻过身,左臂刚一受力就感到撕心裂肺的疼痛。

  “哼,看来你真的像白姐姐说的一样,十足的色坯子,还有心情想这种事,伤的果然不重!”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唐糖还是细心地为他检查了一下伤口,发现纱布隐隐有些血色,但是不多,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边的李篆还想趁机再沾点便宜,结果唐糖在他的脸上啄了一下就下楼帮忙拿东西去了,白白升起一腹邪火。

  沐放买的东西不少,所以借了医院的推车,几个人正在医院下面搬运饭菜,而李篆这里,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你好,请问你们是……”眼前这几人虽然穿着白大褂,但是李篆还是能认出来负责自己的那几个护士和医生的,显然,这几个人都不是。

  “你叫李篆?”

  进来的几个人里面,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开口问道。

  李篆皱了皱眉头:他不喜欢这个人的口吻,弄得自己像囚犯一样。

  没人喜欢别人不回答自己有礼貌的问话却直接开口询问自己的名字,李篆也一样,再说那个人明显比自己也大不了多少,当下脾气就上来了。

  “对不起,我是这里的病人,现在还没到换药时间,请不要打扰我休息。”

  “你……”年轻人神情一愣,刚要发火就被身后的人拉住,提醒他别忘了自己这些人来的目的。

  ☆酷`W匠网8正版首发“0

  “哼!”年轻人哼了一声,然后拿出手机,给李篆照了几张相片,毫不客气的说道:“你们上次拿来的药草还有没有,给我拿一些!”

  我去你大爷!李篆心里暗骂:这人脑子有病吧?真当自己是根葱了?

  “就算是有那也是我的私人财产,我不会把自己的东西送给让我看着不爽的人。”李篆说着还意味深长的看了那些人一眼,不等他发火就要送客。

  “还有,如果你们没有事情的话请出去吧,我要休息。”

  年轻人攥紧了拳头,额头上满是青筋,要不是自己还在实习期不能出什么意外的话他非要上去揍一顿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穷小子。

  他们在来之前已经查过医院的简历,沐放在让李篆接受治疗的时候已经让主任医师帮忙办理了入院手续。

  这群年轻人里面多数都跟医院高层有关系,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就成为这所全国知名的医院的实习医师,而且还是跟着国手学习。

  另一个年轻人比之前的那个人还要高傲,都懒得愤怒,在他眼中,跟这种穷小子生气划不来。

  从口袋里掏出事前准别好的一万块钱,他轻蔑一笑,扔在了李篆的病床上:“一万块,买你的草药。”

  李篆脸上青一阵红一阵:自己还从来没被人用钱砸过,还从来没被这样侮辱过。

  “滚!”

  生气到了极致的人是不会管那么多的,李篆把那叠钱扔了回去:“三秒钟内不走,我保证你们中的而一个会陪我躺一个月!”

  “呃……”

  这下轮到扔钱的年轻人脸上青一阵红一阵了,他咬了咬牙:身后还有那么多实习小护士看着,不能丢了面子。

  为了脸面,他拼着受处分也要打李篆一顿。

  本来应该安静的病房就这样发生了一场厮打,要说李篆打架的能力那可真不是吹得,农村出来的小子,什么都怕,就是不怕打架。

  “啊……”

  不一会儿,李篆已经忍痛放倒了最先说话的年轻人,而之后扔钱的那个趁机拿着一个装饰花瓶砸到了他的脑袋上,李篆感到一阵眩晕。

  不过这花瓶是用来装饰的,所以被砸一下还至于晕厥,李篆摇晃了一下脑袋,转过头恶狠狠的瞪了目瞪口呆的年轻人一眼:这下事情闹大了,自己叔叔也不一定保得住自己。

  年轻人咬咬牙,反正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索性继续打,凭借自己没受伤,他很快就把李篆按到了床上,正准备拳脚招呼,只听门口一声高呼。

  “混账,你们是什么人,都住手!”

  沐放几人在电梯里还谈笑着说这下一定可以让李篆好好吃一顿,席间还要把自己准备的惊喜拿出来。

  结果刚一出电梯就听见病房里的打斗声,沐放暗道一声不好,赶忙冲进了病房,正看见李篆被按在床上,年轻人的拳头也高高抬起,还没落下。

  “这个,这个,他是精神病患者,我们正在准备给他打镇定剂,您别误会,还有,靠后一点,别伤到。”

  年轻人眼珠一转,想出了这么个主意,还别说,要是别人的话说不定真能让他蒙混过去,要知道身后那几个人还真装模作样的拿出了镇定剂和注射器。

  沐放闻言脸色都青了,他刚才已经让沐雪晴去找主任医师了,自己慢慢走近,看着李篆浑身的纱布都已经在变红,心中一痛,大皮鞋狠狠地踹了过去!

  “这位先生,你……”忍着肚子上火辣辣的疼痛,年轻人还在装无辜,这演技不去拿个奥斯卡都浪费了。

  “演,接着演,我是他的家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