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唐糖嗑十块钱一袋的瓜子嗑得正欢,李篆心里正在滴血:刚刚买水和零食就花了小三百块。

  虽然做成了一笔十万块的大单子,沐放也不可能赖账,但是再多的钱也顶不住这么花啊。

  不过说起这笔单子,李篆还真的挺有成就感:自己父母在家拼死拼活的务农,一年才挣个两三万,而自己就这么一个月就入账十万,当真是心里感觉很不错。

  李篆打算回去就把这个消息告诉给父母,让他们高兴高兴,当然了,这笔单子要适当更改一下,不能让二老为自己的伤势担心。

  他的伤都只是皮肉伤,没伤到筋骨,十分幸运,所以下山之后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又吃了一些抗感染的药物,这会儿伤口已经在长合了。

  小狐狸这会儿在李篆衣服里一个贴身的袋子里睡觉,它很乖,李篆按着它的头不让它出来它就很听话的待在里面,李篆打算等一会儿乘务员检完票就把它偷偷拿出来放放风。

  它被起名叫做小雪可不是因为它自己,而是因为它妈妈那一身几乎雪白的皮毛,小家伙这会儿灰不溜秋的,但是毛茸茸的样子倒是很受四女欢迎。

  而四女里面最受它欢迎的就是唐糖,李篆最近很无奈的发现一个问题:这受欢迎程度是和凶器大小成正比的,沐雪晴这些天很是苦恼……

  长时间的旅途是枯燥的,硬座车厢里的行程就更是煎熬:拥挤、气味还有各色各样的人。

  四女明显是第一次做这种车厢,过了四个小时就渐渐进入了夜晚,窗外也没什么景色可见,早已失去了一开始的兴致。

  “无聊……”

  这会儿连瓜子都提不起她们的兴趣了:主要是吃饱了。

  李篆闻言赶紧拿过一袋白凌她们自己做的果干,唐糖眼前一亮,忙接了过去,看的其他四个人都是一阵无语:要吃的就直说呗!

  中年男人应该是外出务工,晚饭就是一盒泡面,刚才去打开水了,这会儿刚好坐下。

  他很健谈,跟李篆几个年轻人也能说上几句:“嘿,这个座位也不知是哪位仁兄的,还没来,倒是便宜我了。”

  男人沾沾自喜的样子逗得周围人一阵莞尔,有些站着的人起哄说让他站起来自己坐一会儿,男人很大方,说吃完泡面就轮流坐,大家都歇一歇。

  都是出门在外,互相多照顾,这一点大家都懂,所以男人也履行了自己的诺言,吃完泡面果然站了起来,那个空座位就让大家轮流坐了。

  “冰棍儿,冰棍儿……”

  …看正“8版A章/☆节上酷匠☆网l

  那个一脸富态相的售货员又背着一箱子冰棍儿来了,叫卖的的同时还有意无意的把目光往李篆这边扫:谁让自己几次经过这节车厢的时候这群年轻人都买了呢。

  “冰棍儿……”

  正吃着果干的唐糖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然后其他三女也有些热,一齐看向李篆,没办法,他只能第五次买冰棍儿了。

  “好嘞,十块,您拿好,我再赠送您两根儿。”

  仅仅是李篆他们五个人就消费了自己近一箱冰棍儿,售货员也不差这两根,索性直接送了李篆,省的自己背回去了。

  五个人,七根冰棍儿,除去多给唐糖的那一根,还有一根,李篆招呼着那个中年男人,递给了他,说自己请客。

  男人也没推脱,哈哈一笑,接过去就吃,一边吃还一边说这火车上卖冰棍儿的门道,他似乎知道的很多。

  北方男人的一大缺点就是爱吹牛,也不管自己懂不懂,反正稍微懂一点皮毛就装的深知隐情一样,弄得周围人都竖着耳朵听他讲故事。

  半晌,男人讲完了,看着周围人一副认真的样子,很是得意。

  不巧的是那买冰棍儿的售货员刚才也在人群里,略带调侃的揭短:“我咋不知道自己二舅姥爷在开火车呢,不行,我去找找,找到了跟你道谢哈,失散多年的二舅姥爷啊!”

  售货员说完就走了,留下哄堂大笑的人群和憋得满脸通红的男人。

  火车开着开着就到了夜里九点,卧铺车厢已经熄灯了,只留下微弱的灯光,不过硬座车厢跟白天没有区别,毕竟过道上还躺着那么多人呢。

  没办法,即便多做多少调整,票还是不够卖。

  “雪晴姐,你过来……”晚上,唐糖这丫头不老实了,和沐雪晴窜了座位,坐到李篆身边,然后把他当做了大枕头,直接开睡。

  李篆心疼唐糖也要跟着自己受着硬座车厢的罪,所以调整坐姿,让她睡得舒服些。

  “你们也早点睡吧,我晚上看东西,等你们睡醒再睡。”李篆小声的跟对面都略有困意的三女交待了一句。

  在硬座车厢上,尤其是晚上,要格外小心,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不是所有人都值得信赖的。

  夜晚的车厢有些冷,熟睡中的唐糖下意识的往李篆的怀里钻,那三个美女也都开始扎堆。

  李篆左右看了看,几乎所有人都睡了,连过道上都躺满了人,偶尔看到几个没睡的也是强打着精神,估计跟自己一样,在看东西。

  难得有这么空寂的感觉,李篆把头靠在椅背上,慢慢的回想自己这些天,如在梦里。

  他的大学四年,无疑失败的,作为计算机专业的学生,虽然成绩还算可以,但是编程能力真的烂到极点,被很多人嘲笑。

  但是李篆很争气,凭着自己出色的工作能力而不是编程能力顺利进入了之前的公司,而且之前张老虎对于他的工作能力还是颇为赞赏的。

  只可惜碰见了唐糖这个惹人怜的丫头,他被辞退了,不过就算再给他一次选择机会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站出来:时间不平事,你我不平,何人来平?

  或许这世界上还有很多事情是十分黑暗的、让人恶心的,或许李篆自己一个平民根本没有那个能力去管,但是他只要管好自己身边的事情就好,赚得一颗良心,就好。

  不过他在遇到唐糖之后貌似开始转运了,认识了王权,开事务所,最近还做成了这么一笔大生意。

  而且,最重要的是四年的理工男生活让他几乎忘记了美女的概念,而自己遇见唐糖之后就遇到两次结束单身的机会。

  这一夜,李篆想了很多,包括自己以后的计划,等等,想着想着已经天亮了,四女悠悠转醒,他合上眼,开始休息。

  第二天一早,李篆因为本就受伤虚弱,再加上熬了一晚的夜,脸色很不好,看的四女一阵担心,唐糖急的差点哭出来。

  “早知道就该我守夜的,李篆你哪里不舒服,怎么脸色这么难看,要不要叫乘务员?”

  “没……,我没事……”

  李篆说的话没问题,他也的确没事,只不过一晚上滴水未进,喉咙有些发干,所以声音虚弱的可怕,这下唐糖更怕了。

  “你,你是不是不行了,上车前不是吃药了么……”

  本来打算好好睡一觉的李篆差点背过气去,睁开眼睛不怀好意的盯着唐糖,小丫头这会儿也反应过来李篆只是有些累了,讪讪一笑。

  “好啦好啦,睡觉睡觉,快睡觉吧!”唐糖把李篆搂紧了怀里,全然不管对面猛挑眉毛的三女。

  至于她怀里的李篆,柔软的感觉配合独特的香味儿,这位爷刚被搂进怀里就睡着了。

  火车有些晚点,下午四点才开进H市的车站,李篆这时候也休息的差不多了,带着还残余的一丝倦意除了车站,打出租直奔医院。

  沐雪晴没把他们回来的事情告诉沐放,想着给父亲一个惊喜,一行人急冲冲的赶往病房,风尘仆仆的样子分外惹人注目。

  但现实就是现实,惊喜也不是那么好准备的,电视上的那种剧情,基本都是高中物理的理想状态下……

  有病人的亲生女儿带路,他们根本没敲门,推门而入,不过眼前的场景却让他们一愣,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