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是要抓紧走,以免二赖子报警,所以五人没那么挑剔,为了不泄露身份信息,特意在黄牛手里买了五张连着的硬座,然后就这样在车站候车。

  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半,他们的火车下午两点开,还要等一会儿。

  “希望那几个混账别报警,等咱们上了火车就一切都晚了。”李篆有些担忧,不过还好这里的黄牛卖的票是真的,也的确能用,不然五个人就要傻眼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在车站安检人员巡逻的时候李篆总感觉他们再看自己,整整一个小时,整个人都坐立不安的。

  “不好意思,把你们牵扯进来了。”戴然然低声向李篆道歉,中午被二赖子拉扯过的那只手这会儿正被白凌用湿巾狠狠的擦,都已经擦红了。

  “没关系,我们也不想你们两个被那些小混混纠缠。”

  李篆手滑的时候正赶上白凌把戴然然的那条胳膊搓的发出了声响,看着戴然然脸上陡然而变的表情,他只觉得自己的手也火辣辣的疼。

  “好啦好啦,差不多就行了,再搓都搓坏了,然然姐细皮嫩肉的,看得我都心疼。”唐糖拉过了白凌,她也看不下去了。

  I酷匠nM网,=首发K

  “哼,等到了你们案例一定得好好的洗个澡,谁知道那恶心的家伙是不是刚刚撸过!”白凌恶狠狠的把湿巾往身边的垃圾桶一摔。

  “那帮家伙对这手机照片撸被我抓到不止一回两回了!”

  唐糖听得云里雾里,不过总之先顺着白凌说,一口一个白姐姐,总算把白凌哄好了。

  其实唐糖和二女同岁,这里面年龄最大的就是沐雪晴,二十五岁,但是碍于唐糖的婴儿肥,她被其他几人自动减了几岁。

  沐雪晴也帮着唐糖劝白凌,尽量让她消消气,确定没事之后唐糖走了过来,查看了一下戴然然的那条手臂。

  “白姐姐下手真狠,然然姐,你痛不痛?”

  “没,没事的……”

  看着戴然然脸上的潮红,李篆心中一动:不会这也是M授课的一类吧,看她这脸色可不想是单单的因为疼痛……

  似乎是怕被人发现什么,戴然然借口去卫生间,而本来在一旁坐着的白凌闻言眼前一亮,急吼吼的叫嚷着一起,看的唐糖和沐雪晴连背后寒毛的竖了起来。

  两人走后,唐糖偷偷的问沐雪晴:“雪晴姐,白姐姐说的撸是什么?”

  “啊?”

  沐雪晴小脸一下就红了,她虽然也没经历过那种事情,但是对这些事情的了解绝对能把唐糖甩出去几条街。

  低着头想了半天,确定李篆不会突然走过来之后,沐雪晴咬着唐糖的耳朵说了几句。

  唐糖的小嘴慢慢张开,最后都成了O型,一脸的不可思议,看着脸红的沐雪晴,语无伦次:“这个,那个那个,那个东西这么弄也……”

  本来还在为没被发现而窃喜的沐雪晴无奈的捂住了额头,赶忙找借口去卫生间:李篆已经注意到了唐糖的动作,正用询问的目光看她。

  五个人,转眼间有三个去了卫生间,李篆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女孩子嘛,事情总是多一些,但是怎么越看唐糖的表情越觉得不对?

  喂,你那副满是怀疑外加嫌弃的表情是几个意思?

  喂喂喂,你看哪呢?目光别下移好不好?

  终于,他受不了唐糖的那种怪异的目光,走了过来,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干嘛用这种表情看我?我脸上,呃,或者其他地方有什么吗?”

  唐糖耸动着鼻子,八卦之心一起,好奇宝宝资格证一亮,很严肃的说道:“李篆同学,老师要问你一个问题。”

  看着唐糖一副假正经的样子,李篆倒也配合:“好的老师,有什么问题?”

  “嘿嘿。”

  唐糖一副得逞的样子,不怀好意的一笑,凑到李篆耳边,李篆也不知怎的,下意识觉得糟糕,但是想拒绝已经没有办法了。

  “老实回答,你有没有撸过?”

  “呃……”李篆想起自己独处的那些日子,尤其是前些天还在H市的时候,老脸一红,硬着头皮说道:“呃,这个,糖豆儿,男生嘛,哪有没那个过的……”

  “哼,没想到你也是这样的人!”唐糖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然后突然把脸凑到李篆面前,两眼放光:“以后撸给我看!”

  看着也去了卫生间的唐糖,李篆心里泛起一阵无奈:这丫头是不是有点太放得开了?

  不过唐糖越是这样李篆反而越是放心,因为一个纯洁的跟一张纸一样的女孩能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那么也就能证明她已经彻底属于自己了。

  终于,火车进站,五人排在了最前面,倒不是抢着上车,反正都能上去,也不怕没座位,主要是李篆怕二赖子最后时刻回追过来,所以提前排队了。

  之前白凌还在说李篆做无用功,而等检票员即将检票的前一刻,她无意间回头看了一眼,心中一惊,庆幸听了李篆的话:二赖子正带着平时在一起的那是几个混混在四处找人。

  “怎么样,听我的没错吧?”得到白凌的提醒,李篆也看到了那些人,不过自己都已经过了安检门了你们难不成还能推开这些排队的人追上来?

  要说二赖子这些人说聪明也聪明,互相装作不认识的找人,没引起安检人员的注意。

  但是要说他们笨倒是也笨,这样就算找到了你们难道还能带走?只要李篆他们一喊叫肯定就会有安保人员来处理。

  成功的登上火车,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火车的硬座都是六个人一张小餐桌,他们跟别人窜了一下座位,五个人坐在了一张桌子前,剩下的一个座位还空着。

  “哎呀,我坐一会儿,等来人了再给他!”

  一个中年男人坐到了那个空座位上,一边向下坐还一边笑着跟身边的李篆解释。

  正主儿还没回来,没有座位的就先坐下来歇歇,火车上常有的事,李篆没太在意,也冲着男人笑了笑算是回礼。

  火车慢慢开动,想着即将面临的24小时硬座,唐糖哭着小脸抱怨,最后身边的白凌不忍心,把她抱进了怀里。

  感受着头部传来的柔软感,还混合着淡淡的香气,唐糖用力的拱了拱,弄得白凌哭笑不得:向来都是老娘吃别人豆腐,你个小丫头跑我这里吃豆腐来了?

  用力拍了她的小屁股一下,白凌虎着脸说道:“消停点,不然把你拽进卫生间吃了!”

  深知白凌本性的唐糖缩了缩脖子,再也不敢动了,或者说暂时不敢动作的太明显,这会儿还悄悄地冲着对面的李篆打了个胜利的手势。

  李篆看着耍宝的唐糖,转过头和身边的沐雪晴相视一笑:怪不得上车之后这丫头非要坐到白凌身边,合着是要体验一把大凶器的感觉。

  说起这个,唐糖其实很委屈,自己空有那么深厚的资本却只能给别人享受,关于这一点她抱怨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下碰到仅次于自己的大凶器当然要趁机好好的享受一把了!

  他们上车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但是仍旧不影响火车上走来走去的售货员。

  要说火车上这些售货员真的是让人又爱又恨:爱他们能在火车上提供这些商品,恨他们这价格定得有些天上地下。

  不过相比于火车餐来说,矿泉水、冰棍一类的就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李篆几人走得急,只带了一些吃的,其他零食之类的没有买,所以只能捏着鼻子花费比外面贵几块钱的价格买水一类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