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呜,伤到哪里了,重不重?痛不痛?”

  等她们跑近李篆才发现唐糖是带着泪痕过来的,心中一暖,把她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由于李篆是重伤号,所以他只需要抱着四女都想抱的小狐狸就可以,那些东西都由她们搬运,一路上村民的目光倒是看的李篆很不好意思。

  把这些东西弄回家,戴然然和白凌就开始忙活了:柳根鱼除了一部分做菜外其他的都要做成鱼酱保存,味道很好。

  李篆一会儿看看电视,一会儿在火炕上躺着,一会儿又去看看厨房里忙碌的四女,准确说忙的只有两个,剩下的是在添乱。

  上山的两人好久没吃上一口热乎饭了,对于这种新鲜的饭菜都馋的紧,所以这气味闻得李篆直流口水,奈何能提前吃上几口的白凌就是不让他进厨房先尝尝味道。

  可怜的李篆只能闻着气味,眼巴巴的看着厨房里一阵热火朝天的样子。

  在一边看着的唐糖发现了李篆,看着他馋的直咽口水的样子,唐糖抿嘴一乐,趁着三女不注意拿了一个碗,偷偷装了一小碗的炸柳根鱼。

  “我出去一趟。”

  假意和三女打招呼,唐糖红着脸把小碗偷偷带了出去,她很不会撒谎。

  “给你,快吃吧,别让白姐姐发现了。”唐糖一脸认真的把小碗递给李篆。

  接到一碗柳根鱼的李篆一愣,然后又是一笑,忍不住在她婴儿肥的小脸蛋儿上啄了一下。

  “哎呀,快吃吧,不吃我拿走了……”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手上却拿起一条鱼喂给了李篆,能看出来唐糖还是十分受用的。

  美美的吃了一顿小灶,既是嘴上的又是心中的满足,李篆想当然的把揩油当做了报恩,弄得唐糖回去的时候两腿还有些不对劲。

  “哈哈,开饭了!”

  终于,在戴然然的号召下,五人齐坐在饭桌前,桌子上是丰盛的饭菜:柳根鱼有三道,山里的野菜有两道,山中野味有五道。

  “这么一桌子菜在饭店不得花个上万的!”夹了一筷子小鸡炖蘑菇,尝着浓浓的家乡味,李篆一阵感慨。

  他这么一说就打开了四女的话匣子,纷纷对比着大城市和这种小乡村的不同,结果最后弄得沐雪晴差点就要搬过来住。

  吃过饭,四女收拾碗筷,李篆躺在床上拿着一条柳根鱼逗小狐狸,这只小狐狸被起了名字,叫做小雪。

  “戴然然你这个娘们儿给我出来!”

  屋子里温馨的气氛被一阵声音弄得丝毫不省,白凌脸色铁青的看着戴然然,而戴然然都有些局促不安的玩弄着衣角。

  “怎么回事,白姐姐?”唐糖主动替戴然然解围,作为一个抖M的她是十分惧怕白凌的,而且关键是她把这种惧怕当作快*感……

  白凌强压下怒意,解释了起来。

  外面叫嚷的是一个叫二赖子的人,这个人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无赖,还有些小混混的性质,以前纠缠白凌的人就有他一个,只不过被收拾后就再也没敢继续纠缠。

  白凌当初去市区打工的时候就告诉过戴然然要小心,要是有人敢纠缠她就给自己打电话,结果显而易见:戴然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白凌。

  “跟我进屋,我看看你还是不是整个儿的戴然然!”

  把戴然然视为私有财产的白凌决不允许她有丝毫意外,她要确保戴然然身上没发生什么自己不想发生的事情。

  “最好没事,不然我让他们拿命来换你那一层东西!”进屋之前,面若寒霜的白凌说了这么一句,乖乖跟在她身后的戴然然刷的一下就脸红了。

  半晌,在李篆三人目瞪口呆中,白凌神清气爽的出来了,戴然然过了一会才出来,脸色潮红,走路的姿势都不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给你脸不要脸了是吧,白凌那臭婊子不在,不然咱们玩3P,快跟我回家,我相中你很久了!”

  外面,二赖子的污言秽语有传了进来,白凌抄起菜刀就要冲出去,结果被李篆几人拦住,最后还是戴然然出去了,希望这事情能忍让一下就过去了。

  看着屋子里走出的人,二赖子的口水差点没流出来,他作为村里有名的地痞,看中这两朵百合不是一天两天了,只不过之前被白凌狠狠地教训了一顿才消停。

  而白凌这些个月都不在家,二赖子等痞子的心思又活泛了起来,今天喝了点酒,就把主意打到了依他们的情报应该是一个人在家的戴然然身上。

  其他几个地痞现在都在二赖子家,甚至连一些药都准备好了,就等着戴然然自己坠入这个耻辱深渊呢。

  “张哥,你……”戴然然很有礼貌,就算不是在白凌面前她也能十分敬业的表现出自己抖M的一面。

  二赖子姓张,所以戴然然叫他张哥,这一声张哥让他感觉轻飘飘的,不由自主就想到了一会儿这女人在自己身下奋力叫喊的样子,居然就支起了小帐篷。

  “跟哥走,哥让你爽的没边儿!”

  都说酒不是好东西,这是真的,二赖子脑袋本就不好用,这一喝酒就更犯浑了,居然直接就要拉着戴然然回家。

  要知道他们原本计划是骗戴然然说家里来客人,让她去帮忙做点饭菜的,这么生拉硬拽就算她一个人在家也会有村里人帮戴然然啊。

  要知道戴然然两女在很多长辈眼里都是可怜的孩子,大家能拉一把还是愿意拉一把的,反而是他们这些痞子,很不招人喜欢。

  “娘的,反了他二赖子了!”看到戴然然被拉扯,白凌终于忍不住了,抄起擀面杖就出去了,李篆三人怕出事,纷纷跟着出去。

  “哎呦……”被白凌当头一擀面杖的二赖子立刻捂着脑袋躺在了地上,指尖渗出了鲜红的血液。

  K%最W1新9☆章节d上c酷2C匠网

  “啊,白……白凌……”

  二赖子刚刚光顾着拉扯戴然然,没注意来人,这下忍痛抬头,看见白凌那张含煞的精致小脸后吓得脸色煞白,站起来拔腿就跑。

  “白凌,你下手太重了,以前小打小闹还行,这下把人家打坏了,二赖子这种人会报警的,还会讹我们的,要是他叫其他混混来的话就更糟糕了!”

  那边,戴然然一脸着急,不过却完全没有责怪的意思,还帮着白凌擦汗呢!

  白凌冷静之后也知道自己恐怕要摊事,二赖子这种人肯定会报警,就算不讹钱也会让自己蹲几天拘留,而这几天戴然然……

  她打了个寒战,让自己的小抖M躺在那些痞子的身下?绝不可能!

  李篆看出了二女的为难,试探的说了一句:“这种事情警方不会跨省通缉,要不,你们跟我们回去?”

  四女眼前一亮,她们现在互相之间关系都很好,之前还真的考虑过一起回去住一段时间,就当为白凌庆祝她赚到有史以来最大一笔钱了。

  现在能解决问题,还能叙旧,正好!

  想好就做,家里没养牲畜,也不用收拾,回去把碗筷彻底收拾好,然后把那些柳根鱼做完,五个人直接打车去了市区车站。

  “师傅,前面停车,等我一会儿。”李篆他们的行李不少,特意雇了一辆小面包才能装下,到了快递点,李篆要邮寄一部分,要不然全带上火车有些费劲。

  这些东西里就有那些装备,一件不少,都在。

  沐放告诉了李篆避过安检的方法,所以他能把这些东西弄回去:这么好的东西他可舍不得扔。

  一起邮寄的还有坚果一类的东西,他们就带了路上吃的东西和李篆的那个大土块:李篆打算试着把这三颗小人参种一下,所以没敢挖出来,也不敢快递,所以只能抱着。

  这块大土坷垃李篆没敢全拆开,用一个袋子包裹着,不过从表面看能看到三颗那种小人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