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凌慢慢后退,狼群也没有贸然袭击,她的手终于碰到了帐篷,不敢回头,就这样右手持枪左手摸索,不料摸索到了一只手:李篆醒了。

  碰到这只散发着让自己心安的手,白凌感觉鼻子一酸,心里从小到大所受的所有委屈都涌了上来,马上就要流泪。

  “都怪你,早知道……早知道老娘就不接这个活儿了……”

  白凌抽噎着埋怨,不过语气怎么听怎么有一种看开了的感觉。

  “嘿嘿,怎么,跟我这个帅哥一起死还委屈你了啊?”相比于白凌,李篆没那么悲观,虽然没有完全的把握,但是手里的家伙可不是吃素的。

  “贫嘴,你也就这会儿了,快回去吧,我把帐篷拉上,咱们……”说到这里,白凌脸上微微发烫。

  “咱们抓紧……趁着帐篷没碎……”

  李篆皱了皱眉:抓紧?有什么后事吗?

  没时间思考白凌的话,他要趁着狼群没发动攻击之前挡在白凌身前,就像上次一样。

  伸出大手,从白凌身后环绕过去,把她拽进帐篷,与此同时自己强撑着出了帐篷。

  “你……”被拽进帐篷的白凌下意识就像喊不要,结果看到李篆手上的东西后目瞪口呆“哎呀我去,大家伙……”

  没错,刚才被小狐狸硬生生舔醒的李篆意识到不妙,从袋子里把A*K拿了出来:这东西再不用都生锈了。

  李篆上好刺刀以防近身,结果刚出去就碰到一匹狼试探性的扑上来,正巧处在刺刀方向,下意识往前一刺,正中!

  不过这不算完,李篆还扣动了扳机,只听砰地一声,这匹狼的腹部炸开了一个血洞,整个狼身都被冲击力带的后飞。

  而李篆也不好受,这东西的后坐力有些大,本来就受了伤的身体硬生生的抵消了这么一下就没有不疼的地方。

  有了前车之鉴,其他四匹狼低着头,龇牙咧嘴的盯着李篆。

  “小爷还治不了你们了是吧!”

  看到一枪没吓跑这些狼,似乎还反而激发了它们的凶性,李篆也发起狠,把枪托顶在右肩,学着电视的样子,扣动了扳机。

  “突突突突……”

  一阵枪响,大半的子弹都冲向了天空,少数的打在了地面,甚至还打到了两匹狼,剩下的两匹这下终于被吓破了胆,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威胁解除,用光了力气的李篆也倒在了地上,再度陷入昏迷,帐篷里的白凌反应过来,忙把他扶了进去。

  早上九点,李篆堪堪醒来,睁开眼就看见了一脸担心的白凌,埋怨的说了一句:“你不是说这种山坡不会上来狼么?我们进山都碰见三波狼了……”

  白凌小脸一红:她也想不清楚这狼怎么会吃力不讨好的跑到这种山坡上来。

  “我哪知道,算我错了好吧?”

  自知理亏,所以白凌没有了平日的强势,很难得的露出了小女儿的神态,看的李篆一呆,自行脑补了一套女仆服上去,这一下不得了,就感觉鼻子一热,忙伸手去擦。

  3酷匠wT网R正%{版首。Q发K

  “哼,无缘无故流鼻血,说不定又想什么的,色坯子!”

  “哪有,我是在想你之前跟我说抓紧干什么来着,对了,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李篆本来是想转移话题,谁知道正转到正点上,还恰好能解释清楚流鼻血。、“呃,没,没什么,我去给你端粥……”白凌搞不清李篆是不是有所指,所以心虚的去端粥给他吃。

  李篆受的伤不轻不重,不过万幸没伤到内脏,养了两天,整个人精神已经好了很多。

  “对了,白凌,好像我被扑到下面的时候隐约看见了那种草药,我们下去看看!”

  被袭击后第三天,李篆已经可以拄着木棍走了,看着山下,突然想起那天在那棵树的树根处看到了那种草药。

  “你不会是想药想疯了吧,哪有那么巧,按你那么说我们还要谢谢那些狼?”

  白凌明显不信,不过在李篆的坚持下还是扶着他向下走,要知道他们之前已经准备好明天就离开的:白凌找遍了坡顶也没找到之前见到的植物。

  “看,就是那个!”走到一半,李篆看到了那棵树,再一看树根,可不就是沐放说的草药,兴奋地一跳,结果牵动了伤口,又一阵呲牙咧嘴。

  “你小心点,我扶着你去。”

  两人走到树下,李篆这才发现这棵树不小,起码上百年了应该。

  白凌小心的挖出草药,李篆在一旁好奇的看着,最后在白凌把草药放进背包的空档仔细观察了一下挖药的土坑:有些不对。

  要过铲子,李篆小心的铲土,最终把一整块的土挖了出来,捧在手里小心的把泥土弄掉,就像考古发掘一样。

  “你干什么呢?”白凌看着李篆的举动有些好奇:没事玩土坷垃?

  “这里面有人参!”李篆指着手中的大土块,然后指给白凌看,可不是么,这里面有三颗小人参,有手指长短。

  “哎呀,都说人参一碰就好多年不长,这种野山参很少见了知道吗,一下子让你弄没三根!”

  李篆心里有些愧疚,还想把这三颗小参放回去,结果白凌的下一句话就打破了他的想法:“别放回去啦,回去炖汤……”

  李篆:“……”

  两人收拾好,带着这个大土块还有一背包的草药回到了坡顶,急急忙忙收拾了帐篷就往回走:他们带的食物不动了,要抓紧走。

  走到那片坚果林的时候,白凌拿出袋子装了不少的坚果,好在这坚果不算太沉,军用的布料也够结实,她和李篆两人把二百斤的东西一路拖到了小溪边。

  “嗷呜……”小狐狸突然从背包里跳了出来,奔着一棵树跑了过去,两人回头一看,居然是大狐狸!

  “嘿,伙计,伤好了?”李篆招着手,大狐狸果然领着在它身边撒欢的小狐狸过来了。

  亲昵的舔着李篆的脸,大狐狸身上的伤势这几天里就好的差不多了,恢复速度让李篆为之咋舌。

  “那小家伙就还给你了?”

  李篆说这话的时候心里酸酸的,说真的,经过了这几天的相处,他和白凌还真的喜欢上了这个毛茸茸的小家伙,陡然要失去它还挺难受。

  不过人家妈妈都来了难道还能硬抢?

  大狐狸也不知道能不能听懂,只是在李篆身边趴着,那边的白凌已经在找东西了。

  白凌以前把一艘小船藏在了这附近,她之前所说运东西的方法就是这艘船,而伤员李篆听到了这个消息立刻兴奋了,二话不说,返回去又弄了两大袋坚果。

  他们回去的时候白凌说还有都柿,结果又弄了些这东西。

  “找到了,快来!”

  那边传来了白凌兴奋的喊叫,李篆高兴的站了起来,果然,白凌正坐在一艘小船上。

  说是船,其实不准确,也就能算是好一点的小筏子,因为这小溪虽然不浅,但是要通过小船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两人废了半天劲才把所有东西搬上去,好在这小筏子够结实,而且白凌又做了一些处理,不然还说不准会不会被压沉。

  “我走了,你们保重?”临上筏子的时候,李篆摸了摸大狐狸的头,大狐狸很享受的叫了几声。

  一切妥当,白凌正要松开筏子,就看到大狐狸叼起了小家伙,直接跳上了已经离岸的筏子,把小家伙放上来之后自己又跳了下去。

  小狐狸看着自己的母亲,叫了几声算是告别,然后屁颠屁颠的跑到了李篆的怀里,而大狐狸也只是站在岸边看着他们慢慢离去。

  “哎呀,真没想到大狐狸会把孩子真的送给咱们。”

  路上,白凌一边凭着自己的记忆撑筏子一边颇有感慨的看着小狐狸。

  “是送给我好不好……”那边的李篆再一次的强调了一句,结果被白凌自动忽略了。

  现在的白凌已经掌握了调教小狐狸的必杀技:凶器!

  没错,就是凶器,她现在只要蹲下敞开怀抱,小狐狸肯定会投怀送抱,当然,之后就是所谓的“钻衣服”,不过白凌每次都是背对着李篆,小家伙的努力都白费了……

  这条小溪顺着山势向下流淌,有些浅滩都被白凌避开了,两人在筏子上也不用担心有危险,而且流水的速度很快,倒是比步行下山快乐一天。

  二人还顺便把那箱鱼给捞了上来,看着满满一筏子的战利品,李篆心里一阵满足。

  在筏子上度过了两天左右,李篆终于看到了那片山村,那一刻他几乎含着泪的:终于活着出来了。

  顺着流水终于到了平地,把东西一一搬上岸,然后留下李篆看东西,白凌回去叫人,这里虽然已经是山村的范围,但是距离白凌家还有一段距离。

  半晌,唐糖首先出现在了李篆的实现中,只见她娇小的身材跑在最前面,后面是其他三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