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篷里,一件件的衣服脱落,春色满园,终于要到了最后时刻。

  白凌此时心里很复杂,她自认是一朵百合,心里暗示她要反抗,但是她从来没在戴然然的身上尝到这种滋味,这种简直要深入骨髓的快感。

  李篆的理性已经渐渐的丧失了,他的同学早在大学时期就逐个迈出了那一步,只有他,因为家里经济不好而不敢谈恋爱,自然也谈不上那一步。

  现在,一个活色天香的大美人就这样大白羊一样在自己身下,他怎么能忍住,甚至连那个夜晚都忘记了。

  双方已经有了接触,却听见外面传来狼的嚎叫,两人都变得清醒,手忙脚乱的穿上一些衣服就出去了。

  “糟了,没想到这附近会有狼群,我们不该忘记生火的,快点烧点东西,先让火烧起来!”白凌很有经验,虽然额头有一层冷汗,却还是有条不紊的指挥着。

  两人在十五分钟内就点起了三个火堆,索性山坡上也是有不少枯枝的,而且用来生火的宿营燃料、汽油什么的也还有,勉强够烧。

  李篆把小狐狸放到了帐篷里以免误伤,然后端起了军弩,白凌也端起了猎枪,并且进山以来第一次打开了保险:她猜这些狼要强攻。

  狼群不大,也就六匹,但是它们可不是之前攻击大狐狸的那三只老弱病残,那凶残的样子明显就是正值壮年,不然也不会选择攻击人类。

  “嗷呜~”

  终于,站在最后面也是最强壮的一匹狼长嚎了一声,六匹狼一起慢慢靠近。

  恶虎易伤群狼难防,单独的狼并不可怕,其危险性可能还不如一条土狗,但是三匹以上的狼一起发动的进攻将是可怕的,就算是老虎也要避让三分。

  众所周知,狼的动作十分迅猛,只要被扑倒基本上下一刻喉管就会被咬断,最后窒息而死。

  “李篆,快,回帐篷!”白凌对准另一个方向的狼放了一枪,这会儿他们已经被六匹浪包围了。

  她的本意是好的,想用猎枪吓退狼群,或者让它们因为畏惧而迟缓进攻。

  但是受惊的狼王也不知怎么的,居然在枪响之后又一次长嚎,六匹狼一起扑了上来。

  “白凌,你进去,作战帐篷只要在里面拉紧了这些狼撕不碎!”

  李篆挡在白凌身前,在狼王嚎叫的时候就察觉不妙,忙向后递出一脚,把白凌踹了进去,手中的弩发射出了三颗钢珠和一支箭。

  弩的箭道很长,可以一次放多支短箭,只不过这样做会对其本身造成伤害,严重时甚至会伤到使用者,不过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在上箭之后李篆紧接着就塞进去三颗钢珠。

  他的运气不错,弩一发射立刻有三匹狼哀嚎着退了回去,摇摇晃晃的就倒在了地上。

  这些狼都是保持着前冲的姿势,基本上正面迎上了弩,被打中的都是要害,一时半会儿是失去了战斗力。

  打退了三匹狼,李篆完全来不及再次上弦,被紧接着上来的一匹狼扑倒在地,有一匹狼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到了,居然没有扑上来,而是回去查看三个同伴。

  被一匹狼扑到,李篆下意识缩紧了脖子,不把咽喉暴露出来。

  事实证明李篆的选择是正确的,他下意识的动作让刚要下口咬断他的喉管的狼也是一愣,就趁着这个时间差,李篆抬起手臂狠狠的一拳招呼了过去。

  他这个时候没穿作战服,自然也没戴战术手套,而且这一下又打到了狼的血盆大口上,正碰那尖锐的牙齿,自己也不好受。

  李篆赶忙站起,就要扑向刚刚被打翻的那匹狼,结果另一匹刚刚跟在后面的狼又把他扑倒了。

  但这次可就不是平地了,刚才的打斗中李篆已经退到了山坡的边缘,这一扑连人带狼一起滚落了下去。

  滚落的过程中李篆只感觉身上各处都不断的传来剧烈的疼痛,偏偏身上这匹狼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左臂,强打着精神没被痛晕。

  在这种坡度较大的山坡上滚落是十分危险的,李篆最终只觉得腿部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然后就停了下来:腿撞到树干了。

  不过他没敢停歇,停止滚落的一瞬间就用右手狠狠地掐住了还死死咬着自己左臂的这匹狼的脖子。

  “嗷呜……”

  狼在刚才的滚落过程中也不好受,特别是偶尔还要被李篆压住,这会儿被掐住了脖子立刻松口,呜咽了一声,前爪不断挠着李篆的右臂。

  “妈的!”李篆想伸出左手一起掐,结果左手刚动就扯动了撞到树干的那条腿,他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手上力气也是一松。

  这一下可是给了狼机会,立刻逃离了李篆的右手,落地就恶狠狠的盯着他。

  李篆知道,自己犯了致命的错误,刚刚错失了除掉威胁的机会,这会儿也来不及查看伤势,也小心的盯着这匹狼。

  他要尽快解决这匹狼回去,要知道上面还有两匹完好的狼呢,虽然沐放说过着帐篷是军用的,一般野兽撕不开,但是总归还是不放心。

  终于,这匹狼没忍住,扑了上来。

  在它看来,这个人类已经到了最后苟延残喘的时候,左臂被自己咬伤,腿部隐隐能够看到受伤流出的血液。

  终归是野兽,这是山坡,它忽略了本身跟李篆之间存在的高度差,原本在平地能够称得上是对手死亡宣判书的这一扑就把腹部暴露在了李篆的眼前。

  本来正在飞快思考着脱身方法的李篆见状眼前一亮,用完好的右腿蹬了一下树干,右手撑地,整个人也向上蹿。

  李篆很准确的撞到了距离自己不足十厘米的狼下巴,他身上没有任何武器,索性张嘴就要。

  入口全是充满了怪异气味的毛发,不过这时候也无暇顾及,李篆上下牙狠狠地咬住,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一丝热流正慢慢的流淌。

  这匹本就受了伤的狼被李篆咬到了脖子,疯狂的挣扎,慌乱中爪子在李篆的身上抓出了道道伤口,不过李篆吸取教训,无论如何都没松口。

  过程中,李篆喝了好几口腥臭的狼血,胃里一阵翻腾。

  终于,挣扎渐渐减弱,李篆又保持着这个姿势有四分钟,确保这匹狼真的死了才松开口。

  劫后余生,李篆挽起裤腿,发现腿上有好大的一条口子,虽然不是太深,但是皮肉外翻,看起来很恐怖。

  脱下身上的衣服简单的包扎了一下,李篆向上看了看,发现自己离坡顶不远,于是就小心的扶着一路树木走了回去。

  他急着回去查看白凌的情况,所以也无暇估计伤势,等走到坡顶的时候整个人因为剧痛已经浑身是汗。

  “李篆!”

  坡顶上,白凌正一手一把狗腿弯刀小心的戒备着,地上留着两匹狼的尸体,看得出来是之前被打中的三匹中的两匹。

  她本来还为李篆伤心,在她看来,被狼扑倒了基本上就已经可以宣判死亡,但是没想到李篆居然从坡下回来了,虽然浑身是伤,但总归是活着。

  惊喜之下她也没忘了照顾李篆,忙扔下两把刀,跑过来扶着李篆回到了帐篷里。

  白凌会专业的包扎,而且帐篷里有各种药品、用具,她要抓紧为李篆治疗。

  “嘶……”尽管白凌的动作已经尽可能的轻,但是李篆还是因为腿部的剧痛而倒吸了一口凉气。

  麻药剩的不多,而且李篆听说那东西没什么好处,一会儿要是狼群回来了自己却因为麻药而不能动弹岂不是自作孽?

  “怎么样,着帐篷不错吧?”看出了白凌的担心,李篆强挤出笑容,同时打量着帐篷以避开视线,他不想白凌发现自己眼中的痛苦。

  “恩……”白凌没说话,默默的点点头,声音有些哽咽。

  最wJ新章节:W上lo酷/匠+网t¤

  李篆最终还是被痛晕了,白凌在帐篷外升起了很多火堆,又把捕兽夹一一放好,这才回来睡觉:再来狼群她也没办法,只能依靠这顶帐篷撑到天亮了。

  二人沉沉睡去,而那边的小狐狸却一脸警惕的为他们守夜,随时听着外面的动静。

  梦中,白凌梦到一匹狼咬断了李篆的喉管,鲜血洒满了地面,吓得她立刻醒了过来,看到身边睡得正沉的李篆才松了口气,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五点了。

  大大的松了口气,白凌想那些狼应该不会再来了,于是拉开帐篷准备出去把火再生起来,结果刚拉开帐篷她就一愣,然后脸上满是苦涩的笑容。

  “老娘这辈子还没尝过男人是什么滋味呢,就要这么交待在这里?”

  帐篷外,赫然是五匹狼,不是之前的那些,应该是被血腥味引过来的。

  “咔嚓。”

  白凌拿的这种老式猎枪只能打死一到两匹狼,之后来不及装弹就会被狼扑到,不过本着拉着垫底的精神,白凌还是装弹了。

  回头看看帐篷里睡得正熟的李篆,又看看对面五匹饿狼,白凌慢慢后退,她打算把帐篷拉上,然后自己把这些狼引开。

  “我一个人,应该够吃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