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完全处理好狐狸的伤势已经快到三点了,这里的林子比之前密,白凌叹了口气:这家伙为了狐狸浪费了宝贵的赶路时间。

  “好了好了,扎营吧,先住下,我们打猎!”看出了李篆的歉意,白凌也没怪他,相反,她对这种有爱心的男生还是蛮欣赏的。

  两人把背包放下,重新端起家伙,狐狸看见这东西下意识要躲,结果伤口差点裂开。

  “别动别动,我们是帮你打吃的!”李篆见状忙把军弩放下,然后小心的抚摸它的头顶,好半天才安抚下来。

  这种密林里有不少兔子,而且还有完全能够下菜的老鼠。

  说到这里可能会有不少人恶心,认为老鼠怎么能吃,其实山里面的老鼠是真的能够下菜的,而且肉质上佳,只不过需要一定的思想负担。

  山里的老鼠也比一般的老鼠大很多,还有其他品种。

  花费了半个小时,打了一只兔子,两人正准备往回走,却看见一棵树下面还有一只大老鼠,索性也带上了。

  “喂,我要吃兔子,我不吃老鼠!”

  白凌作为一个女汉子,而且还是山里的女汉子,居然不吃老鼠,严重的失职嘛!

  懒得吐槽的李篆没说什么,看着连碰都不肯碰的白凌,只好自己拿起老鼠,把兔子给了她:“好了好了,这东西我们不吃,咱不是还有两位客人呢么。”

  他这么一说白凌才想起来那两只狐狸,抬起脑袋想了一下:貌似是个不错的主意。

  老鼠本来就是狐狸的主菜,给它们吃也无可厚非。

  回到准备扎营的地方,两只狐狸还在,它们也没办法走,就凭大狐狸那个伤势,想走跟自杀没区别。

  两只狐狸倒也聪明,跟李篆熟悉了也就没一开始那么小心,只是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就继续睡觉了:留了那么多血,半昏迷性质的睡觉是少不了的。

  山里面最简单、最实用、最美味的加工方法就是上火烤,两人也始终秉承着这个原则,把兔子弄干净,也没水来冲洗,扒了皮,带着血就上火了。

  至于那只大老鼠,反正是给狐狸吃的,也没处理,直接烤了。

  “你给它们生吃不行么?非要跟我的兔子一起!”白凌看到李篆的动作想阻止也来不及,只能抱怨了一下。

  看着她嘟着嘴的样子,李篆微微一笑:“别别扭了,你总让人家改善一下伙食吧?”

  “什么改善伙食,人家喜不喜欢吃熟的还是一回事呢。”

  白凌的话说的李篆一噎:自己忘了,有些动物还真的不吃熟,偏吃生的,就跟秃鹫只吃腐烂的肉一样,让人理解不了。

  不过貌似狐狸能吃熟的,李篆打算试一试,如果不行的话就只能再去找点东西了,对了,那三匹狼还在!

  “它们要是不吃我们就回去捡那三匹狼!”李篆无所谓的说了一句,倒是把白凌吓得站了起来。

  “坏了,那三匹狼,这里血腥味这么重,晚上一定会来东西!”白凌说着就要去整理已经弄好的帐篷:“快走,我们现在就走!”

  李篆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不过看到伤势严重、不能行动的狐狸,又看了看天色。

  “别弄了,现在走也来不及,说不定正好碰上,我们还是抓紧弄一些陷阱之类的,然后轮流值夜!”

  白凌点了点头,拿出工兵铲去挖坑,这是她打猎常用的陷阱,十分好用。

  r酷‘匠U网|正版“^首\发ul

  “你要挖多少坑才够用啊,别浪费体力了,我这里有狩猎夹子,快来帮我下上。”李篆劝阻了白凌的行为,然后从背包里找出了来时看到的那些夹子。

  这些夹子是买来打猎食物用的,没想到居然先用在了防御。

  小心的把大狐狸轻微挪动到扎营的树下面,就这一小段距离,弄得狐狸呲牙咧嘴,不过它很聪明的没攻击人。

  围着树,两人下了十几个夹子,足够连在一起了。

  “多生火,再找一些柴火,烧得越旺越好,不能灭!”白凌交待了一句,然后和李篆分头在附近找柴火。

  这个时候的柴火不算好找,但山里总归是有,不一会就找来了一大堆。

  “好了,咱们谁也别睡了,别弄什么轮流值夜了,趁天没黑抓紧眯一会儿。”白凌取消了轮流值夜,生怕出了意外。

  李篆点点头,然后和她一起眯了半个小时。

  迷迷糊糊听见了大狐狸的声音,两人知道狐狸的警惕性比自己要高多了,赶忙拍打着脸清醒,结果就看到密林里有绿光闪烁,看得人发毛。

  “拿家伙,快!”李篆直接抄起了军弩,单膝跪地,而白凌也拿出了猎枪。

  双方对峙了大约十分钟,最终丛林里的东西慢慢退去,显然是害怕那几堆火焰。

  “什么东西?”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李篆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明明没有剧烈运动,却还是浑身无力。

  “应该是小型的狼群,不过还好,它们没强攻,也幸亏这狐狸告警,不然饿急了的狼是赶顶着火光偷袭的!”

  李篆点点头,然后奖励的拍拍狐狸的头顶,大狐狸还眯起了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它生活在山里,哪里被拍过头顶,这下感觉还不错,眼瞅着就要上瘾。

  “小睡了一会,咱们烤兔子吧。”

  两人回来就忙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吃饭,李篆这么一说白凌还真有些饿,拿出调味料就开烤,大狐狸闻着香味,狠狠的嗅了嗅鼻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本来应该惧怕的火堆。

  “咱们慢点吃,这一夜都不能睡,要找点事情干,不能闲下来。”李篆把兔子慢条斯理的烤,他们这纯粹是在磨时间。

  那只大老鼠被白凌抱着玩的心态要了过去,她手里还拿着木棍,一下一下的捅着让自己惧怕的东西。

  之前烤的半熟的东西,很快就好了,李篆递给白凌一块烫手的兔子肉,她直接丢下了老鼠,小口小口的吃,不像之前赶时间那样撕扯。

  “别说,你这样吃东西还真的挺淑女的,符合我对你的第一印象。”

  李篆一边烤着老鼠一边笑了笑,他在饭店看见白凌的第一眼还以为这是个十足的软妹子,没想到现实这么残酷:这是一朵带着刺的百合……

  “怎么,你是说我性格不好,小子,信不信老娘撂翻你?”白凌虎着脸凑了过来,手指关节劈啪作响,脸上满是夸张的恶霸表情。

  “吃你的兔子,不然给你老鼠。”李篆说着把老鼠往前一递,吓得白凌赶忙跳脚,转过身去吃东西,没再来招惹他。

  就算是烤老鼠也要烤出香味,李篆毫不节约调味料,直接撒上,看的白凌直说浪费,不过最后闻着老鼠的香味倒也不再开口。

  “嘿,伙计,你的!”李篆烤好了老鼠就拿到了狐狸身边,他们距离不过两米。

  大狐狸很小心的咬住老鼠的一边,防止自己咬到李篆的手,然后细嚼慢咽的吃了起来。

  看着狐狸小心的样子,李篆心里一阵痒痒:回去说什么也要养一只狐狸玩。

  之前以为大狐狸没救了,所以还想着养那只没断奶的小狐狸,这下大狐狸救下来了自己的想法也落空了。

  不过李篆不后悔:小家伙在自己妈妈身边总好过在自己身边。

  两人凭着一只兔子熬过了大半夜:一个肉丝一个肉丝的吃,边吃边聊天。

  终于到了早上六点,他们在五点的时候就睡了,据白凌说清晨还是很少有危险的:猎手基本都已经吃饱,已经回去睡觉了。

  整理好帐篷,李篆看到大狐狸已经能站起来,勉强还能走动。

  “我们不能照顾你,你只能凭自己的本事了,个人建议你躲一躲先。”李篆背上背包,快要走的时候拍了拍狐狸的额头。

  “呜……”

  大狐狸知道两人要走,叫了叫,然后回头舔了舔孩子,最后叼到了李篆脚下,小狐狸还想回去,结果一遍一遍的被叼过来。

  最终,在大狐狸的叫声中,小狐狸顺从的趴在了李篆脚面。

  “嘿,几个意思?”李篆抬头看向大狐狸,没想到人家已经转身走向了大树,然后居然钻进了一个狭小的树洞。

  “哈哈,你以后要当奶妈了,这小家伙奶牙还没脱呢!”

  白凌虽然对狐狸的举动感到惊奇,却还是忍不住对李篆以后的生活捧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