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情急之下没来得及观察狼的样子,无意间还干掉了两匹,不过现在被这一匹狼盯着,李篆两人终于感觉到了害怕。

  其实这三匹狼的策略是有问题的。

  它们如果先跳出来却不急着攻击,而是恶狠狠的盯着两人看的话,说不准李篆两人会因为恐惧而崩溃,转身逃走,那个时候再发动攻击肯定会成功。

  当然,幸好这三匹狼没有,不然……

  终于,那匹狼失去了耐心,扑了上来,而李篆这时已经从背后抽出了两把狗腿弯刀,迎了上去,看的白凌一阵眼花。

  狼扑,仰仗的就是冲击力,李篆直接弯腰,让它从头上过去,手上的刀顺势一砍,直接砍在了它的腰腹部。

  这匹狼落到地上呜咽了几声,然后就没了动静。

  危险解除,李篆瘫坐在地上,刚才是被逼急了,现在他都觉得不可思议:自己宰了三匹饿狼?!

  白凌以为他受伤了,连忙跑上来,上上下下检查一遍,发现没事后紧紧地把他抱住,算是劫后余生的庆祝。

  半晌,两人分开,也没计较刚才的拥抱是怎么回事,开玩笑,刚刚死里逃生谁会注意那个,搞清楚重点好不好?

  又歇了一会,两人继续前进,不过这次明显小心了很多,白凌端着猎枪,李篆的军弩也随时待发。

  “呜呜~”

  这是,从右侧丛林传来了声响,两人一惊,白凌差点就要开枪,慢慢的接近,拨开灌木,眼前的场景跟两人想象的颇有出入。

  地上躺着一只狐狸,身边好像还有一只幼崽,看得出来。

  大狐狸身上的毛色雪白,偶尔透着灰色,而那只小的则是全灰。

  “狐狸?”白凌说着就要上前,结果大狐狸呲牙咧嘴的警告,甚至要挣扎着站起来。

  它这一动两人发现原来这只狐狸受了伤,腹部被咬,估计是刚才那三匹狼干的,雪白的毛色被染成血红,很刺眼。

  伤口很大,以狐狸的狡猾一般是不会被狼攻击到的,不过估计这位母亲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吧。

  “唉,可怜了这么一只雪狐,多漂亮,眼看就活不成了……”

  白凌心中颇为惋惜,她对这种雪白、毛茸茸的家伙还是很喜欢的,也是女孩子的通病。

  看着母狐狸怀里的小狐狸呜呜直叫,李篆心中不忍,也想上前,结果同样被母狐狸威胁。

  “伙计,别激动。”李篆见状居然试着和狐狸交谈,完全不管身边看神经病一样看他的白凌。

  “你的孩子,我帮你养,我有这个……”李篆说着指了指小狐狸,又指了指自己,最后拿出了肉干。

  白凌心中一阵鄙视,她觉得自己真的高估李篆的智商了,难道他真的在试图跟狐狸沟通?

  民间对于狐狸有一种别样的敬畏,而且还有不少关于狐狸的灵异事件的传说,最最著名的当属聊斋这本书了,与狐狸有关的故事不在少数。

  狐狸到底有没有灵异事件李篆不知道,东北地区虽然有不少狐仙的传说,但是李篆从来没亲身经历过,但是狐狸很聪明这一点他是深受体会。

  黄鼠狼和狐狸在东北被称为二仙,这里不少人供奉的就是它们。

  大狐狸还呲着牙,挣扎的幅度更大,但是却始终没有站起来,很明显是受伤过重。

  刚才要不是李篆两人惊动了那三匹狼,估计这两只狐狸都已经葬身狼腹了,哪还有可能对这二人呲牙。

  或许是太过虚弱,也或许是李篆的动作起到作用,狐狸挣扎了几下就没再动作,只是紧紧的盯着李篆。

  “喂,你回来吧,别再被咬了,这山里可没什么疫苗打,万一得了破伤风就完了。”

  白凌在李篆的身后,想要劝阻他,为了一只狐狸要是被咬了可不值,感染了现在回去都来不及。

  李篆想想也是,但是对于那只小狐狸有些不舍:大狐狸自己或许救不了,但是那只小的自己完全能救啊。

  他喜欢这些毛茸茸的小东西,要是能带回去当个宠物养就更好了,当初养毛线球的时候他可是想买一只狐狸幼崽的,可惜太贵,没敢养。

  作战服是全套的,有那种露指的战术手套,还是防切割的,本来想放弃的李篆想到被自己摘下来的战术手套,心中一喜,带了上去。

  狐狸的皮毛是十分名贵的材料,不差于貂皮,特别是这种几乎全是雪白的狐狸,更是珍贵,所以不少人就专门猎杀狐狸来谋取暴利。

  虽说这几年保护的严格,而且狐狸的数量变少,也的确难打,但总会有那么些人抱着碰运气的心理来山里转悠。

  大狐狸之前碰到不少打猎的,自己甚至还中过枪,索性不严重,活了下来。

  看着面前这个人类的奇怪动作,大狐狸只是在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声响,并没有动作,它这个时候基本上已经认命了,只希望这两个人类取完自己的皮毛后能放过怀中的幼崽。

  李篆对于动物的眼神很熟悉,他笑了笑,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和蔼些,虽然不知道狐狸跟人的审美一不一样,不过总归是有一些作用的。

  YQ更G新D最X快!上酷R;匠5网*L

  他慢慢的接近狐狸,然后十分轻柔的伸出手,在大狐狸警惕的有眼神中,把手放到了它的头顶,慢慢的抚摸,然后拿出了自己的食品。

  狐狸之前已经饿了很久,又在哺乳期,看见有吃的,立刻张开嘴叼走,并没有在李篆手里吃,还保留着最起码的警惕。

  李篆笑了笑,也没介意,要知道这狐狸肯吃已经是出乎他的意料了。

  偷瞄了一下大狐狸的伤,刚才紧张中没太看清,只知道流了不少血,这会儿一看还真的挺严重:腹部的皮毛被撤掉,虽然还连着,但那几个血洞正不停的冒血。

  “白凌,把绷带和止血药,哦,还有麻药给我!”

  “你疯了吧?这些药是用来保命的,不是让你发善心的,还是为了畜生!”白凌下意识抱紧了医药包。

  深山里,一切药物都十分宝贵,不能有丝毫的浪费,这是基本准则。

  “听我的,畜生也有生命,凡是生命就不能被看清!”李篆的话让白凌想起了自己遭到的白眼,还有之前从那些纨绔手里险之又险的逃走的情景。

  晃了晃脑袋,白凌尽力不去想那些让自己不开心的事情,嘴里不知道在嘟囔着什么,却还是从医药包里拿出东西给了李篆。

  “我要用这些东西帮你包扎,别咬我,懂吗?”李篆拿着绷带在自己手上缠了几圈给狐狸看,然后指了指它的腹部。

  大狐狸眯起了眼睛,看向李篆手里的东西,不过最后李篆指向自己腹部的时候它也随着看了过去,目光变幻,然后居然主动吃了李篆手里的那几片药。

  “我去,怪不得村里人说狐狸能成精,真的啊!”一直观看不敢近身的白凌见状瞪大了眼睛,而李篆也松了一口气:他刚才还在考虑这狐狸要是不吃麻药怎么办。

  等了两分钟,估计麻药起作用了,李篆小心的帮狐狸把还连着的皮毛抚回原位,这块皮毛还没死,而且还有一大半连着,所以不用切掉。

  撒上止血药,还有其他的一些消炎药之类的,李篆小心的缠上绷带,然后又要过一些口服的消炎药,狐狸没推脱,伸出舌头舔了舔李篆的手心,顺便吃了进去。

  “哈哈,好痒!”手心被带着细小倒刺的舌头舔,一股钻心的痒让李篆忍不住回头向白凌抱怨,不过他没敢动,生怕吓到狐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