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篆呵呵一笑,继续组装,不过没有装鱼叉头,而是从自己背包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东西,安装了上去。

  他拿的正是大名鼎鼎的野猪矛,在印第安部落创下了赫赫战功的野猪矛。

  顾名思义,这是用来对付凶悍的野猪的家伙,都说山里最可怕的不适狮子老虎,而是野猪,这话没错,发狂的野猪是十分危险的。

  而这东西是专门用来对付野猪的,其厉害程度可见一般。

  准备妥当,两人进了密林,走了一会,李篆之间从前面白凌的身上不断掉落东西。

  走近一看,赫然是各种虫子,甚至不乏水蛇粗细的大家伙,还有少数蜘蛛蜈蚣,看的他一阵发毛。

  这不能怪李篆胆子小,很多人天生对爪子多的东西存在畏惧,呃,准确说是觉得恶心。

  “啊……”

  出了林子,李篆以为没事了,索性摘下了那个帽子,他还是把那顶帽子戴上了的。

  不料刚一摘下就发现上面都是虫子,赶忙扔掉,却还是被一条巴掌大的蜈蚣咬到了手背,失声叫了出来。

  被身后声响吓到了白凌回头一看,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忙清理身上,然后走过来看他的手背,一看就知道是被毒蜈蚣咬了。

  “跟你说了,山里很危险,这下有教训了?”白凌没好气的埋怨了一句,不过话里话外却是慢慢的关心。

  这幸好不是毒蛇,她松了一口气,但是也要尽快处理,于是赶忙去找药水。

  “要把伤口切开,然后消毒,不然会很快感染,这蜈蚣的毒素很阴,感染之后人就是发烧,要是当成普通高烧来治的话会出人命的!”

  白凌解释了一下,然后看着李篆手背的伤口。

  最Q新章节(上,J酷●匠网

  李篆想也没想,抽出小腿的匕首,对准被咬伤的地方,咬咬牙,一划,伤口被切开了,结果把那边的白凌急得够呛。

  “哎呀,你笨啊,我教你把伤口切开,能让我上药就行,你切那么大干什么,有自虐症吗?”

  白凌没发现自己急的都要出泪水了,不过李篆发现了,他赶忙认错:“行了行了,姑奶奶你抓紧吧,要不然不等毒素发作,我先失血过多挂了!”

  “噗嗤……”白凌没忍住,笑了出来,然后帮李篆上药粉,不过由于李篆切得伤口太大,药粉又没有止血的成分,所以药粉刚上去就被血浸走,流淌到地上。

  “看看,都是你弄得。”白凌埋怨了一句,李篆傻呵呵的笑了笑。

  然后,在李篆惊讶的眼神中,白凌把药粉倒在嘴里,又喝了一口水,对准伤口就印了上去。

  感受到手部传来的温湿,李篆下意识要躲,结果白凌哼哼了一声,还狠狠地咬了他一口以示警告,李篆这才老实。

  半晌,大概是觉得时间差不多够了,白凌终于松口,把嘴里混着血的药水吐了出来,颜色都已经变得有些不对了。

  “你没事吧,会不会中毒?”

  白凌闻言一愣,然后装作受伤的样子趴在地上:“哎呀,头好痛……”

  李篆信以为真,急忙上去查看,结果白凌的下一句话差点没把他鼻子气歪了。

  “啊,好热啊,李篆,帮我……帮我脱……”

  “去你的,这时候还有闲心那我开玩笑。”

  发现了白凌在拿自己开心的李篆老脸一红,然后去收拾东西了,看到地上那条蜈蚣居然还在扭动,狠狠地踩了一脚,结果汁液溅出来,脚下一滑,摔了个狗吃屎。

  白凌在地上打着滚的笑,最后还是李篆把她扶起来的。

  李篆的伤口现在已经有了止血的趋势,白凌帮忙包扎了一下,然后坐下来,准备吃午饭,他们没打猎,还可以吃剩下的兔子腿。

  虽说白凌是一朵百合,但是这不妨碍她跟男生交往,其实很多有这方面问题的人经过了适当的心理治疗之后是可以转为正常的。

  甚至一部分人经过治疗后还变成了男女通吃的货色,左拥右抱的,偏偏还不犯法不怎么的,让人煞是羡慕,当然,仅仅羡慕于左拥右抱,而不是对象。

  又走了一段距离,再次穿过一片密林,这下李篆学乖了,没有随便摘帽子,结果人家白凌压根就没戴帽子,连防虫纱都没穿。

  “这里的树不是果树,是桦树,不会有那么多毒虫,我们经过的那片树林是毒虫最多的,往后都不会有了,你可以放心的拿下来了。”

  听到专业人士真么说,李篆讪讪的笑了笑,拿下了帽子,拿的时候手还在颤抖,眼神下意识扫了扫,看看有没有虫子之类的。

  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嘛。

  “你听,是不是有流水的声音?”白凌问了一句,李篆仔细一听,还真有流水的声音,估计那条小溪就在附近。

  两人循着声音一路找去,他们一天没有补充水源了,这里也是预定的补水点之一。

  大概走了四百多米,两人终于看见了那条小溪,忙上前用水壶装水,之后还好好的洗了把脸。

  条件不允许,允许的话李篆真想跳下去洗个澡,就这么两天,他感觉自己都快馊了。

  “别急着走,你看那里。”

  顺着白凌的手指,李篆看到一种细长的鱼,他不是山里人,所以不认识,又疑惑的看向白凌。

  “这种鱼叫做柳根鱼,农家人常用来做鱼酱,很好吃!没想到这里也有。”

  看着白凌就要流口水的样子,李篆心里一阵好笑,想到背包里有那种折叠的水箱,索性拿出了一个:“抓!”

  看着直接跳下去抓鱼的李篆,白凌很是无奈,本来还想劝阻,结果最后自己没忍住,也跟着下去了。

  “哎呀,你别跟个愣头青似的,你看看你抓到了么。”

  “……”李篆就要上岸,结果没等动作就被白凌看穿了意图。

  “别跟我说你要用鱼叉叉这种小鱼,那我高估你智商了……”

  李篆放弃了,最终看着白凌用一块石头把好几条鱼震晕,他看了看自己因为不服气而还握着的鱼叉,满脸黑线,然后入乡随俗,跟着一起砸。

  两人很快抓了一箱的鱼,然后觉得就放在这里,等回来的时候再来拿。

  这水箱有盖子,盖上之后再放回小溪里,也不怕别的陆地生物占了便宜。

  捉完鱼,一路上白凌很兴奋的跟李篆说这种鱼的美味,她其实以挺长时间没进山了,当然也就很久没吃过这种鱼。

  要知道高中的时候她和戴然然可是经常偷偷上山弄这种鱼吃的,那是她们的最爱。

  “有动静!”白凌放松了警惕,一直在说话,而听着的李篆无意间看到草丛动了一下,忙端起了手中的军弩,拉弦上箭。

  果然,草丛里跳出三匹狼,眼睛直放绿光,一看就知道是饿了很久,要不然也不会白天就出来觅食。

  白凌下意识要去拿被自己又放回背包的猎枪,结果她一动,对面的三位也扑了上来,李篆在她动作的时候就暗道不好,直接扣了扳机。

  “嗖……”的一声,然后是一声哀嚎,这支箭正中一匹狼的眉心,直接送它回家。

  另外的两匹都是冲着白凌去的,谁让她刚才先有动作呢。

  这会儿李篆来不及后怕,回头一看发现白凌已经被扑倒,两匹狼正扑在她身上试图咬断她的喉管。

  狼是很聪明的,知道往哪里下口能一击毙命。

  眼看着白凌要遭殃,李篆急忙冲了上去,用最笨的法子:撞。

  没错,就是撞,他直接飞扑过去,把两匹狼撞开,其中一匹还被他砸住,他这会儿手里还有空弩,大手一挥,直接冲着狼头就是一顿猛砸。

  也就两下,身下的狼就没了声息。

  李篆急忙站起,发现白凌因为有特制登山服的护臂保护,所以在两匹狼的撕咬下手臂只是有些破皮,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现在不是放心的时候,因为他们还有一位不速之客呢,最后一匹狼恶狠狠的盯着他们,仿佛随时会扑上来。

  看着对面这匹凶相毕露的狼,李篆苦笑了一声:“这大山,还真他妈危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