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看这个形状,白凌猜到了是什么东西,打开一看,果然是弩,等李篆装好之后她才反应过来:不是市面上的劣质品,这是军弩。

  “行啊你,这东西都有!”

  “嘿嘿。”看到女孩吃惊的样子,作为男生当然会得意,李篆一边整理军弩一边跟白凌解释了自己事务所接沐放这趟任务的事情。

  听说李篆他们是为了沐雪晴的母亲才不远万里来到这里采草药,白凌感觉心里怪怪的,她一直觉得人心隔肚皮,除了戴然然谁也不能信。

  看到为了朋友来到这里的李篆,白凌心里有一丝动摇,虽然李篆是拿了钱的,不顾她可不认为十万块值得冒险。

  她是在山里有自保能力才五万接了活,李篆他们当初可是连有没有向导都说不准。

  心里有了认同,李篆三人在白凌心里也就近了很多。

  “咱们试试吧?”

  白凌很久都没摸这把猎枪了,至于军弩更是没碰过,急忙想上手试试,李篆也就递给了她。

  拉弦,上箭。

  “啪”的一声响,长箭没影了,白凌之前是瞄准二十米外的一颗大树的,这里是密林,也不怕误伤到人。

  “呃……”

  李篆很不识相的盯着白凌看,刚刚还拿出猎枪威风的白凌很尴尬:其实她已经好久好久没放过枪了,打猎基本用陷阱,而且她之前打猎枪的时候也没准头。

  “哼,要不你来!”白凌终究是个女孩,脸上挂不住了,赌气的把弩推到李篆怀里,还拿过来一根箭。

  想着好好安慰一下白凌的李篆说什么也不放箭,最后还是白凌一步步逼近,两人的鼻尖都要碰在一起才答应的。

  其实他不知道,刚才白凌也是强拼着一口气才敢距离他那么近,让她再向前是不敢的,她和戴然然有过亲密关系,但是男性嘛,呵呵,有多远躲多远。

  所以说她的服务员本来也干不长……

  拉弦,上箭。

  “噗……”

  李篆同样瞄准了那棵树,不料这时候从树后面跳出了一只兔子,他下意识调转了弩的方向,这是沐放那几天用专业训练方法训练他用枪的成果。

  瞄准了那只很肥的野兔,李篆想也不想就扣动了扳机,正中,兔子直接被箭钉在了地上,蹬了蹬腿就不动了。

  白凌没那么多愁善感,而且她也打过猎,不会像别的女生那样哭哭啼啼的埋怨李篆打死了可爱的兔子,更不会因此投怀送抱,然后两人发生点什么,那是YY……

  惊叹于李篆的准头,白凌很有眼力见的把兔子和箭拿了回来。

  两人的晚餐就是这么一只兔子,吃的很饱,顺带着处理了中午的半条鱼,他们都很有默契的把吃不了留下的部分选择了容易携带的兔子腿。

  晚上,两个人钻进了野营帐篷,还是第一次在野外睡觉的李篆有种新奇感,而且身边躺着一位陌生的美女更是从来没有过。

  两人躺了一会,听着山里的各种声音,有猫头鹰,有鸣虫,更有不知名的野兽,他们中间甚至听到了狼叫,吓得紧紧握住了猎枪和军弩。

  当时李篆都想去逃出三个真家伙了,好在白凌判断出距离他们应该很远,而且应该不是他们要去的那个方向。

  听到这里李篆就放心了,不过有了这么一个插曲两人也都发现了对方睡不着,索性聊起了天。

  多半是白凌在说自己小时候的事情,李篆偶尔插嘴问上一两句,白凌也不生气,因为她知道李篆能问出来证明他是真的在认真听自己说话,反而还很感激。

  白凌自从父母双亡以后就只有戴然然能够信任,心里的话也只能跟她一个人说,不过只有一个人诉苦哪够。

  这下子有了李篆,话匣子就打开了,说的天上地下的,甚至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偷偷看了看睡着的白凌,李篆发现她的眼角居然隐约有些泪痕,估计是刚才提起小时候的事,因事伤情。

  李篆也没办法做其他事情,只能在心里默默祝福她,然后也睡了过去。

  正常来说他们应该留一个人守夜的,不过原本打算安排的白凌说着说着就忘了,李篆更是从进山开始就丢到了脑后,索性没出现什么危险。

  第二天起来,惊悚的发现忘记了轮流守夜的白凌吓得后背全是冷汗,连早饭都来不及吃,连忙拉过李篆交待以后一定要记得守夜。

  早饭是粥,沐放买的那种压缩的类似麦片的东西,用热水煮一下就成了美味的营养粥,每人一小包就够吃。

  吃过早餐,收拾了帐篷,李篆索性把军弩端在手里,懒得重复拆装了。

  d…酷$匠网5)正版☆首发

  他感觉下了一个坡度,然后又开始上坡,估计是走过了两个山头之间的洼地。

  又到了一片密林,这片林子明显比之前的那个要密很多,白凌颇为感慨的说道:“我们之前走的那只算是外围,现在才是真正开始。”

  李篆点点头,却发现怀里被白凌丢了过来一件东西,像是头蓬。

  “这是人们过段日子来这里采果子必须穿在身上的,防止毒虫咬到。”白凌说着展示了一下,李篆这才看清是一件连体的轻纱,还有一顶帽子,挺像蜂农穿的那种。

  “我去那边换一下,这东西得穿在里面。”白凌说着就奔向一处林子,进去之前还大胆的挑逗:“帅哥,欢迎参观哈,来晚可就没了!”

  李篆拿着这件轻纱,也去了另一片林子,不过刚要穿就想起自己还有一套作战服,貌似那东西是丛林作战的必需品。

  想了想,李篆觉得背着也挺沉,索性就穿上了,打算一会儿给白凌看看,最好能让她穿上,毕竟是女孩子,需要照顾。

  不过他的好意并没有被接受,虽然白凌刚开始被一身作战服打扮的李篆迷晕了一会儿,不过马上就反应了过来。

  “这东西你穿着吧,我体力不行,要是穿着它我估计自己走不了多远!”

  李篆想想也是,白凌胜在体型轻盈,真比起体力她还真不行,索性就自己穿着了,不过这东西还真是挺沉的。

  “你的体力穿它可以吧?”白凌试探着问了一句。

  李篆掂量了一下,摇摇头:“我看够呛。”

  “要不你脱下来吧,还是穿果农的防虫纱。”

  “别了,咱们还是慢点走,穿着这个出现什么情况我也能断后,你不是说从这里开始可能有大的野物了么。”

  白凌一愣,没想到李篆居然是在为自己着想,心里一暖,没说什么。

  两人慢慢的向前走,李篆这会只是穿了作战服,上面还有不少用来安装各式刀具的地方,看的白凌一阵好奇。

  “你身上这些是什么?有用么,没用切掉吧?”

  李篆看了看她,然后觉得那些刀拿出来也没什么,而且戴在身上遇到什么情况也方便拿,于是就把所有的战术刀拿了出来,一一装在身上的各个位置。

  小腿各两把战术匕首,大腿各一把中号刀,腰间两把防卫短刀,腰后还有两把交叉的狗腿弯刀。

  说起狗腿弯刀可能有些人不太了解,但是要说尼泊尔的话大家可能就知道了,尼泊尔刀就是狗腿弯刀,至于为什么这么叫,呵呵,相信大家都懂……

  “呃,呃,呃……我……我擦……”看着李篆一把一把的将那些刀安在身上,白凌爆了粗口:这家伙不显山不露水的,东西不少。

  看了看那个明显还有一些东西的长包,白凌充满了好奇,但也没问,继续看着李篆忙活,他居然把那个鱼叉又拿了出来。

  “这个,呃,这个东西有用?”白凌不确定的问了一句,她现在被李篆身上这套专业的装备吓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