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三个人都顶着黑眼圈出来了,看见几人疲惫的样子,白凌邪气的一笑,侵略性的眼神看的唐糖直发毛。

  “那个,昨晚……吵到你们了吧……”

  如果说白凌是个女汉子,那么戴然然就是一个温柔贤惠的女孩,知道自己昨晚没忍住,所以特地走上来红着脸道歉。

  唐糖和沐雪晴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事,摆摆手,也没再提及,避免尴尬。

  看着差距颇大的两人,李篆颇有感慨:多好的女孩,就这么被白凌给弄成百合了,不过也好,否则不一定要便宜哪头猪了。

  他不相信这么贤惠的女孩会是百合,所以潜意识里认为是白凌把一朵纯洁的小花变成了另一种花。

  吃过早饭,李篆跟着白凌沿着一条小路上了山,沿路碰见了不少村民,看白凌的目光都怪怪的。

  “白凌,没事吧?”

  感觉到白凌情绪不高的李篆忙上前拍了拍她的后背,比较反感男人触摸自己的白凌一个趔趄,正摔在李篆的怀里。

  白凌下意识要站起来拍打一下身上,她觉得和李篆接触过的地方都不舒服,但是很快,一种从来都没有过的安全感涌而来上来,让她忘记了推开李篆。

  她从高中毕业开始就一个人打拼,作为一个女孩,实在是为难她了,身为女性的那颗寻求保护的心一直关闭,直到现在,被李篆无意间打开。

  一个小小的插曲,两人继续行走,刚开始是感觉还算平坦的小路,后来坡度越来越大,两边也有了树木,直到最后,连路都没了。

  “这就进山了?”李篆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已经比地面高出了好多。

  “恩,我们翻过这个小山头就歇一会儿,吃午饭!”白凌擦了擦额头的汗,即便是她这种从小就在山里长大的人爬这么一个小山头也会感觉到累。

  这里的小山头可不是南方山水的小山头,北方即便是小山头也有个一百来米,而且多未开发,道路难行。

  李篆点点头,他也有些累了,歇一会,吃个午饭刚好。

  或许是因为回到熟悉的大山有一种亲切感,白凌的情绪又渐渐变得好了起来,还回头冲着李篆一笑:“这山头上有一个小溪,里面有鱼,我们抓着烤了!”

  甜美的微笑,搭配上天使的面庞,绝对是一大杀器,李篆看的一呆,脚下一滑,差点摔下去,看的白凌心里一紧。

  他们这个坡度已经接近四十五度了,这要是滚下去少说也得骨折,赶上运气背的,脑袋撞到了树,能留下条命就不错了。

  北方的山里一般没有南方的山里那么多的石头,多是泥土,所以踩上去不用担心石头会滑动,这倒是让人省心很多。

  费力的爬上了山顶,出了树林,视野变得开阔,眼前简直就是一片小平原:少说几万平米面积的空地被森林环绕,中间还有一条小溪。

  刚要迈步向前走,白凌急忙把李篆拉了回来,指着他脚下说道:“小心点,不少第一次进山的人都是在这类地方摔得骨折的。”

  李篆这是才注意到脚下居然是一个斜坡,大概四五米高,刚才要不是白凌拽着自己的话会发生什么真的说不准。

  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李篆给白凌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然后学着她的样子一点一点的滑下斜坡。

  白凌取回来的包裹被分成了两个,食品一类的两人一人背一半,以免失散。

  而食宿的装备由白凌来背,那些比较轻,李篆负责一切具有攻击作用的东西,也就是说基本上所有的金属物件都在他身上。

  再加上那个装着大家伙的袋子,李篆身上的分量不轻,多亏他有一膀子力气,不然没爬上山坡就得累趴下。

  李篆从背包里取出多功能工兵铲,安装上鱼叉的头,再接上几节,一柄鱼叉就完成了,递给白凌,他自己在一边观摩。

  作为从下在山里长大的孩子,白凌当然知道该怎么抓鱼,其实鱼叉都多余,她有一些土法子,但是不得不说,抓那些大的鱼还是鱼叉用起来带劲。

  不一会就叉到三条鱼,看的李篆直喝彩,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天生能当妹抖的人会是抖S,而且还是一个会打猎的抖S。

  他们带了简单的调味料,也有野营的炉子,省去了很多事情,不过也失去了野营的真正趣味,不过他们是在找药草,谁还管什么野营不野营。

  '√酷;匠网《E永久e免d费^x看小!%说

  三条鱼足够两个人吃了,还剩下了半条,李篆没有扔,而是彻底烤干之后放进了餐盒里,这么做保存的时间长,说不定能用作晚饭。

  白凌对于李篆的举动没做评价,站起身看了看,大概寻找了一下方向。

  然后指着一座看着来比这里没高出多少的山说道:“我记得就是在那里的山顶看见的,我们再走一回,三点就找地方宿营。”

  得到肯定回答的李篆心里有底了:看来自己这一趟不会白走。

  两人出来之前是做好了在山里待两周的准备的,食物准备的很充分,由于白凌选择的路线是沿着小溪走,所以水源也可以随时得到补充。

  别看是平原,但是两人走的也不快:在山里,尤其是深山,切忌不能剧烈运动,除非是逼不得已,否则贸然剧烈的消耗体力,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哭都来不及。

  下午三点,两人按照约定好的开始找宿营地点最终选定了一个大树洞,然后就在里面搭起了帐篷。

  知道李篆对于这么早宿营有些疑惑,白凌一边整理帐篷一边解释:“下午三点找宿营地的确早了点,不过在森林里这样做最安全。”

  李篆想了想,恍然大悟。

  没错,三点的确不晚,他们大可以再走一会儿,不过要知道顶多再走两个小时他们就要吃饭了,两人每顿饭都要抓野物来加餐,那些压缩饼干能不动就尽量不动。

  而下午四点钟开始,一些夜行性动物也都纷纷起床了,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那个缺心眼的提前出来开工,万一碰上了岂不是皆大欢喜……

  而且林子里天黑的比较早,两人这刚把帐篷支好就发现阳光已经稀疏了很多。

  他们不是完全沿着小溪,只是路上有和小溪交汇的机会,现在他们距离小溪就很远,至少两千米。

  这么远的距离他们是不会冒险的,所以只能就近打猎。

  “你看看,你准备的这些东西一点用都没有吧,还是看我的。”白凌看到李篆又拿出了那柄鱼叉,正要组装,哈哈大笑。

  神秘从身后的背包里掏出了一个条形物体,李篆一愣:她什么时候在背包里塞了东西?

  看到成功的吸引了李篆的注意力,白凌心里一乐,然后神秘的把上面的黑色布套摘下:赫然是一把双筒猎枪!

  看到这东西,李篆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不过随后自嘲一笑:我怕什么呢,白凌又不会对着自己开枪。

  其实这是人下意识的动作,面对恐惧的东西,都有躲避的本能。

  “你还是别用这个了,声音太大,别再反而把大家伙招来。”

  李篆的话说的白凌眉头一皱,一向强势的她很少有这种表情,不过这次她也是实在没办法,太长时间没进山,忘记了深山里尽可能不放枪的规矩。

  “那你说怎么办?”

  白凌发愁的样子还是挺养眼的,李篆欣赏了一会,知道白凌用手指捅了捅他才反应过来,赶忙咳嗽了几声掩饰尴尬。

  “嘿嘿,我当然有办法。”李篆说着把身上的第二个背包拿出来,背对着白凌,从里面拿出了装军弩的弩包,他可不想让白凌知道自己还有三个真家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