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篆在外面溜达了一圈,在市区里还能看到连绵的群山,他知道,这还只是小兴安岭的冰山一角,可见这山脉有多大。

  屋子里的唐糖从接到李篆的那个让她发冷的目光后就后悔了,看到饭菜上来,急忙学乖,主动跑到外面叫他吃饭。

  “李篆,吃饭啦!”唐糖努力的笑着,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乖一点、可爱一点,寄希望于李篆能放过她。

  不过很显然那是不可能的,李篆望了望,见四下无人,直接把她拉进来一个角落,大嘴不由分说就印了上去:先收点利息!

  “啪!”

  还是那双打手,还是那个位置,一声清脆的声响之后,唐糖委屈的跟着李篆回去吃饭。

  两人回去的时候那个服务员和沐雪晴都看着他们,脸上满是笑意,李篆都怀疑自己刚才的惩罚是不是被发现了。

  不过好在不是,沐雪晴说了一个好消息:“我找到向导了!”

  “啊?谁啊?”

  “就是服务生妹子啊,她叫白凌,从小在山里长大,才来市区不久。”

  看着白净,呃,诱人的服务生,李篆有些吃惊:这身板真能进山?

  似乎看出了李篆的怀疑,白凌笑着站了起来:“放心,我从小就在山里长大,对深山很熟悉,而且,你们要找的哪种草药我知道哪里有!”

  一切都无所谓,但白凌的最后一句话是最重要的:草药有着落了。

  “在哪?”李篆心急就问了出来,不过说完他也笑了:山里哪有参照物,深山里面更是如此,不是人在现场,无论怎么描述那路线基本都是错的。

  “能带我们进山吗?”李篆试探的问了一句。

  “可以,不过我有工作,要等老板回来请假。”

  “多久?”

  “半个月。”

  “不行,时间来不及……”李篆有些伤脑筋:总不能耽误人家工作吧?

  “那没办法了,要不你们先回去,等我有时间想进山玩了再叫你们?”白凌一脸的无所谓,在她看来,深山就跟家一样,自己熟悉得很。

  “玩?”李篆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那个,我们是付你钱的!”

  ='酷@匠网‘唯一DP正U$版#|,X其bG他、c都是@)盗U版

  “啊,有钱拿啊,多少多少,要是够我一年的工资我直接跟你走!”白凌之前想的是顺路带这几个人进山。

  以前她没少干过这事,惹得很多向导抱怨,但是也没办法,人家小姑娘不要钱,自己怎么可能竞争得过。

  “我给你五万!”李篆直接把沐放给的钱全说了出来。

  “五万?走走走,我跟你了!”

  白凌说着直接挽住了李篆的手臂,她刚才看出来了,这个小伙子很怕自己,这个动作也是有着挑逗的意味。

  “呃,那个,那个,别……”李篆本来还很受用,结果背后一只小手伸了过来,忙跳到了一边,脚一落地就蹦跳着揉软肋。

  三个人也不怕白凌是骗子,再说你见哪种骗术是让服务员现场跳槽去扮演向导的?

  这里是市区,白凌带着李篆三人坐上车回了村子,这里是她的家,一个很小的山村,不过她父母都不在了,自己从高中毕业开始就一个金山打猎,维持生计。

  白凌的事情在村子里广为流传,很多村民都很可怜这个孩子,不过也有不少半大小子把主意打到了她的身上。

  可是经常进山打猎的白凌身手可不是一般混混能比的,几次硬碰硬之后就少有人找她麻烦了。

  也有人曾经给她介绍过对象,不过这一介绍又出了大问题:白凌不喜欢男人!

  山村本来就不小,人们的思想又比较传统,再说这也不是思想传统与否的问题,这是全世界都在讨论的一个问题:取向。

  谁想到白凌根本不理会村子里的那些风言风语,反倒是把自己高中同学领回了家,是她的舍友,叫戴然然。

  两人都是父母双亡,高中的时候就惺惺相惜,更凑巧的事两人还都是百合,所以当白凌在高中毕业那天捅破了最后一层窗户纸之后,两人之间一发不可收拾。

  她们当晚就去了宾馆,鬼混了两天,基本上能做的都做了。

  白凌自己去镇里打工,戴然然念完大学一直没找到工作,就住在她这里,之前还准备等饭馆老板回来一起打工的,李篆他们这下子倒好,把白凌都弄下岗了。

  两人的感情很好,虽然不被人接受。

  戴然然念大学的钱有很大一部分是白凌赚的,那时候的她瘦得皮包骨。

  每次戴然然放假回来两人都要就是不是继续念吵一架,不过最后都是戴然然输了,因为她是M……

  回到家,白凌看到小屋里面那道模糊的人影,心中一动,跑了过去,结果刚开门,里面的戴然然也看到了她,不由分说就吻了上来。

  白凌倒是爽着呢:自己的小M嘛!

  不过看的身后三人是一阵咋舌,这个时候他们都明白了怎么回事,心照不宣,很默契的跟着进屋。

  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戴然然没说什么,只是去准备东西,白凌进山都要带什么她很清楚。

  “好了,你们就陪着然然住,我和李篆上山!”白凌看起来文静,却是个十足的女汉子,跟李篆一点也不见外,反倒弄得他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羞答答的:毕竟人家是个美女。

  沐雪晴看没做什么特殊准备,就拿了个小包的白凌,有些担心的说道:“你再多做些准备吧,毕竟那是你之前看到的了,现在不一定还有没有。”

  “呃,倒也是,那我再去准备一下,咱们明天早上进山!”白凌点了点头,然后和戴然然一起做饭。

  晚饭就在白凌家里吃了,期间她给老板打去了电话,说是自己不能做下去了。

  老板那边没说什么,也不是老员工,又不是厨师,少一个小服务员没什么大不了,过一阵再找就是。

  李篆之前看到快递已经签收了,先寄过来的那一份已经收到了短信,但是后来寄的那些才是重头戏,物流显示已经在派件。

  “你们先呆着,我去拿装备。”李篆说完就按着那个快递点的地址打车,不过山村里哪来的出租车,还是白凌带他去的镇子上才打到车,两人一起去了。

  第一份包裹是第二份的两倍,所以李篆让白凌先回去了,然后自己去了另一个快递点,正巧,刚到快递点就来了通知。

  两人一前一后回来,白凌已经把之前那些东西拆开了,分门别类的摆在屋子里,神情满是感叹。

  “哎呀,我当初要是有这些东西可是能少遭不少罪!”

  这些都是沐放从国外买回来的专业装备,里面还有两套替代作战服的登山服,这时候已经有一套穿在白凌的身上了。

  “嘿,给我看看你这个小包裹是什么!”正上下打量这自己身上的登山服的白凌看到李篆带着一个小一些的包裹回来,连忙上来,要看里面是什么。

  “这个你可不能动,里面有些东西见不得光,进山再说!”

  看着李篆唬人的样子,白凌撇撇嘴,她很外向,这会儿已经把三人当作朋友了,当然,主要是看在两女的份上,她是想把自己的后宫扩充的越大越好……

  白凌这里只有两间卧室,没多余的,唐糖两女无论白凌她们怎么劝说都不和她们一起住,所以理所当然的住在了李篆这里。

  “你们干嘛拒绝人家的好意?”

  屋子里,想到今晚又要穿着衣服睡觉的李篆很头疼:马上就要进山了,连最后一个舒服觉都不让自己睡吗?

  “哎呀,你笨啊,她们都是……都是那个,我可不想失身!”唐糖的嘴没个把门的,说的沐雪晴脸色一红,不过很显然她也是这么想的。

  摇摇头不去管她们,李篆关了灯,转身躺在炕上睡觉。

  “恩……”

  没过十分钟,从隔壁传来了一声很奇怪的声音,像是极力压抑的那种,听得半睡半醒之间的三人心里一酥。

  “别……”

  没等三人互相确认是不是幻觉,那边马上又传来了声音,而且还是连续的。

  “白凌,她们……真是的!”唐糖嘟囔了一句,把头缩进被窝,刚缩进去沐雪晴就看到李篆也在听,赶忙步了她的后尘。

  本来堪堪压下去的邪火又烧了起来,李篆跟小兄弟一夜无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