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篆在卧室里偷偷的换上了这身装备,作战服一穿,各种军刀分门别类的放在身体的各个部位,然后把军弩一端。

  照照镜子,嘿!真有那么个意思。

  李篆还自拍了一张留作纪念,不过手里的家伙要是换一下就好了。

  他熟悉了一下军弩的使用,好在臂力够用,这弩也有机械上弦的把手,不用费力的双手拉弦,很方便。

  n~酷h☆匠…网唯一Y正版zS,6其\他都f☆是P…盗J版CF

  上好弦,空放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声响,把正在小厅里看韩剧的两女都吸引了过来,两人一进屋都被李篆的样子弄愣了,不过很快就都反应了过来。

  沐雪晴张了张嘴,结果被李篆抬手打断,搞怪的说道:“打住打住,别谢不谢的,我收了钱的!”

  看着李篆阴阳怪气的样子,两女都笑了,然后上前打量着李篆,又陪他训练了一会。

  时间过得很快,一周的时间很快就只剩下了两天。

  这天,沐放把李篆叫到了家里,留着二女陪妻子。

  看着面前得这片高档小区,李篆才知道原来这里就是雪姨母女平时住的地方。

  进屋,李篆很快就发现了屋子里有那个包裹,心里一阵火热,沐放看在眼里,也没说什么,示意李篆自己打开。

  激动地拉开拉链,果然,里面有那本书上说的四样东西:AK,狙击步枪,两把手枪。

  “别太兴奋,那把最好的其实是气枪。”沐放笑着说道,看着李篆疑惑的样子,老脸一红:“我不懂,被老毛子骗了。”

  “哈哈,无所谓,其他那三个是真家伙就行!”李篆兴奋的把那把勃朗宁先拿了出来,应该是八成新,而那把柯尔特应该是全新的。

  看着李篆稍显笨拙的拆卸这两短一长三样东西,而那把气枪却连看都不看,沐放知道这东西李篆是不打算带着了。

  的确,真要是进深山,拿一把气枪那不是帮手,而是累赘。

  在屋子里联系了大半天,总算熟练地掌握了三个东西的用法,在沐放的再三确认下,李篆点点头,然后这包裹就被沐放小心的放进了另一个特殊的包里。

  李篆估计那应该是避过安检的方法。

  两人相视一笑,又拎着包裹出了门,到楼下,还是那个地址,寄过去,然后回到了医院。

  医院里,看到两人回来,还带着比前几天更丰盛的大餐,唐糖兴奋的直跳,不过没等她开心多久就发现李篆的手掌通红,有些地方甚至都磨破了。

  “怎么了?”唐糖心疼的捧着李篆的手掌,沐放这时候也注意到了李篆手上的伤,估计是一直在联系拆卸枪械所以磨破了。

  忙叫过护士帮忙包扎了一下,李篆笑着安慰说来的时候摔了一下:“多亏了这双手,不然我这帅气的面庞要是先着地你不得哭死!”

  “羞羞,一点也不知羞!”唐糖做着鬼脸,然后带着沐雪晴去翻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了,当然,雪姨的那份专用餐她们是绝对不会动的。

  事务所这几天也接到了一些小的活,比如说什么帮忙拿快递之类的,这类帮忙拿快递的任务一般路途都挺远。

  所以李篆按着地址给那份名单上的老乡一一打去电话,然后再由自己上门收取,一份快递给了他们五块钱的价格。

  五块钱不多,不过也要分是什么活,这么就近拿一样东西就有五块钱,那些老乡还是很愿意做的。

  把快递一类的处理之后,李篆惊奇的发现自己有赚头:一般要求帮忙拿快递的都给了十块到二十块不等的价格,自己成本才五块。

  当然,跟那些快递免邮之类的相比二十块是贵了,不过这些件儿可都是距离主人很远的,出租车路费就三十往上,挤公交还要搭上一天的时间,还不如拜托李篆他们。

  把这些杂务交给了唐糖,李篆吩咐她直接让那些老乡送去就可以,虽然路远了些,不过他们对于挤公交没什么恐惧。

  一来一回路费两块钱,他们净赚十块,剩下的钱李贵会帮忙收,他也能拿到一些抽成。

  沐放连车票都买好了,是最好的软卧,就差李篆了。临行的前一天,李篆交过了李贵,拿了他那里的钱。

  李贵也实诚,只拿了自己的那一份,有好几百呢,虽然李篆拿的有小一千,不过他只要知道自己有钱赚就可以了。

  看出了帮人取快递的门道,李篆跟李贵在酒桌上好好的聊了一通,结论是这几天是购物节所以才有这么多快递,平时应该比较冷清。

  再说还有那些专用的派送员呢,他们这也就算个不在编制内的兼职派送员,只不过各种快递都能取,所以有些有好多件儿的人都喜欢拜托他们。

  “大哥,那就拜托你了,快递这里你帮忙照顾着。”酒足饭饱,临走的时候李篆交代了一句,李贵满口答应,自己有钱赚的事怎么可能不做。

  要说李篆也不怕那些人自己单干,因为那些取快递的都是在自己那里下单的,他们还要通过自己的通知才知道去哪里取。

  这就是中间商的生意之道,就赚个转述费用,但是偏偏有赚头。

  一切准备妥当,李篆准备好出发了,而沐放这天晚上跟雪姨撒谎说去大酒店犒劳一下一直帮忙的几个孩子,今晚就不陪她吃饭了。

  “行了,你们快去把,看这几天把小唐糖累的。”雪姨慈爱的看着可爱的唐糖。

  一旁的沐雪晴扁扁嘴:什么啊,自己亲生女儿的努力都没看到啊?

  不过她也知道现在是要瞒着母亲出去庆祝,也没多说什么,以免节外生枝。

  四人打车,一路到了一家四星级的酒店,这里吃一顿要一万多,不过沐放花得起,他在李篆这里节省了近百万,吃一顿算什么。

  酒桌上,李篆和沐放喝酒,两个女孩喝果汁,边吃边谈着可能遇到的状况,突然,沐雪晴说了一句话。

  “这种事你肯定要瞒着亲戚吧,不然让你父母知道肯定担心。”

  李篆沉默了:对啊,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件事,要说去的时候还能骗舅姥爷一家说自己是去旅游的。

  但是回来呢?不用想也知道回来肯定很狼狈,都是山里人,一眼就知道自己肯定上山了。

  “那我还真的不能摆脱我亲戚。”李篆很为难,这时候,一边紧张的听着他们对话的唐糖兴奋的大叫:“万岁,我可以去了,我接应你!”

  “胡闹,你怎么能去,进山我还得照顾你。”

  “我不进山啊,我就在外面接应你总可以吧?这样你也不用先在亲戚家落脚,最后一天还能去走走亲戚。”

  沐放想了想觉得可以,看着女儿,说道:“雪晴,你也陪着唐糖去吧,你们两个人在李篆上山的时候是个伴。”

  “真的吗,我也去?”沐雪晴有些惊喜,她很少被允许出门,这下得到父亲允许还有些兴奋。

  “恩,顺便当散散心了。”

  一段饭,解决了一个问题,而沐放又托人弄了两张车票,虽然常年在国外,但是他当年的那些同学可都在国内发展,托托关系总能有些能量。

  至于那些东西,呵呵,国外卖这些东西的人当然有自己的渠道,只是多加点钱而已。

  回去的路上,唐糖明显很兴奋,甚至还哼起了小曲儿,虽然稍微有些跑调,但是总归能听,只不过偶尔跑的严重了会把李篆逗得前仰后合。

  火车是明天中午的,大概后天晚上到目的地,所以三人没敢在医院多停留,要知道两个女孩儿的行李还没收拾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