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放本来还想问能不能让李篆帮忙,结果听到李篆说的舅姥爷就知道这事要吹:他想到了老人家的年岁问题。

  “唉,只能拜托那些人了。”

  听到父亲谈起,沐雪晴问了一句,沐放想了想,也就把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

  原来他在国外的时候曾经去过各大医院咨询自己的病,但是一直没有进展。

  不过最近一次去医院的时候医生说曾经有一个病人是一样的状况,医院也没办法治疗,不过最后被一个中医治好了。

  那个大胡子外国医生说这话的时候还有些惊叹,伴着一丝不甘。

  外国人对于中国很多传统的东西都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尤其是中医,可惜国人却忘本,把祖宗留给自己的东西丢了,去学别人的皮毛,在自己本领上反而不如外人。

  “一百万?就这么一株草要一百万?!”

  沐雪晴惊叫着,没错,沐放联系到了采药的人,他们说见过这东西,不过在深山里,不好弄,要价一百万才肯帮忙采药。

  沐放苦涩的点点头,一百万他不是拿不出来,不过自己身上的流动资金也就一百二三十万,其他的都是国外的投资产业。

  要知道沐雪晴还有不少要用到钱的地方,二三十万实在是不够花,但是国外的固定资产没个一两年是没办法变现的,让利变现的话自己估计会把老本赔光。

  李篆看见沐放这么着急,要说不着急那不可能,毕竟这一家子人都能算是自己的亲人了,想到自己的事务所还缺一个大单子,咬咬牙。

  “叔叔,你看这样行不行,你知道我开了个事务所吧?”

  沐放闻言点点头,疑问的看着李篆,他不知道这个小伙子要干什么。

  “我的事务所正缺一个大单子,我也不是赚您的钱,我只要十万,找到了,您给我十万就行,找不到,您搭上个来回花销,大不了我回来还您。”

  听见李篆这么说,沐放连忙摇手:“不行不行,大山那么危险,你不能去!”

  “叔叔,我也不小了,再说那边我有朋友,应该能找到人,你放心,实在不行我会回来的,决不冒险,我也挺惜命的不是!”

  看着李篆一脸轻松地样子,唐糖有些担心的拽了拽他的衣角,她是知道深山的危险的,虽然没去过,不过没听电视上常说某某探险团团灭么……

  “没事,我不冒险!”李篆回头安慰着唐糖,小丫头还想跟着去,不过被李篆拒绝了。

  “你去什么,山里面我走着都费劲,到时候不是还得照顾你,再说事务所还得你帮忙照看呢。”

  唐糖盯着李篆看了好半天,往常这个招式很好用,每次不超过一分钟李篆就会服软,可是这次李篆说什么也不头像。

  无奈,唐糖只好点点头,不过她的底线是每天至少一通电话。

  “我尽量吧,大山里没信号啊。”看着马上要变卦的唐糖,李篆忙补充了一句:“不过我保证进山没信号之前肯定告诉你行了吧?”

  “好吧。”唐糖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知道进山之后没信号要保证自己的条件不可能,所以勉强答应了李篆的提议。

  看着面前这个24岁刚刚毕业的小伙子,沐放十分感激,拍了拍李篆的肩膀:“李篆,咱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李篆心里一暖,笑了笑:感觉上一家人是一回事,嘴上说出来是另一回事。

  “好,叔叔,你也不用感谢我,我就是发自肺腑的帮忙,再者严格来说我们这还是在做生意呢,你之后还得让雪晴帮你在我的网站下单子才行!”

  沐放很豪爽的笑了笑,他住在南方,不过老家是北方的,也或许是常年在国外待着,性格也变得像老外那么直爽了吧?

  四人在楼下的小区溜了溜,估摸着雪姨因该睡醒了,沐放转身要上楼,结果被李篆叫住。

  “叔叔,这个事你别跟雪姨说,我怕她担心,别再不让我去。”

  看着一脸灿烂笑容的李篆,沐放觉得这个孩子简直亲的不能再亲,拍了拍他的肩膀:“孩子,叔叔什么也不说了,就像之前说的,咱是一家人!”

  “恩!”

  目送沐放上楼,三人相视一笑,沐雪晴感觉这个因为租房认识的男孩在自己心中的身影变得高大起来,而唐糖,则是隐隐有些担心。

  三个人像之前那样自觉,直到吃晚饭才回病房,给沐放两口子留出了充分的时间,这让病房内的两人心中大呼孩子懂事了。

  晚饭还是定的酒店外卖,沐放也算是个小资阶级,身家上千万,不过流动资金不足十分之一就是了。

  吃饭的时候四人心照不宣,谁也没讲有关采药的事情,雪姨虽然看出了女儿心里有事,不过孩子大了,也就没问。

  到了晚上八点,沐放送三个人回去,沐雪晴最近要一直住在李篆那里,今天李篆就差没认沐放做干爹了,他更加放心了。

  “叔叔,我大概什么时候走?”两女正在打出租车,李篆在后面和沐放谈话。

  沐放沉思了一会,又看了看手机,似乎上面有什么消息,然后说道:“大概一周左右。”

  “我需要买一些东西,不过我这里没钱……”

  “这你不用担心,我从国外都买好了,通过特殊渠道已经送到国内了,后天就到,等一个星期就是为了让你熟悉熟悉那些东西的用法。”

  听到沐放说特殊渠道,李篆心中一动,看了看两女,偷偷的向他打了一个隐晦的手势,结果沐放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弄得他很郁闷。

  进山是一个体力活,虽然李篆家不住在山边,不过他是农村的,对于做农活有很深的了解,而进山,就是农活的一种。

  既然装备有了着落,那么李篆当然也要开始自身的准备,趁着这一个星期抓紧做体能恢复的训练。

  回到家里,由两女陪着,李篆做起了已经落下好长时间的体能训练,他这边练的满身大汗,人家两人坐在地上一边帮着他压腿或者什么的一边吃着薯片,而且还看着韩剧。

  终于到了第三天,吃过午饭,沐放带着李篆去了快递点取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包裹,看的邮递员都目瞪口呆:这尼玛一车就装这一个了吧?

  要知道沐放光是邮寄费用就花了几千块。

  当然,这还不是国际快递,往国内运走的特殊渠道,也花了一万多。

  这些东西里面分好几个小包裹,沐放拿出了一个有标记的包裹,然后把剩下的原封不动邮寄到了李篆说的小兴安岭的地址。

  李篆问这是什么,沐放没说,也不准他看,只告诉他回去再看。

  李篆知道这里面的东西怕是上了名单的物件,掂了掂分量,有些沉,虽然拿着费劲,不过他心里好一阵兴奋:这可是那种东西,哪个男生没做过这方面的梦?

  这天晚上走的时候沐放考虑了好一阵,最终还是把手伸进袋子里拿出了一个挎包,又从挎包里翻了半天,拿出了一本书,交给李篆,让他回去好好读。

  李篆虽然纳闷,不过也没想那么多,陪着两女回家,今天开始不需要体能训练了,主要是熟悉装备。

  李篆属于半路出家,所以一切都要抓紧,他从那个大包裹里又拿出了三个小包裹,不过他没急着打开,而是听从沐放的话,先是仔细的看了看那本书。

  结果书刚打开就让他热血沸腾:AK!

  F%最K新0章Sw节D!上2…酷匠X`网8\

  没错,沐放居然弄到了自动火器!

  而且不止一把,其中甚至还有现役的狙击步枪!

  这下子李篆也顾不得其他了,把这本薄薄的书从头到尾读了好几遍,确定一切熟记于心才强压下心中对于沐放拿走的那个包裹的渴望,继续拆那三个包裹。

  另外三个包裹中一个是制式作战服,一个是各种军刀,小十把各式军刀简直能武装到牙齿,最后一个包裹还让李篆小兴奋了一把:军弩。

  军弩服役的不多,但是多用于特种作战,这东西比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声音还小,在特种作战中颇有名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