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来的时候多付了司机二百块钱,让他在外面等一会儿,司机拿了钱当然也不敢走,倒不是多有诚信,而是两人把车牌号记下了。

  沐放出了机场就跟两人坐上了出租车,直奔医院。

  进了病房,看到穿上虽然有精神但是明显憔悴了很多的妻子,沐放一个汉子差点没忍住哭了出来,两口子坐在病床上聊了起来,李篆三人很识相的退了出去。

  过了半个小时,沐放推门走了出来,看到因为照顾妻子而明显有些劳累的三个孩子,心底一暖。

  自己女儿做这些理所应当,但另外两个年轻人就不一样了,当然,他是知道李篆拿了钱的,车上沐雪晴已经告诉他了。

  不过那些钱和李篆两人做的事情相比,差太多了,要知道他们可是要这样照顾一个月的,还是在不知道自己要回来的情况下。

  “行了,你们也累了,我今天在病房,你们回去吧。”

  听到沐放这么说,李篆两人没矫情,唐糖是真的累了,而某畜生还惦记着“收拾”可怜的唐糖呢。

  沐雪晴有些为难,沐放看到女儿的样子一拍脑袋:女儿不敢一个人睡觉,自己忘了。

  看了看李篆两人,沐放有了主意,赶忙叫住就要走的两人,让沐雪晴也跟着对付一晚上,孩子都成年了,况且看那两个孩子也挺老实,不怕会出什么事情。

  “这个,不好吧……”沐雪晴有些为难“哎呀,有什么不好的,雪晴姐你今晚跟我睡!”唐糖急忙拉过了这根救命稻草。

  刚才转身走的时候她几乎要向沐雪晴求救了,要知道李篆看她的眼神就差没放绿光了。

  要是目光能做一些实质性的东西的话,估计唐糖刚才已经被就地正法了。

  沐雪晴最终还是跟着李篆两人上了出租车,直奔事务所,上去之前还买了不少熟食,这个时候已经是半夜了,三人肚子都有些饿。

  “来来来,快吃饭快吃饭,饿死我了。”

  唐糖说着直接把烤鸡的两个鸡腿撕了下来,自己一个沐雪晴一个,没李篆的份,看的沐雪晴挺不好意思。

  她没敢接,指了指还忙着其他东西的李篆:“唐糖,这个就给李篆把,我不饿。”

  唐糖摇了摇头,直接塞到了沐雪晴的嘴里,这几天两个女孩都混熟了,也不在乎那么多,就是沐雪晴感觉嘴里突然被强塞进来这么个东西有些不舒服。

  “嘿,糖豆儿,来,给你喜欢吃的藕片。”李篆从小厨房端出来了一盘藕片,唐糖平时喜欢吃这东西,按她的说法就是好吃还不容易长胖。

  “恩。”唐糖心安理得的接了过来,看了看正拿着鸡腿为难的沐雪晴,直接把嘴里的鸡腿拿下来,递给了李篆。

  李篆也没客气,直接咬了一口:亲都亲过了,也不用讲究那么多了。

  沐雪晴看到两人的动作一愣,随后觉得自己太敏感了:在她的理解中别人咬过的东西怎么能吃呢?

  这也算是对个人卫生的要求,不过现实中很多人都不讲究那么多,都是熟人,讲究那么多干什么。

  三个人吃完已经是凌晨一点了,赶忙准备睡觉,按照在医院说的,唐糖和沐雪晴一间,李篆自己一间。

  不过临上床的时候唐糖把毛线球给抓走了,看着可怜巴巴的毛线球李篆还想救下它来着,不过想到那天晚上这小家伙坏了自己的事情就气不打一处来。

  “随你怎么折腾!”

  李篆最后甚至还补了一下刀。

  躺在床上,李篆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两点的时候突然尿急,就悄悄地跑到卫生间,由于怕打扰两女休息就没开灯,借着路灯光完事,就要往回走。

  没想到这时候唐糖的房门突然打开了,两女这几天都在医院,休息的很差,沐雪晴最严重,头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而唐糖还算好一些,和李篆一样,尿急,所以起来上厕所,到卫生间打开灯就看见了正准备往回走的李篆。

  “李篆?”唐糖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不到,就被李篆捂住了嘴。

  嘿,小丫头片子,这下撞到我手里了吧?

  唐糖一下子就清醒了,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然后就和李篆在卫生间里热吻了起来。

  两个人自从那天晚上捅破关系后就一直在医院照顾雪姨,也没时间温存,这深更半夜的碰到了一起,还都是睡衣睡裙,当然要好好亲热一下。

  “唔……”

  李篆的爪子先是在他最喜欢的地方揉捏了一会,然后直奔要害,结果指尖刚碰到就被唐糖掐了一下。

  “要死啦你,雪晴姐还在呢!”

  唐糖的脸红的像一个大苹果,娇羞的样子让李篆食指大动,不过想到屋子里的确还有一个沐雪晴就不得不冷静下来了。

  “先放过你,迟早的事!”李篆恶狠狠的说了一句话,唐糖白了他一眼,让他出去,自己要用卫生间。

  李篆没弄什么幺蛾子,不过临走的时候趁唐糖不注意回身在她的小屁*股上又拍了一把,手感十足!

  回到房间,经过了卫生间的“遭遇战”,李篆小腹有些热,心跳也有些快,人反而更加精神了,无奈之下玩了会手机,终于沉沉睡去。

  俗话说自作孽不可活,是真的。

  这不,因为昨晚睡得晚所以早上九点半还没起的李篆被唐糖堵了被窝,甚至沐雪晴还被唐糖拽着做帮手。

  虽然极力反抗,但是架不住唐糖的热情邀请,而且李篆那副紧紧捂着被子的紧张样子也的确搞笑,沐雪晴索性倚在房门看起了热闹。

  “糖豆儿,你想不想混了,当心我收拾你!”

  }酷)匠/网-永久*免V费D看dj小w5说

  “我才不怕你,哎呀,怎么拽得那么紧,快把被子给我!”

  “妹子,咱不闹了行不,雪晴还在这呢……”

  “不行,我非要看看你是不是暴露狂,快把被子给我。”

  “敬酒不吃吃罚酒!”李篆情急之下有了主意,看到那里的沐雪晴打了个哈欠,趁机把被子一掀。

  正忙的热火朝天的唐糖被李篆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一愣,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李篆趁着她发楞的一瞬间直接用被子把她罩住,然后,把她搂了进去。

  “呃……”

  沐雪晴打完哈欠睁开眼发现唐糖不见了,揉揉眼睛仔细再一看,那个熟悉的小脑袋从被窝里钻了出来,正不好意思的看着自己。

  唐糖这丫头也没起来多久,连睡裙还没换就直接跑到李篆这里来折腾了,这下被搂紧被窝整个人都走光了,哪还敢继续闹,直接服了软。

  “你们啊,闹也没个尺寸,好了好了,我先出去,李篆你放唐糖出来,唐糖也去换衣服吧,咱们抓紧去医院。”

  沐雪晴说着自己走了,而唐糖的脸刷的一下变得潮红:她真恨不得剁掉某人的爪子。

  有外人在,李篆只是小小的占了个便宜就放唐糖走了,被窝里,看着唐糖逃走的身影,他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

  起床,穿衣!

  三个人来到了医院,病房里面,沐放两口子正聊着天,看着他们有说有笑的样子,沐雪晴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到了中午,沐放定了酒店的外卖,很丰盛,直接就在病房吃了,当然,这里面有病人专用的营养餐,而且雪姨这时候也能吃一点大补的东西。

  饭后,雪姨有些累了,没多一会儿就又睡了过去,四个人悄悄的走出了病房。

  “李篆,你是北方人,不知道你对小兴安岭熟不熟悉?”沐放突然问道。

  “恩?小兴安岭?叔叔你问那里干嘛,我家不在那附近,不过在那里有亲戚。”

  沐放沉吟了一会,然后拿出了一张明显经常拿出来看的照片,上面是一种植物:“我要找这种植物,准确说是一味中药,只有它能彻底治愈雪晴母亲的病!”

  听到父亲这么说,沐雪晴眼睛一亮,忙拿过照片,结果上面的东西她不认识。

  “既然是中药,那么药店应该有啊?”唐糖好奇的问了一句。

  “没有,我托人打听过,这种药材属于土法子,虽然有效,不过得雪晴妈妈这种病的人很少,所以药店没有。”

  听了沐放的话,李篆点点头,也陷入了沉思:自己的舅姥爷住在山那里,不过怎么开口啊,他岁数不小了,可不能进山,万一出点意外自己可是全家的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抚柳凭栏说:

额,能力有限,只能每天一更了,晚上八点,准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