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里,李篆和王金龙很谈得来,他念过书,而且不是那种书呆子,甚至初中的时候就混过社会,言语间两个人很对胃口。

  王金龙听着李篆说自己初中的时候曾经用刀子把欺负自己的人送进了医院,竖起了拇指,他自己还是18岁的时候才敢动刀子的。

  “小兄弟够狠,也够聪明,知道往屁*股上捅,让那小子受罪又不至于把事情弄大。”

  酷匠84网◎正版HV首发

  李篆被夸的挺不好意思的:当初自己也是冲动,再说那时候哪里管的上捅在哪里,掏出刀子一个冲刺就递了进去。

  “也没大哥你说的那么好,就是被逼急了。”

  李篆若有所指的看了看门口的几个人,看的王金龙心里一颤:这个年轻人含沙射影的是在说这件事啊,聪明!

  病房里面的几个年轻人在王金龙的要求下又道了一次歉,然后王金龙又给了李篆联系方式,还要亲自送李篆出屋,结果被他拒绝了。

  李篆出门,手上拿着王金龙的名片,本想扔掉,可是想到自己也说不准会不会有让人家帮忙的地方,索性收了起来。

  回到雪姨的病房,李篆悄悄把这件事告诉了沐雪晴,吓得她小脸一白,忙上下看着李篆有没有受伤。

  “你呀,怎么那么冲动,那些人是好惹的吗,我又没吃大亏,再说妈妈已经这个样子了,你让他们道歉了又能怎么样,你别出事才是万幸,再不许去了!”

  看着沐雪晴一脸担心的样子,还像姐姐一样教训自己,李篆挠着头憨憨的笑了,然后看向床上的王怀雪:“雪姨这下子能静养了,你不用担心,告诉雪姨也不用担心。”

  “恩。”

  雪姨全名就叫王怀雪,她之前受了惊吓,导致病情加重,而且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担心那些人还会来。

  这下子看到李篆二人也在,自己身边有三个人,就不那么害怕了,心里也很安稳,很快就睡了过去。

  看着床上睡得正香的母亲,沐雪晴一阵欣慰,感激的看向李篆两人,小声说道:“我妈妈这两天都没怎么睡觉,谢谢你们了。”

  唐糖嘿嘿一笑:这里面可是有着她的功劳呢,小丫头自从到了医院就不停的给雪姨做按摩,虽然手法不专业,但是总归也是很舒服的。

  就这样过了几天,李篆白天来到医院,晚上回去,唐糖则一直在医院陪着雪姨母女,弄得晚上一个人待在家里的李篆很不适应,准确说自从跟那天晚上之后他就一直不适应!

  这一天,照顾了雪姨一上午,到了吃午饭的时候。

  三人出了病房,留下雪姨一个人睡觉,她的病情只要不受到刺激就没问题,所以三人都很放心她一个人待在病房,况且他们也就是去吃个饭,很快就回来,也留了纸条。

  在医院附近随便找了个小饭馆,点了几道小菜,三人都要了水饺,趁着菜还没上来,李篆问了沐雪晴有什么打算。

  沐雪晴想了想,说道:“我找到工作了,一个月以后正式上班,但是我明天开始要每天去接受培训,没办法整天陪我妈妈,所以就拜托你们了。”

  李篆点点头:“这是应该的,我们就是做这个的,不过你别忘了在网站上多给我们说一些好话。”

  “恩。”沐雪晴刚点头手机就响了,她不避嫌的直接接了,对方刚说了一句她就惊喜的跳了起来:“爸爸!”

  她又聊了一会儿,然后挂断了电话,脸上因为兴奋还残留着潮红。

  “是叔叔?”唐糖问了一句,沐雪晴点点头。

  没错,刚才打来的是沐雪晴的爸爸沐放,也就是雪姨的丈夫,他常年在国外一家公司工作,是一名中管,待遇很好。

  仅凭他一人的收入就能养起来这个家,而且还能供沐雪晴读完硕士,可见沐放也应该算是一个小成功人士了。

  这次他听说妻子生病,赶忙处理完手头的事情,跟公司请了一个月的假,直接从国外飞了回来,不过要在首都转机,打电话这会儿他正在首都的候机厅呢,晚上就到。

  “我爸说他晚上就到,我要去接机。”,沐雪晴兴奋地说道。

  李篆点点头,说他陪着去,而同样要去的唐糖则被留了下来,理由是雪姨身边要留个人照顾。

  “那唐糖跟我去吧!”

  看着一脸可怜相的小姐妹,沐雪晴于心不忍,但是李篆的理由很充分。

  “那么晚,你一个人去机场我不放心,至于带着唐糖?呵呵,不如不带呢……”

  听着李篆毫不留情的挖苦,唐糖扁扁嘴,看到菜里面有一个尖椒,而李篆又完全不设防,迅速夹起来放到了他嘴里。

  “啊!”

  李篆辣的直跳,桌子上的两人哈哈大笑。

  由于要赶快回去照顾雪姨,三人吃的都很快,最后是李篆抢着买的单,沐雪晴还想结账,结果被唐糖死死地拽着,连接近老板的机会都没有。

  回去的路上,李篆故意拽着唐糖把脚步放慢,确定沐雪晴不会回头,在唐糖的耳边咬牙切齿:“敢往我嘴里放尖椒,看回家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还把手放在唐糖圆润的小屁*股上狠狠地揉了揉,弄得她大眼睛瞬间变得水汪汪的,看的李篆都一呆:这丫头,这么敏感?!

  回到病房,雪姨还在睡着,脸色也不再像李篆来时那么苍白,有了一丝红润,看来之前的虚弱多是因为没休息好。

  三人还给雪姨带回了一份滋补的粥,病人多不能吃太油腻的,而那些鸡汤之类的大补其实也并不适用于所有病人,这种清淡而又有营养的粥应该属于绝佳的补品。

  下午三点,雪姨醒了过来,睡了一觉,整个人都精神很多,胃口也大开,慢慢一保温盒的粥居然没够喝,最后还想吃鸡腿。

  “好,妈你等一会,我这就去买。”做女儿的,看见母亲有精神、有胃口当然开心,沐雪晴当即就要去买,结果被李篆拦住了。

  他笑嘻嘻的跟床上的雪姨说道:“雪姨,你悠着点,别再刚瘦下来又胖上去,当心身材!”

  “臭小子!”恢复过来的雪姨还有力气教训李篆,不过被他躲了过去,李篆这才告诉他们这时候让雪姨稍微填补一下肚子就行,等回复个三两天再吃那些油腻的东西最好。

  至于十分想吃烤鸡腿的雪姨,在李篆的劝说下,也只能咽了咽口水,然后继续躺在床上,一副贤淑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刚才喝粥时候的急切。

  由于雪姨不能受到刺激,所以沐放回来的消息也不能瞒着她,更不能弄突然袭击的惊喜,甚至都不能直接告诉她。

  沐雪晴循循善诱的和雪姨说了好半天的话才委婉的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她,知道丈夫要回来了,雪姨十分开心,看得出来,两口子感情很好。

  李篆撇撇嘴:雪姨长得这么漂亮,看沐雪晴就能知道她年轻的时候有多美,那个叫沐放的怎么可能跟她感情不好。

  沐放的飞机晚上十点到H市,李篆和沐雪晴八点半就出发了,直接打车去机场,这么晚,要是不打车过去的话回来的时候就难办了,到医院附近的机场大巴都已经停了。

  “哎呀,两年没见到爸爸了,好兴奋!”机场,沐雪晴就像个孩子一样,的确,不论她多大,终究是有父母的女孩子。

  两人在焦急中等了半个小时,终于等到一个中年人神色匆匆的从出机口走了出来,他正在向接机的人群扫视,很快找到了沐雪晴。

  沐放看到沐雪晴就仿佛看到了妻子的影子,想到妻子还在病床上躺着,得到了治愈妻子病的方法的他心里更加急切,小跑着冲向沐雪晴的方向。

  跑到一半,欣喜的看到沐雪晴也正想自己跑来,他突然皱了皱眉:不对啊,雪晴身后那个男孩儿是谁?

  父女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沐雪晴甚至哭了出来,弄得沐放手忙脚乱的给女儿擦泪。

  “傻丫头,哭什么!对了,这位是……”沐放说着看向李篆,他现在确定了这个年轻人是和女儿一起的。

  “哦,我给你们介绍,这是我朋友,李篆,多亏了他这几天帮忙照顾妈妈。”

  听了女儿的介绍,沐放感激的看向李篆:之前还担心没怎么做过家务的女儿照顾不好妻子,这下有了这个年轻人自己就放心了。

  “李篆,想必你也猜到了,这是我爸爸,沐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