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务所现在宣传刚打出去,网上都是一些凑热闹询问的,李篆两人这三天来除了偶尔玩一下暧昧就是坐在电脑前回答帖子的问题。

  网络上的人就是这样,不管话题跟自己有没有关系,只要有人回复了他们就能聊下去,一时间无往万事屋和无往事务所这两个名称在H市火了起来。

  虽然还没有第三份委托,不过李篆知道,宣传已经起了效果,接下来自己只需要准备好就可以了,他一直和李贵保持着联系,时刻注意这群农民工的动向。

  而唐糖的又一个提议再次提醒了李篆:支付方式。

  不可能每次都是现金交易,而且若是要找第三方帮忙的话就绝对要控制好手里的资源,不然人家双方直接交易把自己这个中间人甩了怎么办?

  没错,之前的两次规模都很小,所以没出问题,但是万一以后做大了怎么办,那个时候这类问题是肯定会发生的,一定要未雨绸缪。

  李篆两人一边回复着网上的提问一边考虑着这个问题。

  “呀,有人提交委托了!”负责观察网页的唐糖突然惊叫了一声,李篆忙去看,果然,有了一个新的委托,内容是去医院照顾病人,给的价格比钟点工高很多。

  “去了,走!”

  李篆和唐糖转用手机回复帖子,骑着自行车直奔委托上的医院,结果到了之后两人大吃一惊:发布委托的不是别人,正是沐雪晴。

  两人急急忙忙赶往医院,骑着车子到了楼下,正看到沐雪晴一脸着急的在下面等着,急忙走上前去,沐雪晴看到两人也迎了上来。

  “哎,李篆,你们怎么来了?”

  李篆两人还纳闷:不是你让我们来的么?

  “你们先上去,还是那个病房,我妈最近病情突然不稳定了,我叫了两个人来帮忙,怎么还没来,等他们来了我上去找你们。”

  沐雪晴一句话让两人明白了:合着她还不知道那个事务所就是李篆他们开的呢。

  忙跟正要打事务所固定电话的沐雪晴解释了一下,她一愣,然后大呼碰巧,急忙带着两人上楼。

  电梯里,李篆说费用就算了,权当做帮忙了,但是沐雪晴很坚持,说他们的生意也刚做起来,哪里经得起折腾,不由分说就塞给了李篆一万块钱。

  “这……”

  还是第一次手拿这么多现金的李篆有些激动,结果没等他问沐雪晴就主动的解释。

  “是这样,我妈昨天开始突然病情不稳,医生说要24小时照顾,但我一个人忙不过来,本来想找钟点工,结果居然找不到。”

  说到这里,沐雪晴眼睛里隐晦的闪过了一丝无奈,本以为隐藏的很好,但还是被一直盯着她的李篆发现了。

  “我也是没办法,碰巧听朋友说你们这个事务所,所以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就在网上下了单子,没想到居然是你们。”

  李篆点点头,说他们于公于私都会尽全力。

  三人进了病房,床上的雪姨哪里还有前几天谈笑时的精神,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十分憔悴,看的李篆心里一阵不忍。

  “唐糖,你先待着,我和沐雪晴去找医生了解一下情况。”

  李篆说完就拉着沐雪晴出去,也的确去找医生简单的了解了一下情况,不过回来的时候李篆把沐雪晴拉到了角落里,很严肃的说道。

  “你实话跟我说,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找不到钟点工呢,你刚才表情不对!”

  沐雪晴极力否认,但是神色中极力掩饰的慌乱却还是逃不过李篆的眼神,最终老老实实的告诉了他事情的经过。

  听完沐雪晴的描述,李篆攥紧了拳头,什么也没说,两人一起回了病房。

  原来雪姨的病情不能受刺激,但是沐雪晴前天来医院的时候被去隔壁病房探望病人的几个小混混盯上了,他们到了雪姨的病房里一阵纠缠,这才让雪姨的病情变得不稳。

  不过也幸亏是雪姨犯病,不然在病房里会发生什么事情真的说不准,那帮小混混可明显是精虫上脑不管不顾,要不是雪姨的检测器发出报警他们还不会走呢。

  至于找不到钟点工,纯粹是因为钟点工不敢来,那几个混混认准了这个病房,也不纠缠,就是看到有那个钟点工敢接这个活就不断找钟点工的麻烦。

  一天之内吓跑了三个钟点工,哪里还有人敢来。

  6酷匠q$网mW首"G发B

  雪姨住的是特护病房,但那些混混还是胆敢捣乱,可见应该不是一般的混混,李篆这么想着,就悄悄跑到了外面,透着病房门的窗户向隔壁病房里看了看。

  里边住着的是一个中年人,神色之间能看出应该是一个凶狠之辈,李篆估计应该不是正经人,八成是混道上的大哥。

  敲了敲门,得到回应后李篆走了进去。

  王金龙今年30岁,他18岁在家把人捅死,出来逃难,到了H市,经过这些年的打拼倒是也混出个样子了。

  他手下有那么一些小青年跟着,还开了几家发廊、浴池之类的店,当然,明眼人都知道这里面到底是干什么的。

  看着从门外进来的这个年轻人,王金龙仔细想了想,不记得手下有这么个人,心里也慢慢升起了警惕,右手微微挪动,想要去拿枕头下的水果刀。

  “别紧张,没别的意思,就来找你谈谈。”

  王金龙手上轻微的动作还是没逃过李篆的眼神,他淡然一笑,刚才进门的时候还有些紧张,毕竟面对的是一个混道上的,结果进来一看也不过如此。

  “什么事,说吧。”

  “我姨住隔壁,本来病情挺稳定,但是前天受了惊吓,病情严重了,怎么办?”

  “这种事情你该找医院,找我有什么用?”

  王金龙感觉莫名其妙,但是李篆接下来的一句话就让他陷入了思量。

  “大白天的敢进特护病房纠缠病人的女儿,哥们,你手下的弟兄不地道啊。”李篆说话的时候很有感觉,他仿佛找回了初中和一帮坏小子混社会的状态。

  “这个……”王金龙沉吟了一会儿,他不蠢,不然也不会混到大哥的位置,当大哥,手下的人必须约束好了,不然搞不好就给你捅娄子。

  “没别的意思,也不是朝你要医药费,就过来跟你说说这个理,我们是老实人,但是嘛……”李篆说着嘿嘿笑了一声,笑的王金龙直发毛。

  李篆转身出了病房。

  躺在病床上的王金龙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他倒不是怕了李篆,只不过对于手下那几个年轻人不听自己的话私自招惹别人的行为感到气愤。

  “喂,铁子,把虎子他们几个人给我叫过来,对,就现在,我他妈不管他们在干什么,就算妈死了也给我滚过来!”

  不一会儿,楼下蹲点的几个年轻人就被交了上来,他们正堵着敢去雪姨那里的钟点工呢,听说老大叫他们就急忙跑了上去。

  结果刚进病房王金龙就是一顿臭骂:“你们脑子里装的是粪吗?我叫你们别给我惹事,你们呢?还他妈敢到隔壁特护病房纠缠人家闺女,你们嫌我死得不够快是不是!”

  最后王金龙甚至拖着伤下地给了他们几个耳光。

  这几个年轻人正是之前纠缠沐雪晴的人,他们都是王金龙的乡下亲戚,刚来不久,就是想跟着他混,没有老资格混混那么规矩,看见漂亮女孩就走不动道了。

  “小兄弟,我带着这几个混账给你道歉,你看是不是让他们进去给你姨也道个歉?实在气不过你打他们一顿也行!”

  王金龙这个人虽然是个混混,但是为人很仗义,分得清道理,这也就是道上人所谓的道义:输人不输阵;欺大不欺小。

  李篆看王金龙很上道,笑了笑,人家已经很客气了,自己也不能不识抬举,忙扶住了王金龙。

  “王老大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就是跟你讲个道理,你能叫手下的弟兄别再纠缠我们就可以了,哪敢让您亲自来,快快快,快回病房。”

  说着把王金龙扶了回去,那几个小混混自然也跟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