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你没事吧,要不要紧要不要紧?”

  唐糖急忙坐了起来,丝毫不顾及在李篆面前完全走光的样子。

  李篆刚要摆手,手伸出去就碰到了那对柔软,这时候唐糖是伏在李篆身上的,两人的位置完全调换了过来。

  入手柔软,李篆感觉身下的疼痛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手部微微用力向上托,感受着软肉充实着之间的满足感。

  “唔……”

  刚刚还紧张的要死的唐糖身子直接软了下来,趴在了李篆身上。

  “就这样睡吧,乖。”

  两人又亲热了一阵,却还是没有跨越雷池,一来唐糖没了状态,说什么都不再主动地撤掉守门员,二来李篆觉得还是有些隐隐作痛,也不敢给小兄弟增加负担。

  唐糖嘟了嘟嘴,还想坚持着穿上,结果被李篆得寸进尺含住,一种强烈的酥麻感从胸部传来。

  “恩……”

  唐糖感觉身子比刚才还软,不自觉的呻*吟了一声,最后拼尽全身力气把胸前的脑袋推开,强硬的反钻到李篆怀里,完全不给他机会。

  清晨,阳光顺着窗户照射在两人身上,暖洋洋的,很舒服,不过好在房子对面没有建筑,不然说不准会不会被某些有问题的家伙偷窥到。

  酷匠网永久免5费ue看小说。

  “唔,舒服。”还是第一次被阳光直接照射到皮肤上的李篆突然感觉貌似以前穿着衣服仅仅被阳光叫醒是一种浪费,两只爪子在唐糖光滑的脊背上来回抚摸。

  “早上起来就不老实!”

  唐糖把头埋在李篆的怀里,其实她早就醒了,她昨晚又没喝酒,并不太累,只是醒来之后就赖在李篆怀里不起,她也感觉很舒服。

  “啪!”

  李篆大手直接拍在了唐糖圆润的小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唐糖嗔怒掐了李篆的软肋一把,然后扯过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最后连脑袋都缩了进去,在里面发出闷响:“你出去,我要穿衣服!”

  “嘿嘿,老夫老妻了还害什么羞啊。”李篆第一次感觉自己的脸皮貌似真的够厚,下床,找到了那两件让他血脉喷张的小衣服,又回到了唐糖身边。

  当然,他已经把关键部位遮挡好了。

  “乖,让老公帮你穿衣服!”李篆毫不客气的以老公自居,双手强行伸进被子里就胡乱的摸,哪里是在帮忙穿衣服,分明是在占便宜好不好啊喂。

  “哎呀,好烦啊,弄疼我了!”

  唐糖实在受不了了,把头钻了出来,看着一脸“真诚”的李篆,最终妥协了,由她指导,然后李篆双手放在窝里帮她穿小内内和抹胸,也算是另类的“盲打”……

  两件最小的衣服,李篆足足穿了半个小时才帮唐糖穿上,当然,不排除故意揩油的可能。

  闹了一会儿,然后唐糖走进了卫生间梳洗,出来直奔厨房,她居然破天荒的做了早餐,而且味道很好,看得出来应该是精心准备了一段时间。

  期间李篆还不放心,要去厨房帮忙,结果被唐糖推了出来,她主动打开了电脑,给李篆找了个节目看。

  “你的手艺也不错嘛,什么时候学会做包子还有这些的啊?”

  虽然唐糖一直忙到十点才做好,但是饭桌上李篆不住嘴的夸奖她,夸得唐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之前偷偷学的,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来着,可惜一直没机会。”

  李篆不怀好意的嘿嘿一笑,若有所指的说道:“惊喜嘛,昨天晚上真的好大的惊喜,恩,好大啊,比预想的还大!”

  “你讨厌!”

  唐糖嗔怒,小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两人说说笑笑,吃完了早餐。

  现在他们都属于无业游民状态,虽然有一个事务所的小店,但也只是在网上尽全力做了宣传,还要尽快做一个招牌才可以。

  说起做招牌,李篆首先想到了那个旧货市场的老乡。

  那个男人叫李贵,39岁,李篆给他打了过去,一问才知道那个名单上还真有会做的,急忙联系过去。

  那些老乡李贵之前都联系了一遍,把李篆这里的事情和他们打过了招呼,反正多数都在做闲活儿,多这么一个介绍散活的门路也不错。

  李篆这边说明了身份,那面急忙客气了几句,然后约在中午在一个做这种东西的小店碰面,那个老乡现在就在这家店做活。

  挂上电话,李篆掂量着时间,估计现在走就差不多,于是换好衣服准备出门,结果看到唐糖一副妻子的样子送自己出门,目光中满是关心。

  心中一暖,李篆突然伸手把唐糖搂紧了怀里,弄得她一愣,然后微微一笑,也伸手搂住了李篆宽阔的后背。

  “早点回来!”

  这时的唐糖就像一个持家的妻子,在送自己的丈夫出门,而李篆当然也感觉到了唐糖的心意,点点头,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推门而去。

  由于是店老板也是老乡,所以本来要价很高的牌子李篆只画了几百块就做好了,这还包括运输费用呢!

  “哥们,谢了,你把你这个店的联系方式告诉我,我现在做的这个事务所能帮你招揽生意,我们就收一点手续费,绝对给你优惠!”

  现在的李篆就算是出来买东西也不能忘了给自己的小店做宣传,要过了店主的联系方式,又给出了宣传卡。

  这宣传卡类似于名片,只不过略大,上面有事务所的网址之类的。

  李篆也不管对方会不会用电脑,总之至少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就行。

  拉着牌子回到家,他们租住的房子太破旧,贴小广告的够懒得在上面动手,怕弄砸了衣服。

  “哥们,搭把手,帮我装上!”

  李篆招呼了一声,送货的老乡痛快的答应了,很快就帮忙安装上了。

  “来家里喝口水吧!”受了别人帮忙,起码要留人家喝口水,这是家里的规矩,那人客气了几句,跟着进了屋。

  “回来啦?”

  刚进屋,唐糖迎了上来,看到身后还有一个年轻人不由脸色一红,她身上还穿着家居服呢,腼腆的她有些不好意思。

  当然,其实穿着家居服在家里会客很正常,只不过这丫头有些敏感过头了。

  年轻人也尴尬的笑了笑,拖鞋进屋,都是出劳力的,脚上难免有些味道,他明显也知道,刚脱下一只鞋就要穿回去,结果被李篆制止了。

  “好了好了,都家里人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快进来。对了哥,你不是说没吃早饭吗,我们早饭还剩下几个包子,不嫌弃的话你先吃一口。”

  李篆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个人比李篆要大几岁,所以他直接叫了声哥。

  年轻人应了一声,客气了几句,还是坐在桌子上吃了起来,包子很香,他吃的也有些狼吞虎咽,这时候换好衣服的唐糖出来了,看到他这个样子忙给他倒了一杯水。

  年轻人还是单身,面对唐糖很是局促,小心的接过水杯,喝了几口水,然后和李篆两人闲聊了几句就坚持着离开了。

  李篆急忙出去送他。

  走后,唐糖去卫生间洗了抹布,跪在地上把地拼认真的拖了一遍,累的不像样子。

  “哎呀,你擦它干什么,嫌弃人家啊?”李篆回来看到唐糖一额头的汗,有些心疼。

  同时感觉唐糖会不会像很多大城市女孩儿一样看不起这些外来的务工者,要是这样的话他不免要给唐糖降分了。

  虽然不至于闹别扭,但是总归是个坎儿,李篆来自农村,自己父母在某些方面还不如这些打工的人,唐糖要是连他们都嫌弃自己怎么办?

  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忧虑,李篆期待着唐糖的回答。

  “什么啊,我就是擦一下,再说刚才那小哥儿的脚的确脏了点,你也不希望咱的地拼彻底脏掉吧?看来要准备几双室内拖鞋了。”

  唐糖嘟着小嘴,明显不满意李篆误会自己。

  李篆笑了笑:是自己想多了。

  伸手搂过唐糖,还想温存一会儿,结果小丫头推开了他,现在她连近在眼前的毛线球都不管:要做午饭了。

  房间里,被强制要求看电视不许帮忙的李篆有一种幸福感:这个丫头,看起来呆呆的,没想到还是一个娶回家做老婆的绝佳人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