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篆体型偏胖,唐糖扶着他还真的有些费力,摇摇晃晃的上楼,中途还差点踩空,险之又险的走到门前,拿钥匙,开门,进屋。

  “扑通”

  刚进屋,唐糖回身锁门,结果一个不注意,李篆摔在了地上,吓得她赶忙回身去检查摔得严不严重。

  “噗嗤……”

  结果她刚一回头就看见李篆像猪一样哼唧了几声,在地上拱了拱,继续睡!

  不过看到没摔坏她就放心了,锁上门,费力的把李篆从地上弄起来,好不容易才把他弄进房间,两个人一起摔在了床上。

  “哎呀,真的像头猪,死沉死沉的……”

  床上,唐糖望着天花板直喘气,嘟着嘴抱怨,而一旁的李篆睡的正香,身上若有若无的酒气有些难闻,不过她也忍着了。

  侧过身,仔细的看着这个同龄的大男孩儿,唐糖的心里一阵怪异:从入公司的陌生到踹开那道门的高大身影,再到为了他辞职、和他一起回来,一直到现在。

  两个人认识才两个多月,不过彼此已经十分熟悉了,主要是近一个月住在一起,像一家人一样,有时候唐糖甚至有一种他们就是夫妻的错觉。

  无他,两个人共同住在这件八十平米的屋子里,除了睡觉都在一起,而且刚开始的时候还睡在一张床上,虽然穿着衣服,但是毕竟在一起睡过觉。

  想着想着,唐糖的脸变得通红,偷偷的看了看李篆,确定他不会醒,做贼一样钻到了他的怀里。

  长这么大,她还没在男生的怀抱里睡过觉,虽然李篆身上的酒气让她皱眉,但是一入怀中那种温暖的感觉让她觉得很安心。

  闭上眼,本打算偷偷躺个五分钟就起来,结果这丫头居然睡着了!

  两个人这一个月来都没有歇着,先是发传单,然后是为了事务所的事情办手续,再就是在理发店帮工,最近是扩大宣传。

  俗话说站着说话不腰疼,别看说起来简单,真的做起来东奔西跑的,真的十分累,对于某些人而言他们宁愿在办公室坐着整天办工也不像这样奔波一下午。

  现在事务所前前后后的事情才算全部弄完,之后坐等消息就可以了,要是有人联系最好,没人联系的话估计很有可能是白忙活一场。

  李篆两人开的店的类型王权帮忙查了一下,应该属于事务所,但是一般的事务所都有某个指定的工作方向,他们的没有,比较杂,所以未来发展前景怎么样也不好说。

  酷匠,z网9永久b+免费,~看小说t

  唐糖睡觉偶尔有流口水,当然,也从侧面证实了她在做什么梦。

  “啊,就不该喝那么多……”

  半夜,李篆悠悠转醒,刚清醒就感觉到头仿佛要炸开一样的疼痛,也没睁眼,一边埋怨着一边在床上摸手机:他感觉到口袋里没有。

  毛线球睡在床上习惯了,所以李篆向右侧摸的时候先是惊醒了它,小家伙扑棱一下站了起来,发觉是李篆在摸它就放心了,还伸出小舌头舔了舔他的手。

  没时间理会李篆,他要看看手机有没有电话什么的,然后起来洗把脸清醒一下:实在太难受了。

  手往左侧一递就察觉到不对,闪电般缩了回来:那么软?规模还不小?坏了,是糖豆儿这丫头!

  李篆猜得没错,他刚才递爪子的时候的确摸到了唐糖,而且是十分不该摸的地方,这一下把本来睡的正香的唐糖也弄醒了。

  本来迷迷糊糊的唐糖是被胸前一阵异样的感觉弄醒的,她对这种感觉不陌生,因为以前自己要是不小心趴着睡觉了就会被类似的感觉弄醒。

  勉强睁开眼睛的唐糖还以为自己又趴着睡觉了,刚想翻身觉得不对:我是侧身睡得啊,哎呀,那只手是谁的!

  “糖豆儿,那个……”看到唐糖发觉了自己的动作,李篆尴尬的出言道歉,唐糖嗯了一声,捂着领口坐了起来,李篆赶忙开灯,也跟着坐了起来。

  两人在去公司上班的第一天就在经理室认识了,都是应届毕业生,又都是新员工,或多或少都要遭到老员工的欺负,所以两个人很自觉的先结识了对方。

  之后工作的过程中两个人基本上属于形影不离的关系,如果不是他们很明确的表明关系同事们就直接把两人划到一个户口薄上了。

  再然后的事情就不用说了,开出,然后关系变得越来越近,超越了朋友,但又一直没有挑明,不清不楚。

  现在是午夜,两个坐在一张床上,屋子里一时间充斥着尴尬的气氛。

  “糖豆儿,刚才我不是故意的。”

  “恩,我知道。”

  两个人又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最后还是李篆打破沉默,起身去了卫生间洗脸,本以为唐糖会趁着这会儿会她的房间,谁知道李篆回来的时候她还低头坐在床上。

  “嘿,怎么了,有心事?”

  唐糖忙抬起头,刚才她又在发呆,居然忘记了回房间,又想到了这两个月来和李篆一起度过的日子,从来没感觉到亲情是什么滋味的唐糖突然感觉心中涌起一股热流。

  “李篆,谢谢你……”

  “谢什么,其实……”

  李篆的话没说下去,因为他说着说着目光就不自觉地集中在了唐糖的嘴唇上,自从上次在青年旅社那次两人还没有任何出格行为。

  这不看还好,一看李篆就移不开了,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而会意的唐糖先是后退了一小步,然后抬起头,勇敢的接近了过来。

  “唔……”

  得到了默许的李篆可不管那么多,上次自己还没尝够滋味,这把还不过够瘾,直接紧紧地搂着了唐糖的娇躯,一阵热吻。

  半晌,两人都有些缺氧,纷纷喘着粗气,唐糖受不了李篆仍旧炙热的目光,低下头想要避开,结果被李篆勾住了下巴。

  “恩……”唐糖有些抗拒,她觉得这个姿势有些那个,不过开了小荤的李篆可就没那么客气了,十分挑逗的说道。

  “妞儿,哥哥看上你了!”

  “恩……”

  唐糖低着头,她只感觉脸蛋发烫,不用看也知道肯定红的不像样子了。

  借着窗外传来的灯光,李篆隐隐约约能看清唐糖娇憨的样子,心里一热,猛的把她抱起,两个人又一次摔在了床上。

  夏天,人本来穿的就少,地拼上很快扔满了衣服,最上层都是一些小物件,其中居然还有一只小熊。

  “唔……”

  再度感觉到了类似趴着睡觉的异样感觉,唐糖发出一声低沉的嗓音,无他,这种感觉不仅仅是胸闷,还有一种,恩,舒服的感觉。

  李篆的手现在放的很是地方,入手柔软,肉感极佳,让他不由自主的揉捏着,还主动地吻上了唐糖的香唇。

  半晌,身体都有些发热甚至发烫的两人渐渐有了感觉,李篆觉得应该进入正题了,而唐糖双腿的动作也在不断地暗示着她可以接受。

  “唐糖,其实我一直挺喜欢你的。”伏在唐糖身上的李篆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身下的佳人嗯了一声,双手环上他的脖颈,闭上双眼,静待那一刻的来临。

  李篆慢慢的沉下腰身,唐糖极力的克服心中的恐惧,她虽然老实,但对于这种事情也不至于完全没了解,害羞的把玉腿分开的大一点。

  “哎呀……”

  球都运到对场了,就差临门一脚,连守门员都你妹的没有,但是偏偏出了差错,唐糖好意的举动不小心碰到了床角趴着的毛线球。

  毛线球能很敏锐的分清楚李篆和唐糖两个人,鼻子灵敏的简直像狗一样,唐糖这一碰它直接窜了起来,吓得唐糖猛的把腿缩了回来。

  结果这下害惨了李篆,小伙儿刚要进门,结果被夹的好疼,整个人都直接摔在了唐糖的身上。

  而刚刚坏了李篆好事的毛线球还一脸信任的跑到了李篆怀里寻求安慰,结果直接被他塞给了唐糖。

  “这家伙你以后爱怎么玩怎么玩,别玩坏就行!”

  然后揉着要害部位躺在了床上。

  “好嘞!”唐糖的大眼睛眯成了月牙,散发着让毛线球毛骨悚然的寒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