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两人前往理发店帮忙,签了合同,不过签的时候李篆拿出了他的合同,拜托店主帮忙,也算是拉一下业绩。

  了解了李篆他们的个人企业,店主感觉很好奇,仔细询问了一下,然后很爽快的在李篆他们的协议上签了字。

  协议很简单,没什么陷阱,当然也不会有什么犹豫。

  上班第一天,两人还处于适应阶段,都是由熟悉事务的店员带,相比之下性别歧视就凸显出来了。

  帮唐糖熟悉事务的店员那态度叫一个好,连说话都轻声细语的,仿佛生怕把唐糖吓到,而李篆就没那么幸运了,带他的店员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总之态度很差。

  在店内做工当然没有在外面发传单那么累了,两个人回去的时候比之前轻松多了,甚至还去大学校园溜达了一圈,重新体会了一把做学生的感觉。

  在学校的时候,都觉得尽快进入社会赚钱才好,总是待在学校里人都生锈了,而真正进了社会才发现,一切都没想的那么简单,转而又想回到校园。

  人,就是这样矛盾的生物,就像小的时候希望长大,长大以后又想回到小时候一样。

  “好,我要开始写网页了!”吃过饭,李篆坐在电脑前,打开了文本编辑器,准备为他们的无往万事屋写一个简单的网站。

  他大学学的是计算机,唐糖学的是新闻,一个负责技术,一个负责设计,很快,一个总体方案就被拿了出来。

  “剩下就是我的活了!”

  李篆手有些颤抖的拿出了教科书,说实话,他学的不算好,编程能力很渣,不过写一个简单的网页还是勉强能够完成的。

  重新捡起编程,李篆心里少不了一番感慨。

  在校的时候都说自己专业就业前景好,结果毕了业发现在学校学的东西就没有用得上的,自己还不是被吩咐做销售?

  “哇,这就是编程?这就是IT?”旁边的唐糖两眼放光,她在学校的时候就对编程有一种神秘的感觉,再加上都说IT行业赚得多,所以很向往,结果一直没机会接触。

  “听我的话,别入坑,别看这个行业赚得多,其实就是在拿生命换钱!”

  李篆叹了口气,没错,IT行业的收入可观,但是一天超过十二小时面临辐射,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颈椎病发病率比白领高了不知多少倍。

  这种付出换取区区几千块的额外工资,李篆觉得这是亏本买卖。

  况且他并不是很喜欢理工科,觉得理工科的人很,呃,很怪,总是给人呆板的感觉,相比之下文史类人员就显得很有情调,他很向往。

  不过奈何文史类毕业的工作很难找,除非你有很强硬的关系,否则最好还是入理工坑的好。

  “啊,大体写完了,等明后天我插入一些表格,再对网页调色,然后就是服务器方面了。”

  大概花了四个小时,将近十一点的时候李篆才终于停下,这时候他只觉得两眼发晕,赶忙坐了下来。

  “真的那么累吗?”看着累成狗的李篆,唐糖试探着问了问。

  李篆思考了一下,然后给了唐糖一个很形象的回答:“你对着电脑做四个小时的线上数学题试试就知道了。”

  唐糖吐了吐舌头,跑去端来了一杯水,递给了李篆。

  “恩?这水味道有些不对,挺好喝的。”

  喝了一口,李篆只觉得这水有一种清香味,喝下去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很多,抬头看向唐糖。

  唐糖扭捏着坐在了李篆身边,解释说这是自己弄得柠檬水。

  其实这是她给李篆准备的惊喜,一直以来自己也没帮上太大的忙,又不会做饭,也只有做一些喝的还算拿手。

  “可以啊,瞧不出来,你厨艺不好,但是做这种饮品的手艺真的不错,我感觉比在外面买的都好喝。”

  得到李篆夸赞的唐糖心里像吃了蜜一样,不自觉的就靠在了李篆的身上。

  身体接触的一瞬,两人都是一顿,然后纷纷放松,就这样互相依偎着,正如同两个人在这个城市中互相支撑。

  时间过得很快,两人住在一起已经一个多月了,理发店的工作也已经结束,不过老板说并不会完事,以后还会拜托他们。

  理发店嘛,总会有一些杂务,派店内的人出去又会造成理发人手不够,这个时候有李篆他们帮忙就会好很多。

  结束了这边的事,李篆联系了王权,把想要跟几个论坛在来一次专访并且开一个专栏的事情说了一下。

  王权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了下来,其实他很赞成李篆的这种做法,因为他甚至关键时刻有这样一个专门负责杂务的企业的重要性。

  “好,反正那几个家伙也都是闲着,我陪你去,让他们不敢要专栏费用!”

  李篆痛快的答应了下来,电话里连忙道谢,跟唐糖换了衣服就马上赶往王权工作的那条步行街,也就是理发店那里。

  “小伙子,没想到你这么有干劲儿!”王权开车着,载着李篆两人前往其中一家论坛,回头笑着说了一句。

  李篆笑了笑,说这是应该的,年轻人就要拼一拼。

  王权颇为赞同的点点头,同时想起那个只知道依靠自己的儿子,两个年轻人一比较,心里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跟着王权在各大论坛都跑了一遍,和那几个管事的约在晚上吃饭,然后由王权开车载着两人先一步前往饭店。

  饭店,点过菜,李篆三人先进了包房,那几个论坛的人还要忙手上的事情,大概要半个小时。

  “王叔叔,真不好意思,最近总是麻烦你。”

  李篆想到自从归还手机以来没少麻烦王权,歉意的说了一声。

  王权楞了一下,然后哈哈一笑,摆摆手让拘谨的李篆坐下,很严肃的跟李篆说了其中的利弊。

  “总而言之,我帮你们其实也是有私心的,因为你们一旦做起来,不用做大,稍微有点名气就可以,我就能从中受利!”

  得到了王权的准确答复,李篆也稍微安心:没别的,主要是一味的麻烦人家有些不好意思,这下子知道了自己也能帮上忙心里自然舒服了很多。

  Q“最新9‘章节◇上酷●匠Z网Iw

  几个论坛的人很快都到了,甚至还有一个新闻主编都来了,他们都是王权的朋友,平时没少从他这里得到消息什么的,当然会来。

  中国人讲究在酒桌上谈生意,不管什么生意,吃上喝上,一切好办。

  李篆酒量还可以,而且有着北方人的豪爽与大胆,上桌直接一杯白酒下肚,赢得满堂喝彩。

  不过这一杯酒下肚他可就稍微有些发晕了,好在王权对他们的事情有一定了解,在一边帮着李篆介绍,总算让几个论坛的人明白了怎么回事。

  “嗨,我当时什么事呢,有这种新奇的个人企业成立,当然要开一个专栏了,你们不找我我还要找你呢!”

  其中一个论坛的人当场拍板:给一个最大的专栏,置顶一个月!

  其他几个论坛的人纷纷后悔:自己怎么没早一点反应过来,这是一个很新奇的新闻啊,放到论坛上先别说能不能引起关注,至少也能撑撑场面。

  有了一个论坛的人先说话,其他几个论坛当然就要晚几天在发了,不然同时发有抢生意的嫌疑。

  事情办得出奇的顺利,回去的路上,微醺的李篆不停的想王权道谢,最后还是王权板着脸虎他李篆才算不继续客气。

  王权也不是本地人,虽然不是东三省,但是也算北方人,对于这个北方来的小伙挺有认同感,这也是他这么尽心尽力帮忙的原因之一。

  李篆他们的自行车还在写字楼下,王权把自行车放到后备箱,开着车把两人送到楼下,他还要送两人上楼。

  “不用了,王叔叔,楼道那么黑,不熟悉的人去肯定会摔跤,您先回家吧,这么晚了,家里人一定很担心,我扶他上去就行。”

  唐糖虽然迷糊,但是也很懂事,主动扶住李篆,嘴上的说法也合情合理,事实上她也是这么想的。

  王权点点头,目送二人上楼,然后开车离去。

  家里人?

  妻子离异,小崽子整天在外面胡混,除了找自己要钱连影子都见不到,哪里有家里人?

  车里,王权狠狠地摔了一下方向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