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委托

  办完了手续,两人休息了一晚,然后第二天就接到王权的电话,说是让他们去各大论坛走一趟,他已经打好招呼了,各大论坛都会给他们做一个专访。

  办手续才花了一天,可是这各大论坛的专访就花了五天,把两人溜得跟那什么似的。

  前前后后用了六天,这算是办好了,两人回去的时候还特地去那些论坛上看了看,果然,自己企业的专访是排在首位的新闻,而且下面还有不少讨论。

  有了宣传就会有生意,李篆虽然挺想相信唐糖的这句话,但是奈何到了最后一天的中午还没有电话打进来,他们明天就要去理发店上班了。

  之前跟老板说好的,他们就干一个月的临时工,之后老板会另外找专业的、能够理发的人来做。

  也就是说他们的企业只剩下半天的时间,之后的一个月都只能在节假日做。

  正想着生意,电话响了,李篆一看是陌生号码,赶忙接了起来,幸好,不是广告。

  “喂,是无往万事屋吗?”

  电话里是一个女人,说是要搬一些杂物到对面的楼层,搬家公司要价太高,所以打给了他们。

  李篆询问了一下具体情况,发现也就有几个柜子难弄,女人给八百,搬家公司据说要一千二。

  干了!

  李篆当即拍板,带着唐糖,骑上自行车直奔女人说的地址而去。

  女人说的地址李篆不认识,所以开了导航,很快就找到了那栋楼,街边站着一个很符合电话那边说的衣着特征的女人。

  骑到那人的身边停下,李篆核对了一下身份,然后和女人上楼,三层,房间内,他们签了一个合同。

  合同是昨天才想好的,打了草稿,打印了几百份,每次出来接活儿都要签一份,这样省的出现意外。

  李篆打量了一下要搬运的东西:几箱子书、十几盆花、桌椅板凳还有几个实木衣柜。

  他用手拍了拍衣柜,有些疑惑的看向女人,女人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她在电话里面没说实话,东西的数量倒是都对,但是她说的书箱小了一号,衣柜也不是按照实木说的。

  “呃,看您的样子应该比我大,我就叫你一声姐吧。”

  “哎,行,老弟有什么话就说。”

  女人的态度还可以,倒是让李篆感觉事情不那么棘手,他拿起了已经签好的协议,指着上面的东西,又指了指屋子里需要搬运的这些东西。

  “姐,你这一来一回可是差了一半的分量啊,我说搬家公司怎么要你那么多钱,合着分量在这儿呢!”

  女人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说她实在没办法,现在手头紧,拿不出那么多钱,也不是故意欺骗李篆两人。

  6更DU新Sb最《C快》Y上^I酷匠M。网/H

  “但是这些东西真的很沉啊,我估计我一个人不一定能搬动。”

  “唉,实在不行老弟你们就走吧,我叫搬家公司吧,又要多花小一千块钱了……”

  李篆摆摆手:开玩笑,第一笔生意怎么可能让它飞了!

  “这样吧,姐,你给我家两百,凑一千块,我给你搬!只不过要费点时间,你要是着急的话就只能找搬家公司了。”

  女人闻言喜出望外,忙说可以,就算搬到天黑都行。

  李篆笑了笑,让唐糖给东西做了一些记录,跟女人核实之后开始计划着怎么办。

  女人不过是从这栋楼搬到对面的一栋楼,都在三层,距离很近,不过大城市的搬家公司要她一千五虽然有些贵,但是也合情合理:赚钱嘛!

  先从小件儿开始,花盆、桌椅、书箱,最后,到了那两个书柜,看着这两个实木的衣柜,李篆犯了难:这起码小一百斤,自己这小体格能搬动?

  试了一下,把那个小一点的衣柜勉强搬到了对面,累得够呛,回来的时候李篆知道自己说什么也不可能搬得动这个大的了。

  “姐,你这,你这实木家具哪里弄得?太,太沉了……”李篆喘着粗气,一旁的唐糖急忙拿过来水给他喝。

  “这个是我家祖上传下来的,有一些年头了,就一直没扔。”

  女人有些不好意思,这个大的衣柜其实有三百斤,她当初想要当作古董卖出去的时候称过,不过对方给的价钱太低,就没卖。

  “李篆,这里离旧物市场很近……”唐糖悄悄跟李篆说了一句,给他提了个醒。

  唐糖的意思是让李篆从旧物市场找人帮忙,李篆当然明白,上次买旧家具的时候那些卖旧家具的人还主动说提供送货服务,只不过要加几百块钱。

  李篆从手机通讯录里翻出了其中一个人的联系方式,打了过去。

  “喂,你好你好,我是上次在你那里买旧家具的,我现在要搬一个实木柜子到对面的三层楼,能帮忙吗?”

  对面有些为难,毕竟不是自己的生意,但是当李篆提到给两百块钱,而且就在旧物市场附近的时候那边马上就爽快地答应了。

  不到十分钟,一个穿着破旧大衣的男人走了进来,看了看衣柜,皱了下眉:“我一个人搬着费劲,要加钱!”

  李篆自顾自的走到衣柜的旁边:“两百块,我和你一起搬!”

  男人思考了一下,点点头,和李篆一起把这个实木衣柜搬到了对面。

  任务完成,李篆下楼送这个帮忙的汉子,唐糖留在上面跟女人清点东西、结账。

  楼下,李篆拿出一根烟递了上去,他不抽烟,这是王权告诉他的,出门在外一定要拿着烟,自己不抽也一定会有送人的时候。

  男人楞了一下,看着平时很难抽到的好烟,忙拍了拍手上的灰,接过去,先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一脸的陶醉,然后叼在嘴上就要找火机。

  “来吧,哥,我给你点上!”一旁的李篆很机灵,主动给他打火。

  “谢了,小兄弟。”男人道了声谢,他没什么文化,是从北方过来打工的,不过混得不好,工地没开工,就在旧物市场先干了起来。

  这类人比快递员还遭人瞧不起,所以今天李篆的举动很对他的心,他甚至考虑着那两百块钱是不是不要了。

  北方的人大多都是这种,别管文化程度高低,你敬他一尺他肯定回你一丈,这不,男人往回推着李篆手里的两张毛爷爷。

  “小兄弟人不错,这钱就算了,你上次还在我那里买东西,以后多照顾生意就行!”

  “别介,一码归一码,大哥你口音听着像北方人,我H省的,毕业就留在这里了!”

  李篆自报家门,男人瞪大了眼睛,忙把烟拿下来,拍了拍李篆的肩膀,这个举动在大城市里很冒失,都是熟悉的人之间才能用。

  但是没什么文化的汉子不管那么多,而且出门在外的东北三省人互相碰见了都跟从一个市出来的似的,很亲!

  “我L省的,老乡啊,那这钱我更不能要!”

  李篆摇了摇头,脸拉了下来,汉子见状讪讪的接过了钱,他知道,家里人在好意被拒的时候都会摆出这幅样子,自己要是再不接这个小兄弟真的会生气。

  “好,这钱我收了,小兄弟你有事联系我,哥哥没什么文化,但是有一膀子力气!”

  李篆闻言眼睛一亮:像他这样从家里出来的农民工一定不少,自己可以联系他们啊,这样不仅自己可以赚钱,还能帮一下家里出来的人。

  想到这里就说,李篆干脆把这个想法和男人说了一下,男人闻言考虑了一下,感觉可以。

  他们一起出来的有四五十人,都是一个村子的,结果来了这里被通知工地要等半年才能开工,他们又不甘心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所以都各自找活儿干。

  而像李篆这种随便搬个柜子的活儿在他们看来很简单,也就百十块钱,结果李篆能给两百块,已经很高了。

  其实刚才男人要再加点钱也未尝没有黑一把李篆的意思,现在想到这里他还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的挠了挠头。

  李篆莞尔一笑:果然是家里人,性子还是那么直,不过家里出来的不少人就是因为这样才会被骗的很惨,甚至一些人还故意扮成家里的人,专骗这些出来务工的人。

  当然,这是李篆一厢情愿认为的,事实上有很多骗子就是他们家里的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也是现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