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回到家,不到十分钟,有人敲门。

  “应该是房东!”李篆起身去开门,唐糖紧跟在后头。

  “你好,请问你是李篆是吧?”

  “哦,是的,我是李篆,你是……”

  一开门,李篆懵了:门外站着的是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女孩儿,一身白色连衣裙,素朴典雅,衬托的整个人都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

  人家长得再漂亮也跟李篆没关系,关键是他不认得这个女孩儿,房东雪姨是一个中年妇女才对啊。

  看到一脸疑惑的李篆,女孩哦了一声,连忙自我介绍。

  女孩儿说她是房东的女儿,她妈妈生病住院了,父亲又在国外回不来,所以由她过来签合同,还拿出了房产证、身份证、户口薄等证件证明身份。

  看着慌忙拿证件的女孩儿,李篆心里一笑:这明显是没经历过太多事情,哪有在陌生人面前轻易出示这么多证件的,再说你也得先说自己的名字不是?

  “那个,请问你叫什么……”一旁的唐糖怯怯的补充了一句,倒是提醒了女孩儿。

  “哦,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说名字了……”女孩儿尴尬一笑,被李篆让进了屋内坐下,开始正式的自我介绍。

  “我叫沐雪晴,这次是帮我妈妈来签合同的。”

  李篆为她和唐糖作了介绍,然后谈了一下合同的内容,和之前跟房东雪姨说的一样,两人每人付一个月五百多的房租,然后两室一厅彻底归他们。

  合同签的很快,沐雪晴就要走,结果被李篆留了下来。

  “雪姨她怎么样?”

  看到李篆作为一个房客这么关心房东,唐糖和沐雪晴都很诧异。

  李篆笑了笑,解释道:“别那么奇怪,当初我刚毕业的时候可是四处找房子,雪姨不但便宜我这么多,而且当初还忙我联系不少工作。”

  两女恍然大悟,沐雪晴听到眼前这个男孩儿挺关心自己母亲,态度也近了很多。

  “谢谢你关心,我妈妈最近状况很稳定,不过要一直住院,我爸爸正在处理手头的事情,脱不开身,要半个月左右才能回来。”

  李篆应了一声,然后说自己和唐糖有时间会去医院探望雪姨,沐雪晴心里感觉暖暖的。

  她独自一人照顾母亲,身边又没有亲戚,这些天很是疲惫,多了这么一个关心自己母亲的人,自然感觉亲切。

  “把医院地址告诉我吧,我明天陪唐糖去旧物市场买一些家具,回来弄好就去医院探望雪姨。”

  沐雪晴客气了一下,然后留下了地址,和李篆两人道别。

  送走了沐雪晴,看着已经完全对自己开放的这个空间,李篆心里没由来的一阵兴奋:终于,这个八十平米的空间终于全部开放了!

  之前另外的一室一厅都没上锁,雪姨很信得过李篆,她当初是跟李篆相识之后才租给他房子的。

  这是雪姨对李篆的信任,他当然不会以怨报德,虽然偶尔去那两个空房间溜达,但是他从来没有在里面摆放过东西。

  万一雪姨又联系到了房客怎么办?难道自己让雪姨难堪么。

  “嘿,小家伙去床上待着,要打扫卫生了!”李篆把毛线球抱到床上,他要和唐糖一起彻底打扫一下房间。

  房间本来并不算脏,但是还是要打扫一下才行,毕竟会有一些灰尘。

  “李篆,我们不如买那种地拼回来吧?”

  看着冰凉的水泥地面,唐糖突然想到了那种铺在地上当作地板用的泡沫,李篆被她这么一说也想起了这种东西。

  当初在大学宿舍的时候就有不少宿舍铺了这种东西,不过很多宿舍不注意卫生,铺了之后还不如不铺,那才叫真正的猪窝……

  “好啊,我们量一下面积吧,然后网购!”

  两个人打扫完房间又量了一下三个房间的尺寸,最后由李篆在网上下了订单。

  晚饭是李篆下厨,他的厨具终于可以入驻那期待已久的厨房了,虽然还不足十平米……

  看着厨房内忙活的李篆,唐糖也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没办法,她身为一个女孩子还真的不会做饭,只能跟着打打下手。

  “哎呀,唐糖,我要的是酱油,不是醋!”

  “啊?哪个是醋啊?”

  “你尝尝不就得了……”李篆只是随口一说,谁知道唐糖竟然真的喝了一口醋:估计这丫头以为醋跟酸汤是一个味道呢……

  看着连牙几乎都要被酸倒了的唐糖,李篆很无奈,只能自己来弄了。

  考虑到唐糖现在的牙口,李篆放弃了原本的计划,只能煮了些面,还打了几个荷包蛋,即便是这样吃饭的时候唐糖还咿咿呀呀直叫,面条都是一根一根吃进去的。

  两人还是挤在一张床上睡了一晚,第二天,李篆觉得自己像昨天一样,恩,很有感觉!

  连早饭都没吃,两人直接去了旧物市场,要买的东西不多,就一张单人床,外加一个柜子,加起来还不到三百块钱。

  费力的把东西运回了家里还用掉了五十块钱,李篆陪着唐糖把东西放好在她的卧室,然后带着她直奔医院:去探望雪姨。

  一般来说去医院不能空着手去,至少要带一些营养品之类的,但是李篆他就什么都没带,他知道如果自己带的话估计雪姨会生气。

  雪姨跟李篆的妈妈差不多大岁数,岁月的侵蚀掩盖不住她当年的风华,人长得很漂亮,性格也好,当初仅仅是认识了李篆两天就像慈母一样对待他。

  Z‘更K"新最☆快上B酷O匠4网6k

  这让只身在外的李篆有了一种亲人的感觉,所以昨天一听说雪姨生病他就立刻要过来探望。

  “雪姨,你感觉怎么样?”李篆坐在床边,看着病床上一脸憔悴的雪姨,十分心疼,仿佛躺在上面的就是自己的母亲。

  “傻孩子,我没事,就是老胃病犯了。”雪姨慈爱的摸着李篆的头,她很喜欢这个男孩儿:为人稳重,信守承诺。

   沐雪晴笑着看李篆和母亲说话,自己则偶尔和唐糖说上几句,一来二女这两个女孩儿倒也熟悉了,她们都属于那种不经世事的女孩儿,很难得的有共同话题。

  在当前社会,像她们这样的女孩儿很少能找到有共同话题的同龄人,要么被嘲笑天真,要么被骗……

  李篆两人直接在医院陪着雪姨还有沐雪晴吃了午饭,饭后,当雪姨知道这顿饭的钱是李篆出的之后,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有些责怪的看向沐雪晴。

  雪姨虽然很慈祥,但是沐雪晴是很害怕她生气的,倒不是恐惧,主要是担心对她的身体不好。

  没等雪姨说话,察觉到不对的李篆忙拉过雪姨的手,反倒用责怪的语气说道:“雪姨你这是干什么,你当初那么照顾我难道连我请你吃一顿饭都不让啊?”

  “唉,孩子,你刚毕业,哪里有钱,能省则省啊……”雪姨的注意力被李篆吸引了过来,那边的沐雪晴松了口气,感激的看了李篆一眼。

  “我知道,不过这一顿饭我还是请得起的,男子汉大丈夫,我要是连着一顿饭的钱都要省的话以后还怎么闯出个名堂?”

  李篆大气凛然的样子让屋子里面的其他三人都是一笑,刚才紧张的气氛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中午到的医院,李篆两人直到晚上六点才离开,一直陪着雪姨母女在聊天,因为病情而忧郁了好久的母女度过了一个月以来最开心的一个下午。

  “李篆,唐糖,谢谢你们来看望我妈妈。”医院楼下,送李篆二人的沐雪晴感激的看着他们。

  李篆笑了笑,用很真诚的语气说道:“别客气,说一句不怕你笑话的话,雪姨就是我在A省的妈妈!”

  沐雪晴笑着目送二人骑上单车离开,回到医院跟雪姨说了李篆说的话,雪姨眼中满是笑意。

  “呵呵,这孩子,很少见到不这么浮躁的年轻人了,晴晴,你可以跟他交个朋友的。”

  沐雪晴的脸一下子红了,嗔怪道:“妈,你说什么呢,李篆比我小两岁呢!”

  雪姨意味深长的看了自己女儿一眼,调笑道:“我说什么了吗,我就是说让你和李篆还有唐糖两人交朋友啊,你以为呢?”

  “妈……”

  “哈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