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新房客

  李篆笑着摇摇头,上前打了她脑袋一下:“谁要陪你流浪,是你到我的狗窝流浪才对!”

  唐糖皱了皱鼻子,然后默默地背着包走了出去,李篆跟上,觉得自己刚才似乎又勾起了她的伤心事,刚要道歉,结果坐在车子上的唐糖说了一句话差点气得他吐血。

  酷$a匠VC网IF正版&R首◎发%3

  “那我以后就是你的美女房客了,你会不会对我做一些变态、奇怪的事情……”

  看着羞答答的唐糖,李篆觉得她好像换了一个人,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精明?还有,这是哪个YY小说的剧情?!

  “行了行了,你还是想办法怎么感激我吧,要不是我把你拯救出来,这么好的一朵小花说不定就被那两头猪给拱了。”

  唐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李篆的形容让她挺解气的,那两个男生是半个月之前搬进来的,一直在骚扰她,她之前已经在考虑是不是多花点钱搬去女生那边。

  之前她说过,女孩子要有属于自己的矜持,不过很显然,现在的她已经把那句话忘到了脑后。

  退一步讲,就算是要坚守矜持,那么暂时搬到李篆家里和继续住在这么个不安全的“鸡窝”相比也是好上一万倍的,要知道这家旅馆在某些人群中可是很受欢迎的。

  晚上九、十点钟的温度很舒服,清凉舒爽,两人一前一后,唐糖不停的问着李篆家里的情况,她还从来没有去过一个男生的家里。

  “你那里是不是真的像狗窝一样?”

  “……”

  “你被子叠没叠?”

  “……”

  “你是不是遍地臭袜子?”

  “……”

  “你……”

  “再说话不让你抱兔子。”

  “哦,好吧。”

  历经了半个小时的路程,李篆和唐糖终于到了老式居民楼的楼下,锁好自行车就要上楼,路过小区超市的时候李篆停了下来。

  “我们买点东西回去吧,算是为你庆祝逃过一劫?”

  唐糖想了想,点点头:“也好,我请客,不许争。”

  李篆没有和她争着买单,又不贵,也就一百多块钱,况且以后自己要照顾她的地方还多着呢。

  这栋居民楼是上个世纪的建筑了,还没有拆迁,外表看起来很破旧,这也是李篆能够一个月只花几百块能就住进来的原因。

  走在漆黑的楼道上,唐糖的双腿有些发软,因为实在太黑了,一不小心就会踢到楼梯,或者踩到什么杂物。

  “哎呦,小家伙还是这么乖!”李篆开门先进屋,雪白的毛线球一如既往地蹲坐在门前等着他。

  李篆从大学时期开始养过不少宠物,但是毛线球是唯一一个能够这么通人性的家伙,不但聪明,而且还会“照顾”人。

  弯腰把毛线球抱起来,炫耀似的冲正好奇的打量着房间的唐糖晃了晃。

  “啊,好白的小家伙儿!”唐糖直接扑了过来,把毛线球抢了过去,抱在怀里。

  看着重色轻友的毛线球在另外两只兔子上面舒服的样子,李篆默默地拿起了被唐糖扔在地上的食品袋,转身去把一些东西简单的处理一下。

  “哈哈,摸起来毛茸茸的,好舒服。”唐糖抱着毛线球得意忘形,直接坐在了床上。

  半个小时后,李篆把一个简易的折叠方桌摆好,又把买的东西一一端上来。

  唐糖对毛线球爱不释手,连吃东西的时候也要抱着,甚至还拿着鸡爪去喂它,尽管毛线球极力躲避,但是嘴角洁白的皮毛也都沾上了油渍。

  “好了好了,别折磨它了,快吃东西吧,你喝不喝啤酒?”

  唐糖终于放下了毛线球,一脸警惕的看向正拿着一瓶啤酒的李篆。

  啤酒是李篆的存货,平时不常喝,偶尔拿出来开开荤。

  “你要干嘛?”

  看着双手抱紧胸口的唐糖,李篆差点就一口老血喷出来:什么鬼!

  “是不是跟我混熟了,啊?别以为在所谓的试用期我就不敢教训你。”在主人家里还敢调戏主人,李篆当然不会饶了唐糖,直接上去狠命的拉扯她肥嘟嘟的小脸,弄得唐糖直喊疼。

  最终还是唐糖服了软李篆才松手,她一脸委屈的看向毛线球:“可怜的小家伙,你平时是不是也经常受这个罪,哎呦,我的脸……”

  三十平米的小房间,两个人,一只宠物兔,只是吃饭当然很没意思,最终在唐糖的提一下李篆打开了台式电脑,继续过下午的电影瘾。

  显示器里面放的是一部搞笑电影,李篆两人偶尔电影情节逗得哈哈大笑,期间唐糖还被呛到了。

  一顿简单的庆功酒吃到了午夜,两人都没了工作,倒是不担心明天起来晚,但是怎么睡觉就成了问题:只有一张床。

  “喂,我睡哪里?”刚刚离开青年旅社的唐糖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心情低落的表现。

  李篆严重怀疑这丫头心是不是大到没边,要知道几个小时之前她还哭的那么伤心。

  看了看面前这张占据了房屋一小半面积的单人床,李篆耸了耸肩:“把你的床单给我。”

  唐糖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但还是把床单给了他,连带着还有一张小毛毯。

  拿到床单的李篆从柜子里翻找出了一张冬天用的床垫,铺在地上,然后又把唐糖的床单铺在上面,拍拍手:大功告成!

  “什么,你让我睡地上!”唐糖大叫了一声,委屈的坐在了李篆那张在她看来很舒服的床上:“好吧好吧,不过你要让我抱着毛线球!”

  只见地上一个雪白的圆球嗖的钻到了床底下,明显是怕了。

  李篆白了唐糖一眼,自顾自的躺在了刚铺好的地铺上:“想什么呢,当然是我睡地上了,你要是非要睡在地上也可以。”

  说着示意唐糖要不要交换一下,结果人家两眼一翻,躺在了床上:装睡!

  “喂,你不要脱衣服啊,不然出了什么事情我概不负责……”起身关灯的时候,李篆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躺在床上的唐糖娇躯一颤,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都市是没有夜晚的,即便是月初月末房间里也会很明亮,路灯的灯光几乎入侵了每个角落,占据了原本属于月光、星光的位置。

  李篆翻了个身,借着灯光看到床上的唐糖正背对着自己,明显没有睡着。

  “哎呀……”唐糖突然惊叫了一声,吓得李篆也连忙起来开灯。

  “怎么了?”

  “毛线球跑了,快帮我找找……”

  李篆一脑门黑线,看着都钻到了床底的唐糖,尤其是撅在外面的小屁*股,李篆尴尬的把视线挪到了别处。

  还别说,两个人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连李篆都有些慌了:这个小家伙能跑到那里去呢,门窗都关着呢啊。

  眼尖的唐糖看到了李篆的被窝突然动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果然,从里面拎出了一脸惊恐相的毛线球。

  刚跑出魔爪的小家伙又被抓到了床上,两人继续睡觉。

  半晌。

  “哎呀,又跑了……”

  “哈,还在这里!”

  又半晌。

  “恩?李篆,把毛线球送过来……”

  终于,两人换了睡觉的地方,本以为这下子万无一失的唐糖在十分钟后惊恐的发现毛线球正安稳的躺在床上的李篆怀里。

  有些吃醋的唐糖直接躺在了李篆对面。

  “糖豆儿,别闹了,我好困……”李篆还以为唐糖又要换睡觉的得放,刚要下床结果被她拽住了。

  “别走!”

  还有些倦意的李篆瞬间清醒了:这是要结束男孩儿生涯的节奏?!

  结果他想错了,唐糖指着毛线球一脸无辜的说道:“你要睡在床上,帮我留着它!”

  最后两人挤在了一张床上,中间是不明所以的毛线球,它不知道该不该下床避避难。

  李篆睡得很不踏实,可以说压根就没真正入睡。

  “爸,妈,你们在哪里啊……”

  已经睡熟的唐糖说了梦话,李篆抬头望去,发现这丫头居然在睡梦中哭泣,他叹了口气,慢慢靠近,把她搂进怀里。

  人在睡梦中是可以感知到外界刺激的,不同之处就是有些人受到外界刺激会醒过来,而有些人会把这部分外界刺激具现化在梦中。

  “李篆,李篆,你不要走,不要走……”

  唐糖紧紧地搂住了李篆,让他隐约感觉到自己肩膀上即将扛起的责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