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苦味糖的李篆嘴里一直有苦味,他还等着去唐糖家里喝点饮料什么的,结果车子越骑越不对:这附近不记得有居民区啊?

  想到这里,李篆刚要回头问唐糖,结果唐糖却先一步喊停。

  “好了,我就住在这里!”

  李篆看着眼前的建筑,又看看一脸明显是强挤出来笑容的唐糖,心里一阵泛酸:这,这哪里是居民楼,破旧的三层楼,像极了港台剧里面的那种贫民窟。

  “你,你住在这里?”

  听到李篆的问话,唐糖心里一痛:果然,还是会遭到嫌弃。

  两滴豆大的泪珠滴落,落在地面,仿佛落在了李篆的心里:他想不到在自己面前一直乐观的傻丫头居然住在这里,比自己的条件还差好多。

  “恩,对啊,毕业之后一直住在这里……”唐糖抽噎着笑了:她自认为无所顾忌了,或许明天就要失去李篆了,还在意什么呢。

  “我是个孤儿,从小住在孤儿院里面,毕业也就意味着助学补助没有了,我只能住在这里……”

  看到唐糖的样子,李篆心中一颤:坏了,这丫头可能钻牛角尖了。

  酷Fo匠网tF首Wl发{

  “那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恩……啊?”唐糖下意识答应了一声,她还以为李篆说的是自己要走,结果反应过来还有些不信:他要进去坐坐?

  “这个,好吧……”

  放好自行车,李篆跟着唐糖进了旅社,这里管理很混乱,他甚至听到了一丝极力抑制的呻吟,还有气味……

  走在前面的唐糖脸上有些发烫:那几个人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做那事儿,好尴尬……

  二层小楼被拆分成好多个小屋子,这还不算,李篆甚至看到有些小屋子内部还用木板之类的东西又隔分为更多小空间。

  “这里就是我租住的床位。”

  唐糖住的就是这种内部有隔板的房间,每个小空间的出口都有一个小帘子挡着,放眼看去,整个房间里面也只有这个维尼熊的帘子最为干净,甚至还能闻到一股清香。

  唐糖有些害羞的指着自己的床铺,上面放着折叠整齐的被子,卡通图案,很整洁,与其他几个乱糟糟的床铺截然相反。

  李篆感觉心里的某根弦被触动了,也不管合不合适,直接坐在了唐糖的床上,结果坐上去发现不对:屁股下面有东西。

  下意识的伸手去拉,结果在唐糖的惊恐中抓出来了一件小文胸,恩,准确说一点也不小……

  “啊!”唐糖赶紧把东西抢了回去,抱进怀里,脸色通红。

  “那个,糖豆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没关系。”

  正当两人处于尴尬的时候,两个男生从外面走了进来,看见唐糖都是一喜,但是转眼看到坐在床上的李篆脸色都拉了下来。

  其中一个想了想,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一脸邪笑:“嘿嘿,小唐,终于想清楚了吧,怎么,他给多少钱,我付双倍!”

  男生染着头发,流里流气的样子让李篆很不舒服,结果说的话让他暴怒。

  “你把嘴巴放干净点,我是唐糖男朋友,刚从国外回来!”李篆沉声训斥了一句,那个男生昂起了下巴,很嚣张的往前走,看样子是要直直的撞在李篆身上。

  “啪!”李篆抓起了桌子上的茶杯直接摔了过去。

  “别给脸不要脸,想想自己还住不住了!”

  两个男生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没错,他们要是在这里打架还真就没地方住了,这虽然是一家黑旅店,但还是有自己的规矩的。

  “好,算你狠!”男生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深深的看了唐糖一眼,哼了一声,和一起来的那个走了出去。

  “李篆……”

  “没事,只不过以后恐怕你不能住在这里了,怎么跟这种人住在一起!”

  李篆有些训斥的说道,唐糖咬着嘴唇点点头,也坐在了床边。

  “我一直都不喜欢提起自己小时候,你知道的。”

  李篆点点头,他想或许唐糖要说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东西了。

  “刚才我说过了,我是孤儿,大学以前都是在圣天孤儿院长大的,还是依靠助学基金才上完大学……”

  唐糖没有把话说完,闭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拿出新买的那一盒怪味糖:“院长说我去的时候才三岁,身边就这么一盒糖果,只不过那时候的糖果比现在多……”

  李篆心里一动:或许这就唐糖叫做唐糖的原因。

  他猜得很对,唐糖之后就说自己叫这个名字就是因为当初手里的糖果,说着说着,唐糖突然趴在了李篆的腿上。

  看着不断抽噎的唐糖,李篆心里挺不是滋味儿,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劝说,只能拍拍她的后背。

  哭了好一阵,唐糖终于停下了,抬起头的时候眼圈红红的,让李篆又是一阵心疼。

  不料唐糖却突然一笑:“不好意思,我只是压抑太久了,想大哭一场,让你担心了。”

  李篆没说话,只是看着面前这个傻乎乎却又很坚强的女孩儿:自己有父母,有童年,但是毕业后的生活仍旧感觉十分艰辛,那么唐糖呢?

  她的生活该是什么样子的?她是怎么每天都蹦蹦跳跳那么开心的?

  “好了,你该回去了,明天还要找工作!”唐糖擦干了眼泪,就要送李篆,结果又突然拿出了那盒糖果。

  “我刚刚是第一次吃到甜的那颗,我们再试试吧?一直都是吃苦的那颗,我感觉很不甘……”

  虽然唐糖是笑着说的话,但是李篆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她的辛酸:生活为什么这么残忍,生活中自己无法得到美满的家庭、亲人,那么连吃糖都要一直吃苦的那颗吗?

  唐糖让李篆先选,李篆很为难,他很仔细的挑选了一颗,这一刻,他想满天神佛祈祷:自己拿的千万要是苦的那一颗。

  入口,甘甜……

  看着李篆的表情,唐糖苦涩一笑,伸手拿过另一颗糖果:“看来刚才老天爷在睡午觉,果然我这种人是不适合吃甜的那颗么?”

  说着就要吃掉糖果。

  “唔……”没等她吃到,李篆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伸手把唐糖揽入怀里,对准那两片芳唇直接印了上去。

  轻轻扣开她的牙关,把那散发的浓郁香味的糖慢慢地送到她的嘴里,做完这一切,李篆松开了她,慌忙想着下一步的对策:刚才只是一时冲动。

  强吻的结果不一定是恋人间关系更加亲密,也有可能导致女生厌恶男生的这种举动,更何况两人还是在所谓的“试用期”。

  刚刚伸手揽住她的细腰的时候他就已经后悔了,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李篆的嘴唇刚要松开,结果唐糖突然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整个人吊在他的身上,薄唇主动的送了上来,动作比他还要剧烈。

  良久,唇分,四目相对,无言。

  “糖豆儿……”

  “嘘……”

  唐糖伸手点住他的嘴唇,说道:“其实我现在和你一样了,都在放假……”

  李篆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结果突然瞪大了眼睛:“你也被开除了?”

  唐糖点了点头,看了看自己的床铺,她从床下面拿出了一个卡通书包,里面是她的全部行李,被子什么的属于旅馆,把被单拿下来就好。

  整理完毕,唐糖背上了书包,冲着一脸莫名其妙的李篆微微一笑:“现在,我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一起流浪好不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