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苦味糖

  两人安安静静的看着电影,不过中间出了点小插曲,就是唐糖不由自主的把头靠在了李篆肩膀上。、唐糖的短发碰到了李篆的脸,弄得他有些痒痒,而且这种感觉很微妙,闻着她发间的清香,双手总是想不用自主的搂住近在咫尺的丫头。

  “糖豆儿,我……”李篆想征求唐糖的同意。

  “别动,我累了,靠一会儿而已,怎么这么小气!”

  唐糖没给他发言的机会,竟然主动抱住了他的胳膊,亲密的样子还真就和情侣没有什么区别。

  第一场电影是一部韩国电影,唐糖看的津津有味,但是李篆就有些抓耳挠腮了:没看点。

  两个小时的电影结束,两人又出去买第二场电影的票,结果去的时候发现没赶上,票已经卖没了。

  “唉……”唐糖一脸苦瓜相的看着李篆,李篆也没什么办法,又查了一下,发现一个小时后还有一场。

  “那我们先出去买点零食吃吧,等一个小时也不是不可以。”

  在李篆的建议下,两人买了一个小时后的电影,然后走出了影院。

  影院地处繁华的都市广场,周边都是各种娱乐场所,特色小吃之类的也不少,唐糖正在一家糖果店里流连忘返,真是不愧对她的名字。

  “我买了这个!”结完账的唐糖跑到一直站在门口的李篆面前,炫耀的晃了晃手里的糖果。

  糖果很奇怪,只有两颗,而且还是用精美的盒子装的,李篆严重怀疑这是在卖糖果还是在卖盒子。

  “怪味糖果,吃过吗?”唐糖撕去外包装,拿起了一颗放进嘴里,表情一滞,像是想起了什么,不过很快又恢复了笑容。

  “呃,没吃过……”

  唐糖终于有了可以展示自己“老资历”的机会,说教一样的解释:“这种糖果卖的很贵的,五十块钱就这么两颗。”

  “五十块?糖豆儿,我刚才该不会真的砸坏你脑子了吧?”

  唐糖白了李篆一眼,看着手里剩下的另一颗糖果,说道:“这种糖果两颗的味道是随机的,酸甜苦辣都有,不过两颗味道绝对不一样,我更喜欢叫它命运糖果。”

  听到这有些幼稚的解释,李篆莞尔一笑,拿过了唐糖手里的盒子,打算吃另一颗糖果。

  唐糖眼神复杂的看了李篆一眼,仔细感受了嘴里的浓郁甜味,语气有些低沉的说道:“其实,我一直都吃不到甜味的那一颗,从我小时候就是……”

  “恩?”李篆还在奋力撕包装,没太听清。

  “哦,没什么……”唐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看了看时间,说道:“我们去看电影吧!”

  李篆还想继续撕包装,结果糖果被唐糖抢了过去,揣在兜里,只好跟着她又进了电影院。

  傍晚,两人结伴走出了电影院。

  “去哪里吃饭?”李篆征询唐糖的意见,结果这丫头认真考虑了一会儿,居然说自己不饿……

  不饿你煞有其事的考虑个什么劲?

  李篆心里无力吐槽,强拉着她去了一家面馆,唐糖比较喜欢面食。

  看到一向喜欢吃米饭的李篆点了两碗自己最喜欢的面,唐糖心里又是一暖:如果男人都是这样,那该多好!

  两人的牛肉面很快就端了上来,虽然唐糖不饿,但最后还是轻松地解决掉了那一大碗面,还包括李篆中途强加给她的鸡腿。

  “呃,好撑,都怪你,非要让我吃鸡腿,这下又要长胖了!”

  店外,唐糖一脸纠结,不过很快栽赃到了李篆的头上,让他无辜躺枪。

  “放心吧,你长胖也不会嫁不出去的,你不是说自己魅力值秒杀一切男性么!”

  “切,我长胖?我长胖没人要的话就赖上你了,非你不嫁!”

  “呃……”

  气氛突然变得尴尬,李篆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而那边傻傻的唐糖话一出口就后悔了,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同样吃惊的李篆。

  就这样,两人在最不该对视的时候对视了,时间仿佛凝固了一分钟。

  “咳咳……”

  “恩,恩,嗓子不舒服……”

  天色不早了,李篆带着唐糖在夜市上又逛了逛,倒没买什么东西,都是唐糖围着一些宠物摊跳来跳去。

  “我家里有一只兔子,改天抱过来给你看看!”

  男生嘛,在女生面前都喜欢展现自己的特点,养的可爱宠物就是一大热点。

  “真的吗,你还养宠物兔子?”果然,唐糖一脸惊喜,眼睛冒着星星:“漂不漂亮,可不可爱?”

  “比这里的可爱多了,会亲人。”

  “哇,幸福的发晕了……”

  的确,唐糖从小喜欢毛绒玩具,对于毛茸茸的宠物兔子当然更加喜欢,可惜一直没有那个能力买。

  “我送你回去吧,你明天不是还要上班吗?”

  听李篆说到这里,唐糖的表情变得有些为难,扭捏着说道:“我们,我们再逛一会好不好?”

  “好吧,不过就一个小时,之后我要送你回家!”

  两人于是又逛了一会,最后还是在一家大排档坐下,点了一些烧烤吃:逛了好几个小时,那碗面早没影子了。

  夜市上经常能够见到拖着音箱卖场的女孩儿,年纪跟李篆差不了多少,却已经饱尝风霜。

  “先生你好,要点歌吗?”

  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子走到了李篆他们的桌子面前,这是她每天晚上都要做的事情。

  遇到不好伺候的,或许被占点小便宜,或许顶着对方火辣辣的目光卖场,再或者,干脆白白的唱歌,连钱都没得拿。

  李篆皱了皱眉:他一直不懂为什么会有卖唱女,赚的钱肯定不是很多,那干嘛还要做这个营生呢,回家找一个喜欢的人嫁了然后相夫教子不好嘛?

  或许有一些女权主义者会说相夫教子这个词汇就是对女性的歧视,但是事实证明在外打拼的女孩儿如果不能出人头地那么下场往往很惨。

  女孩儿在这一点上不如男性,因为,她们往往是权贵阶层的猎物,而出来打拼的女孩儿又多数长得漂亮……

  “好吧,这位姐姐,我要听情歌,任何一首都行!”

  没等李篆答复,那边的唐糖直接拿出了五十块钱。

  “我唱一首歌您满意的话给十块就行!”卖唱女孩儿有些意外的看着这张五十的钞票。

  的确,卖场不会有准确的定价,一般都是给个标准,然后由客人评心情给,或多或少,没有确定性。

  这个女孩儿也是刚出来没多久,要是那些常年混迹在这附近的卖唱女孩儿的话见到这五十块钱肯定立马收起来。

  “那你就多唱几首吧,你自己感觉唱的够五十块钱了就好,我今天晚上想听歌!”唐糖完全没有轻视,一脸的可爱相。

  看着仍旧天真的唐糖,卖唱女心里一阵刺痛:曾经,自己也和这个女孩儿一样,天真、活泼,但是现在,却只能混迹人群,卖唱为生。

  的确,或许卖唱收入来的比较简单,一些人甚至认为这钱很好赚:不就是唱唱歌么!

  但是这种想法是错的,因为卖唱带来的是对人自尊的打击,可以说卖唱和卖身,只有一线之隔,当卖唱者完全被金钱诱惑的失去了自尊,那么她的工作性质就会完全变质……

  一曲终了,卖唱女微微欠身表示谢意,又走向下一桌,而李篆两人也吃完了,起身准备回去。

  “挺晚了,要不你直接回去吧,我住的不远,也别送我了……”

  李篆脸一沉,坚决要送她回去,唐糖很为难的答应下来,坐在了自行车后座上。

  “哎呀,糖果店还开着,我还要买一个怪味糖!”

  酷U匠$@网f|唯一正G版=,其R他都是'盗版&

  停车,李篆无奈的看着见到糖果就瞬间满血复活的唐糖又买了一个精致的礼盒……

  “好了,你都又买了,那之前那块总可以给我吃了吧?”

  李篆想起来唐糖兜里还有那块自己没拆开的糖,正好嘴里没东西吃,便索要那块糖果。

  “呃,你确定要吃?”

  “确定。”

  “确定,确定,真的确定?不会怪我?”

  “哪那么多废话,快点给我得了。”

  “好吧……”

  唐糖直接从身后把糖塞到了李篆嘴里,入嘴只是没有什么感觉,但是马上,一股浓烈的苦味在嘴里散布开来。

  “哇,什么味道啊……”李篆的五官都皱在了一起,但是还没有吐出去,因为唐糖正捂着他的嘴。

  “不许浪费,这糖严格来说只有苦味的才最好,因为苦味的是用中草药作为原料的,不然哪里会有这么苦!”

  李篆闻言直接咽了下去:那我直接咽下去,这样药效也能充分发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