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忍你很久了,你TM算什么东西,满肚肥油的废物,除了喝酒玩女人你还会干什么,你们这帮地中海大叔们趴在那些不要脸的妹子身上不自卑嘛!”

  李篆一边骂一边冲了过去,起身一记飞踢把张老虎踹到,他本来就喝醉了,站稳都费劲,这么一倒干脆就站不起来了。

  这一脚还不算完,李篆上去直接骑在了他身上,一拳接着一拳。

  “你们这种蛀虫,到处都有,就该见一个枪毙一个!”

  一拳。

  “你说说你这些年来到底坑害了多少女孩儿,你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2,看.☆正EQ版章WP节N上*酷匠@网

  又一拳。

  “想睡年轻妹子是吧,好啊,我让你睡,睡你奶奶个熊!”

  一记重拳。

  打了半天也没人上来拉架,不知道是不敢还是不想,总之李篆是打累了自己站起来的,张老虎的整张脸都是血,看不清个数,要不是他还在哀嚎的话估计没人认为他还活着。

  “我告诉你,你被炒了,记住了,是老子炒你鱿鱼!”李篆指着经理的鼻子说了一句,然后径直走回去整理东西:他要离开了,离开这个公司!

  工作不到两个月,见识了各种内幕,李篆对这家公司已经失去了信心。

   唐糖跑到正在收拾东西李篆身边劝他:“李篆,你别这样,快去跟张总道个歉,跟谁过不去也不能跟工作过不去,你刚毕业能有工作很不容易了!”

  李篆摇摇头,手上很勤快的收拾着东西:“糖豆儿,你别劝我了,我是不想待下去了,在这里干下去我估计自己一辈子就住在那三十平米的小屋子里了!”

  唐糖咬了咬牙,转身就要去找张总:“你不去找我去,我向张总道歉!”

  李篆赶忙伸手拽住了她:“你给我回来,别让我瞧不起你,你也……”

  说到了这里,李篆的眼神往那几个长得挺漂亮的女员工那里瞟了瞟,声音放低:“你也想像她们一样嘛!”

  唐糖被李篆说的语塞:的确,虽然很多人说自己天真,或者说就是傻,但是自己对于那种女人的讨厌甚于常人,让她做那种事,她宁可死!

  “那,那你怎么办,没了工作你就没收入了啊!”唐糖很着急,最后说了一句让李篆哭笑不得的话。

  “那我养你,我还有工资,咱们工资一样,一个月三千多,咱俩不至于饿死。”

  李篆差点被这个傻丫头气乐了:养我?这是包养的节奏么,话说自己不帅啊。

  看着李篆怪异的目光,唐糖的声音渐渐变小,她知道貌似自己说的话有歧义。

  “好了好了,你别纠结了,本来我就不想干了,我最近看到有几个工资高的地方在招人,我先去试试,如果有苗头我就通知你。”

  唐糖再三问了李篆,最后相信了他,然后陪着他一起收拾东西,送他出公司的门,殊不知她的行为很危险。

  张老虎正捂着鼻子站在自己的办公室看着楼下的二人,很明显,他把唐糖也记恨上了。

  李篆回到家的时候大概六点,回来的路上他骑得很慢,没了工作,明天也就没了任务,他突然感觉自己没什么可干的。

  这是人的通病,就像学生一样,明明上学的时候累的要死,但是突然一放长假他们反而不适应,觉得干什么都不痛快。

  “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贱骨头吧?”李篆自嘲的一笑,把自己摔在了床上。

  当天晚上,李篆过了一个自己奢求已久的夜晚:看电影看到午夜。

  这种夜晚或许对很多人来说都可算得上普通,但是对于新毕业的李篆来说,这就是奢望。

  自己刚毕业,业务不熟悉,人员不熟悉,工作更不熟悉,白天忙的要死,晚上回来哪敢看电影,乖乖做完公司剩余的报表就要休息了。

  第二天,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李篆的脸上: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这是他最喜欢的被叫醒方式。

  有了它叫自己起床,李篆觉得自己一天都充满活力!

  不过,今天不一样,他要睡懒觉,没有工作可做,自己还是奢侈一天,明天就要开始艰难的找工作了。

  伸手拿过宠物粮,身边的毛线球吃了早餐。

  “看你吃的多香,我再过两个月连饭都没着落……”李篆反手拿过饼干,也给自己解决了早餐,不过再过两个月自己的确就要没钱吃饭了,好在房租已经付过全年的了。

  失业了,这种事情他当然不能跟父母说,不能让他们跟着担心,这也就意味着找工作期间的生活费等各项开销自己都要独自承担,这对他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躺了一个小时,李篆舒舒服服的睡了回笼觉,正准备连午觉一起睡的时候,手机响了,是唐糖打来的。

  两个人都在对方的手机里给自己设置了单独的铃声,用唐糖的话说:这是二人深厚“友谊”的象征。

  “喂,糖豆儿,找我?”李篆打了个哈欠:“你还别说,被开了真不错,这一觉睡得,舒服啊……”

  “你个死李篆,亏我还为你担心,你居然在睡懒觉!”

  “嘿嘿,休息一天嘛,明天找工作!”

  “休息一天?那正好,我也给自己放了一天假,咱们出去玩儿吧!”

  李篆一愣:放假?张老虎那性格会同意她请假么,赶忙问她怎么回事,结果唐糖说自己认识HR的人,直接跳过了张老虎请的假。

  “哈哈,你个笨蛋,有这个资源不早点拿出来用,早知道我之前办手续的时候找你请假好了!”

  那边的唐糖又对李篆做了好一阵的思想开导,什么人不能懒惰啊,要勤奋才有明天啊之类的,总之就是高中的时候挂在班级里的励志条幅。

  约在文化宫见面,李篆很利索的穿好衣服,骑上了自行车,到的时候发现唐糖已经在那里等他了,身边还围着几个聊天的男生。

  “嘿,李篆!”看见李篆,唐糖直接跟那几个男生告别,跑了过来,不由分说坐在了他自行车的后座上。

  “看见了吧,我就说我还是很有杀伤力的!”唐糖也不是真的傻,当然知道那几个男生的心思,略带炫耀的跟李篆说道。

  李篆调转车头,尽量避开那几个还伸长了脖子看这边的男生,撇撇嘴:“人家那是看你傻,好骗,还不赶紧检查一下你的钱包在不在!”

  “呀!”唐糖闻言直接去翻自己的包包,结果李篆忍不住哈哈大笑:这丫头真说不准是不是真的傻……

  “你个猪头,敢骗我!”唐糖锤了锤李篆的后背,然后和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话题都是她小时候,不过都很含糊。

  自从不久前的那次误会以后,唐糖会时不时的把她上学期间的事情说出来,李篆能感觉到她言语中透露的信息:她的家庭条件貌似不是很好。

  但是这在李篆看来都不是问题,他的条件也只是温饱家庭而已,只要唐糖不嫌弃自己那自己还有什么矫情的呢?

  李篆觉得今天唐糖说的话有些奇怪,她平常都是避开她的童年不谈的,即便是李篆主动问起来她也会搪塞过去,逼急了还会撅起小嘴生气,怎么今天这么反常?

  不过他很耐心的听着。

  两人一个骑车一个坐车,慢慢的绕着城市骑,在这个大都市里,两个打工的年轻人,一前一后的看着路上的车流和路边的景色。

  生活的步调有时候的确需要慢下来,就像现在的二人,即便被雾霾笼罩的城市实在没什么赏心悦目的东西,但是他们还是满心欢喜,仿佛找到了宝物。

  这宝物,就是对方。

  “李篆,我们去看电影好不好?”后座上的唐糖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说完又补充了差点让李篆气岔气的一句:“我出钱!”

  “想什么呢!”李篆毫不客气的敲了敲她的脑袋:“我还是能花得起这点钱的,我们连看两场,之后去吃晚饭!”

  “哎呀,别打脑袋,本来就傻……”

  “哈哈……”

  两个给自己放了一天假的年轻人,拿着最廉价的电影票,走进了大都市里一家普通的电影院,打算看两场电影。

  李篆和唐糖的身周仿佛有一层奇特的力场,身边的人纷纷侧目,然后不由自主的微笑:他们从这两个年轻人身上看到了,幸福!

  没错,是幸福,不是情侣间的那种赤裸裸的炫耀,把对方当做资本,而是简简单单的幸福,两人连情侣都不算又怎么会有那种炫耀呢。

  据说快乐的人身边都会有一种气场,能够把身边的人带动的快乐起来,或许说的就是现在的李篆和唐糖。

  “唉……”检票员看到他们,微微叹了口气,然后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当初被父母领着去吃第一顿KFC时的兴奋。

  他原本紧绷的嘴角挂上了一丝微笑,一天的劳累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打算下班再去吃一顿KFC,不是为了味道,只是为了寻找那种幸福的感觉。

  或许,吃过KFC之后,自己还要回家去看看父母,曾经的那顿快餐是多么美味,自己之前万不该忘记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