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篆忘记了昨晚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是被人扔到床上的。

  一觉醒来,头痛欲裂,这是宿醉的表现。

  他依稀记得昨天自己好像把事情办砸了,有一个大少把怀中的公主按在身下办事,几名同事还去帮忙按住来着。

  那个公主明显是新来的,不习惯在这么多人面前“工作”。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公主在李篆眼中居然就变成了唐糖,这还了得,随手抄起瓶子就要砸过去,还好手软,瓶子只是掉在了地上,不过也引得几个人不满。

  张老虎在几名大少走后还训斥了他,而且貌似自己那个时候吐了?还吐到了张老虎的身上?

  坐在床上回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李篆的表情可谓十分精彩,最后连五官都扭曲到一块了:难道小爷要卷铺盖滚蛋?

  李篆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他来的这段时间已经见识到了张老虎的威风,下属稍有不慎就是一顿臭骂,更何况这次是专门算计他,当然,他并不知道。

  稍微清醒了一会,现在是六点半,上班的话七点半走就来得及,李篆还能做一顿早饭。

  别看他租住的房子小,但是这里面被他规划的很得当,什么小厨房、小浴室一应俱全,这三十平米算是被他利用到了极致。

  骑上毕业时候从同学手里廉价买来的山地自行车,李篆向公司进发。

  “嘿,李篆,你小心点,张老虎今天脸色不太好,问我好几次你来没来了。”李篆刚进办公区,在那边接水的唐糖赶忙跑过来。

  “恩,谢谢你,糖豆儿!”

  糖豆是李篆私自给唐糖起的名字,当初她还严厉警告过李篆,结果气鼓鼓的样子搭配上婴儿肥实在没杀伤力,反倒被李篆扯了扯脸蛋。

  “李篆,张总找你!”

  刚接到唐糖的警告就被通知去办公室,看来张老虎找自己挺急的嘛!

  李篆强镇定下来,走进了办公室,进门就看见张老虎用充满杀气的眼神看向自己。

  “张总,您找我?”

  “对,我找你,你看看你的业绩,这一个月谈成了几笔生意?!”

  张老虎的一番话让李篆想反驳又无从反驳:的确,跟其他员工比自己的业绩是有些低,一个月就谈成了一笔。

  但是自己一个新员工本来也不是负责谈客户的啊,说好的报表呢?

  心中有苦,但是没办法说,也不能说,因为这个时候最好还是摆出老老实实听话的样子,天大地大,领导最大,小心人家砸你饭碗。

  一顿训斥之后,张老虎大概是觉得有些累了,喝了口水,又教训了几句,挥了挥手让李篆出去,对于这个轻蔑的动作,李篆很是反感。

  但也只能接受,从来就没见过下属可以从上司那里接收到任何与礼仪擦边的东西。

  李篆是学金融出身,但是毕业之后却很幸运又很悲惨的做了销售,这也是行规,哪个新毕业的不得在底层做一段时间。

  再说也没有哪个公司敢用毛头小子做金融顾问,那不得赔死?

  李篆今天被吩咐整理档案,一上午对着表格检查,他感觉自己现在看什么都是表格,就算来一个美女自己都能把她分掉:这里放这个格,这里放那个格,对称,然后……

  “嘿,李篆,走啊,去吃饭!”唐糖属于那种很可爱的女孩子,李篆这个萝莉控当初就是毫无悬念的被秒杀,哦,也包括蜜雪儿。

  工作了一上午,也是时候休息一下了,李篆点点头,被唐糖挽着手走向食堂,完全没注意到身后几个老员工怨毒的眼神。

  的确,李篆惹到他们了,因为唐糖……

  部门的女孩子是很多,但是大部分都是名花有主了,而且多数还是其他部门领导的,虽然表面单身……

  于是每次销售部有新毕业的血液补充的时候销售部的老员工都会抻长了脖子看,这次就来了两个人,唐糖毫无疑问成了抢手货,谁知道完全没近身的机会。

  吃饭?

  等李篆。

  去玩?

  等李篆。

  帮你做表格?

  还是李篆……

  公司的食堂还不错,虽然菜少了一些,不过每天都会换,而且味道比大学食堂的好了不止一倍。

  “李篆,你尝尝这个!”唐糖直接给李篆夹了一筷子自己的菜,瞪着眼睛,一脸期待的表情:“吃啊吃啊,尝尝味道,我觉得不错!”

  $》酷O匠网首…发8k

  “哦。”李篆夹了一筷子放到嘴里,味道也就那样,估计是这丫头要多了,所以给自己碰碰运气,如果自己愿意吃的话下一刻她就会把所有的菜都夹过来。

  看着唐糖的样子,李篆知道自己猜得没错,无奈的从自己的餐盘里夹了一个鸡腿给唐糖:“早就告诉过你轻易不要尝试新菜品,你非不信,吃亏了吧?”

  “哎呀,你给我夹干什么,我……”唐糖还要把鸡腿还回来。

  “行了,你快吃吧,刚才我就带着你的份了。”李篆指了指自己的餐盘,果然,里面还有一个鸡腿。

  原来刚才打饭的时候他看见唐糖专挑新的菜点就知道不妙,于是特地为她准备了一个鸡腿,果然派上用场。

  “嗯……”唐糖笑了笑,继续吃饭。

  张老虎中午的时候还好有心情出去吃饭,因为关于李篆的辞退处理意见他已经递交给人力资源部了,他和人力资源部的人很熟,只要给了意见,一天之内,上面的人绝对滚蛋。

  想到李篆马上就要滚蛋,然后自己计划的第二步也马上可以实施了。

  说是第二步,其实十分简单,就是留下唐糖一个人加夜班,然后悄无声息的把原定的所有本来要加夜班的人支走,就说放假。

  这种放假可以说成是自己看他们太辛苦,所以私自给他们放假,有了这个借口,这些员工绝对会守口如瓶,这样就不会有人认为当晚是唐糖一个人在办公区加夜班。

  到时候只要自己弄点东西给这个傻丫头吃,出去半个小时再回来,时间刚刚好,药效发挥,自己肯定爽翻天。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的翻看起了手机里面和李秘书的那些照片,其中不乏很多比较残忍的照片,像滴蜡什么的都属于过家家,他一年前开始喜欢邀请一些滑腻腻的小动物一起游戏……

  看着这些相片,张老虎不自觉的有了反应,同时内心更加期待事情的进展,打了个电话给人力资源部,得知辞职处理最快也要后天能下来,有些不爽。

  但是这也没办法,总公司最近貌似对这边的事关心的很,人力资源部要辞退一个人也是要在公司的管理系统上提交的,总公司很少审核,不过这次算是他倒霉。

  这个电话刚刚挂断,又有一个电话打进来,是总裁的,而且是总公司的总裁,连忙接听,结果对面劈头盖脸一通大骂,说他的辞退决定后天就到。

  后天?老子要和那个毛头小子一起滚蛋?那计划怎么办?!

  张老虎刚刚才转好的心情瞬间变得一塌糊涂,之前以为事情不会很严重,最多是让自己再去一个更小规模的公司做领导。

  这种处理决定他认为是好事,天高皇帝远,在分公司这些年他已经尝到了甜头,正期待这能去更远的小规模公司呢,要知道就算是再小的规模那也是公司,盈利可观。

  不过万万没想到,居然是直接辞退,他知道自己彻底完了,就连之前的那些大少都指望不上,他们有能力给自己介绍生意是因为自己在这个职位上有那个能力。

  但是一旦离开了这个职位,那么他的关系网会全部断掉,可以说寸步难行。

  阴沉着脸出门,来到了夜总会,这里白天也开门,只是没太多人来,公主们也大多在休息,不过他只是来喝酒的,随便找一个前台小姐的洞助兴就可以。

  喝了好几瓶闷酒,发泄了几次,张老虎越想越生气,腰部的动作也变得粗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唐糖那个小丫头会很舒服。

  带着怒气,张老虎提上裤子,回到了公司,即便是一身酒气也没有员工敢说什么,甚至连眉头都不敢皱一下。

  下午刚开始不久,唐糖被叫进了办公室。

  从她被叫走李篆就时刻保持警惕,准确说自从看中了唐糖他就一直比较警惕。

  要说叫员工进办公室应该是没问题,可是你一个老男人叫人家漂亮女孩子一进去就半小时,而且门关的死死地,百叶窗还拉上了,这几个意思?更何况你还喝的烂醉如泥。

  越想越不对,李篆偷偷趴在门口,听见里面唐糖略微有些慌乱的声音:“张总,你别这样,我……”

  “砰!”

  本来经过夜总会那次的事情他已经很愤怒,昨晚又明显是被张老虎算计,他知道自己待不长了,索性该出脚时就出脚,直接踹门。

  “李篆,你干什么!”

  还是张老虎反应得快,就算这种事情被下属撞破也不慌张,而且喝醉了还有那么大的威风!

  唐糖看到李篆直接哭了出来,捂着脸跑到了自己的办公桌上。

  这就像小孩子一样,自己磕碰到了,如果没有大人在场他也就忍忍过去了,但是一旦看到大人,肯定会哭,因为哭泣时人类潜意识里向自己依靠对象求助的最好方法。

  “你被开除了!”

  那边的张老虎咆哮着,不过李篆这会儿没工夫理会他,直接跑到唐糖身边看有没有吃亏。

  办公区的同事非常识趣的低头不语,只有李篆趴在抽泣的唐糖身边安慰她,甚至还道歉。

  “对不起,糖豆,我不该踹门的,让你难堪……”

  “对不起,是,是我考虑不周,你别哭了,要不你打我一顿吧?”

  李篆被唐糖哭的毫无办法,他从小就怕女孩子哭。

  唐糖低着头,李篆伸手帮她擦眼泪。

  李篆刚要开口安慰她,结果张老虎不是想的从办公室追了出来:“李篆,我已经通知人事部了,你直接把这个月工资领了,滚蛋!没用的废物,没教养……”

  一大串难听的话从他嘴里冒出来,听得李篆青筋暴起,抬手把一瓶墨水扔了过去,没砸中,不过黑色墨水溅了他一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