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咳咳……”

  李母不确定的问了一句,而唐糖则是直接把米饭喷了出来,赶忙尴尬的下桌去收拾。

  李篆重复了一遍,然后还说等父亲这边的亲戚走完后还要去母亲那边走一走,母亲那边的亲戚一直对自己家很是照顾,李篆小时候的鞋之类的都是姥姥辈的人帮忙做。

  “你咋想起来去你爷家了,你之前不是怎么说都不去么?”王梅记得自己儿子从上初二开始就基本不去公公那里住,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其实李篆小时候很喜欢去爷爷家住,直到爷爷又一次酒后失言,把父亲和母亲狠狠地骂了一顿,当然,李父李母并不在场。

  不过自从那之后,他就很少去爷爷家,和李家的一些亲戚间也逐渐有了隔阂。

  “就是想去看看,再说我找到女朋友了还不得让他们见一见嘛,迟早的事。”李篆夹了一筷子粉条,小鸡炖蘑菇里面最好吃的当属粉条。

  肉,有时候并不见得最好吃。

  “啊,粉条,我要吃,我要吃!”

  这时候已经处理完满下巴上饭粒的唐糖正巧回来,看见李篆夹了一筷子的粉条就嚷嚷了一句,话音刚落就捂住了嘴:忘记了这不是在事务所。

  《^最J新S章@》节上酷~~匠网

  毕竟是在李篆家里,当着李篆父母的面如此的不淑女,太难为情了。

  王梅笑着让三女不要拘束,就像在家里一样,她对唐糖这个丫头喜欢得紧,或许是因为知道她是准儿媳的原因,她觉得这丫头是三个姑娘里面最漂亮的一个。

  这个想法如果让白凌知道的话李篆肯定又要有一段时间不得安宁,索性李母还是个挺精明的人,说话都会经过大脑。

  生活中总会遇到这么些人,说话仿佛不经过思考一样,无论什么话都能脱口而出,常常弄得人很尴尬,当然,这种人的生活多是孤独的:身边的人都躲着他们。

  唐糖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低着头就要扒白米饭,李篆把粉条夹到她的碗里,看的白凌打呼不公,把自己和戴然然的碗都拿起来,一手一个:“诺,我和然然也要!”

  作为儿子女朋友的唐糖羞涩模样辈老两口看在眼里,还没从高兴中缓过来,另两个姑娘的表现貌似也有些不对。

  或许自己真的跟不上现在年轻人的步伐了,就像那种热裤,大部分老年人认为那就是内裤,但是现在满大街都是。

  人心情好饭量就好,李篆的父母这顿晚饭足足吃了两小时才吃完,前半小时吃饭,之后就是在饭桌上和三个姑娘聊天。

  李篆五岁之后的糗事基本上被聊了个遍,要不是他机智的跑去里屋把相册抢走,恐怕这位仁兄来到这个世上的第一张人体艺术照就要被公之于众了。

  普通的农民家庭哪里有多余的房间给客人备用,来家里的都是亲戚,一般都会住在一起,条件好一点的可能会让客人去儿子的房间挤一挤。

  李家条件不是很好,卧室小的可怜,甚至没比李篆之前租住的房子大多少。

  不过老两口早有打算,家里有一张简易的床,拼接起来以后搬到外面的仓库就可以,他们夏天的时候嫌屋子里热也常常会跑到仓库里睡。

  第二个床铺解决了,那么新的问题又来了:人员分配。

  是男女分开还是怎么睡呢?

  就目前来看,只有男女分开睡才正常,不然怎么睡都不合理。

  “阿姨,您和叔叔睡一起吧,我们四个一起就好,之前在H市困难的时候我们又不是没挤在一起睡过。”

  白凌的话让老两口心里又是一阵折腾:儿子在外面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怎么能随便和女孩子睡在一起呢。

  不过看着三个女孩都挺赞同这个分配方案,李篆父母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暗自给儿子记下一笔账,回头一起算。

  可怜的李篆还在回忆自己什么时候跟她们挤在一起睡过,除了上山那次和白凌差点擦枪走火意外貌似自己一直挺注意距离的吧?

  不论他怎么想,脑海中始终没有那段记忆,其实那根本就是三女之前商量好的,他们又不是只住一天两天,整一个月都和一个不熟悉的长辈挤在一起睡,难免发怵。

  李山把儿子叫到一边,话题绕来绕去,最终到了正题:“儿子,女朋友理论上只能有一个,但是你实际怎么样爸不管你,但是这个媳妇只能有一个,这个,我的意思你明白吧?”

  李篆一脸懵逼的看着平时老实巴交的父亲,看到母亲一边张罗着三女往外面抱被褥一边偷偷瞄着这边,他知道父亲这是又被当枪使了。

  “爸,你想哪去了,放心,我有分寸。”

  哭笑不得的解释了一下,但是很明显,这些话在李山心里可信度为零。

  也不管他们信不信,李篆跑去搬被褥,床铺弄好之后又得去超市买蚊香,不然这一晚上非得活活的喂了蚊子。

  上大学的时候放假回家都会跑到超市买一些零食回来,每次都是母亲陪着,李篆这次让母亲好好地待在家里看电视,他要一个人去。

  说来不过是一种习惯了的依赖感,上学的时候还远离家乡数百公里呢,也没见他怎么样,反倒是回了家才离不开父母。

  “啊,我也去我也去,叔叔阿姨,你们吃点什么吗,我们顺便买回来。”见到李篆要走,唐糖赶忙跳了下来,也要跟着去,当然,这也是白凌两人的想法。

  父母哪能向刚到家的准儿媳要东西,笑着让他们买自己喜欢的就好,送四个孩子出了大门,那条土狗一路上摇头晃脑的跟着。

  大黑是李篆上初中的时候父母从别人家抱来的一条土狗,从小就跟李篆亲,每次他寒暑假回来大黑都会兴奋地上蹿下跳。

  当然,每次开学走的时候大黑也会两三天不吃东西,让邻居啧啧称奇。

  李家附近就有一家超市,都是村子里面的人开的,大家乡里乡亲的,差个一块两块也都不会计较,超市偶尔还会成为大人们在一起吹牛打屁的场所。

  农村的夜晚不像城市里灯火通明,水泥板路上一片漆黑,唐糖和戴然然紧紧地拽着李篆的衣服,就连白凌都不自觉的靠近他。

  李篆家住的这个村子可以说比白凌的那个山村还要落后一些。

  别看那里叫做山村,但是大兴安岭因为常年开发的原因,附近的很多山村都已经装上了路灯之类的,再不济也不会像这种默默无闻的小农村一样不受重视。

  “李篆,你家好黑啊,而且蚊子好多!”

  唐糖又拍死了一只蚊子,苦着小脸把花露水加入了购物单,她从小就在城市里的孤儿院长大,都市里哪里会有农村这么多的蚊子,弄得她很不习惯。

  “呵呵,怎么啦,嫌弃我家啊?”李篆明知唐糖不是那个意思,调笑着问她,这丫头还当真了,手忙脚乱的解释,见李篆半天没回话,还以为他生气了,差点没哭出来。

  白凌真的搞不懂唐糖干嘛非要跟着李篆,自己和李篆不就差一根东西么,大不了办事的时候自己穿上装备就好了嘛,自己肤白貌美的,怎么也比这么个糙汉子好吧?

  不过仔细想一想,那天晚上在帐篷里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她尽量克制自己不去想,因为每次回想起那件事她就会对自己“正确”的取向产生质疑。

  到了超市,四人推开门进去,坐在柜台旁边的人李篆要叫一声小叔,这人见是李篆进屋,赶忙站起来打招呼:“大学生回来了啊,买点啥啊?”

  李篆是村子这一辈人里面唯一一个大学生,所以大家都喜欢这么叫他。

  腼腆的笑了笑,叫一声小叔,然后问了花露水和蚊香的位置,小叔这会儿才看见跟进来的三女,他打量了一下三人,皱着眉头回想这是哪家人的闺女。

  大家都是一个村子里面住着,可以说哪一家有哪个亲戚什么的基本上都一清二楚,当然,哪一家发生了什么事也绝对不超过三天所有人就能知道。

  唐糖三个女孩子长得都很好看,虽说不知道跟真正的国色天香又没有可比性,至少在村子里面还是很少见得到这么漂亮的姑娘的。

  他这个超市可不仅仅是一个超市那么简单,做生意的同时也是村子的信息集散中心,像是哪家的儿子想找对象什么的都会来他这里报个名,然后由他帮忙打听之类的。

  正巧,不久之前就有人让他帮忙问问哪家有没有侄女之类的可以介绍给自家儿子,唐糖三人正好送上门来。

  “李篆,这三个是……”

  小叔跑到李篆身边低声问道。

  李篆哦了一声,说唐糖是他的女朋友,另外两个是唐糖的朋友,在不是真正的自家人面前,有些事情不需要说的那么清楚。

  “哦,是这样啊,那什么,村东头老董家的那个小子没对象,他妈前天还让我帮忙介绍,你看……”

  听到小叔这么说,李篆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一脸为难的看了看白凌,他知道,自己只要敢在她面前或者让她知道在戴然然面前提过这种事情,那H市能不能回去都是问题。

  “这个,我问问她们吧,我也不知道人家有没有对象。”

  “好好好,那就拜托你了啊。”

  买了蚊香和花露水,有买了一大包的零食,四人结账出门,迎面进来一个中年妇女,看到唐糖三人的时候眼睛都亮了,赶忙跑进屋里,拽住李篆的小叔。

  “老李家那小子带着的那三个姑娘是谁家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