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汪!”

  那条土狗叫了两声,看到是熟悉的李篆后就摇起了尾巴,即便是一年多没见过小主人,它也仍然记得自己小时候是在谁的怀里撒尿来着。

  它还想冲着三女叫嚷两声,只不过被李篆轻轻扇了一下就又摇起了尾巴,对于三女也放下了警惕,这土狗还真是有那股子土灵性,主人关系好的绝对不咬,哪怕是第一次见到。

  “妈,我回来了!”

  李母听到狗叫就从豆角架下面出来了,看到儿子就是一喜,这会儿三女还没进大门,所以她没看见。

  “瘦了!”

  李篆哭笑不得:自己明明量过体重,分明是胖了,怎么会瘦了?

  他接过母亲手里的菜盆,似笑非笑的看着母亲,等她问自己唐糖的事。

  “傻小子,这么看妈干啥,快进屋,妈中午给你炖排骨。”母亲说着就要拽李篆回屋,三女这时候正好进来了,土狗正围着她们撒欢,似乎知道这是“女主人们”一样。

  看到三个没见过的姑娘进院了,李母还挺奇怪这是不是找错人家了,想到儿子奇怪的眼神,她恍然大悟:这小子真把人家姑娘带回来了!

  本来以为儿子只是开个玩笑,因为她知道自己儿子的情况,穷小子一个,人家姑娘就算跟你处对象了又哪那么容易跟你回家来。

  跟男生回家见父母,那可是等同于定下婚事的,意义非凡。

  心中虽然很惊喜,不过李母也有些尴尬,慌忙招呼四个孩子进屋,那个自己一家三口住的小屋子很破旧,里面的墙壁有很大一部分是用泥巴糊上的。

  李篆家院子比较大,不过超过百分之八十的面积都用作猪舍了,只留下最小的一间房作为住的地方。

  进了屋里,三女没有任何的不适应,哪怕地面是泥土的也没有任何介意,直接坐上了炕,唐糖对这种火炕很好奇,眼神不断往烧火的灶坑门那里瞄着。

  李母拽着儿子到了厨房,小声问道:“你个臭小子净给你妈我出难题,快告诉我哪个是唐糖啊?”

  除了那些高富帅,基本上每个男生的母亲都十分关系自己儿子的另一半,作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男人之一,儿子,是她们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

  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从未见过面的准儿媳进门,这是天大的事情,李母现在都想暴打一顿自己的孩子:真的把女朋友带回来了居然都没给自己打电话通知。

  很多人带着自己的女朋友回家都会抱着一种十分复杂的心理,这种复杂的心理中最明显的就是激动和期待,为女朋友得到家人认可而激动,期待亲朋见到女朋友后惊喜的表情。

  但是李篆这次特地没有给父母打电话,以往回家的时候都是在上火车前给家里一通电话保平安,这次为了准备唐糖这份惊喜,他甚至有“潜伏”回家的计划。

  李篆身子一闪,躲过母亲看似来势汹汹的巴掌:“我错了还不行么,那个有些胖胖的就是唐糖。”

  李母满意的点头,转身进了里屋,一会儿倒水一会儿又要李篆洗水果,弄得唐糖三人都不好意思坐着了,不顾阻拦,纷纷冲进菜园帮忙摘菜。

  白凌和戴然然以前住在山村,还有过摘菜的经历,所以动作很麻利,相比之下,唐糖就显得有些笨手笨脚,抛却不会分成没成熟不说,单是因为某处过大而钻不进菜架就是问题。

  李母见阻拦不成,索性拿着盆一起摘菜,四个女人摘菜,李篆负责往屋子里运,这些菜明天凌晨就要由父亲骑着电动车到市郊的菜市场卖掉。

  几十上百斤的青菜,凌晨两三点钟就要起来,在四点前赶到市郊的菜市场以十分便宜的批发价卖出去,前后折腾,一天也不挣不到几百块钱。

  想到父亲这些天肯定又因为卖菜没睡好觉,李篆心中一酸:那些专以卖菜为营生的把大量的菜卖完后能拿到上千块,回来还能睡觉,但是父亲一样起早,不过几百块,回家吃完早饭就要进入猪舍忙碌,根本没有囫囵觉可睡。

  他从小就见证了自己家的艰辛:最艰难的时候自己和母亲甚至吃过几天的稀粥放白糖或者荤油。

  那是一个冬天,还在上小学的李篆不清楚母亲说的那句“午饭好了”是多么心酸,连咸菜都没有的午饭,谁人吃过!

  但是他吃过,他的家庭吃过!

  现在回想起来,父母说过的一些话中透露着很多信息,那时候的李家,每个月连五百块的收入都没有,房子都是别人不要的草坯房。

  “妈,别让我爸去了,这些菜就不要了,我有钱,我明天就去市里给你们转过去!”

  李篆擦了擦眼角,说这么一句让四个女人都愣住的话。

  三个女孩都不是大富大贵人家的孩子,知道李篆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李母当然也清楚儿子的话,她装作埋怨的样子:“一两百块说不要就不要了?多少钱够你这么挥霍!”

  “妈,我大学都毕业了,你俩不用给我挣学费,而且我有唐糖做女朋友,婚事什么的你们都不用操心,彩礼都不需要的,你们还这么劳累干什么啊?”

  李篆有些心疼自己的父母:幼时记忆中那两个笔直的背影,现在已经渐渐弯曲,偶尔能听到刺耳的咳嗽,还有那刺眼的缕缕银丝。

  “什么不需要挣钱,你有女朋友之后不要买房啊,唐糖不要房子你妈我还不让自己孙子住廉租房呢!”

  李母瞪着眼睛,说完还瞄了瞄红着脸的唐糖:这丫头越看越喜欢。

  “阿姨,李篆在H市有房子了呢,还不错呢,之前不是跟您说过嘛,那是座六层的小楼,都是李篆的!”

  白凌见这个话题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再继续下去这母子两个非吵起来不可,有关孝顺的问题,李篆绝对会寸步不让,而李母也绝对会坚持自己要为儿子赚钱的想法。

  “六层小楼?”

  李母这回把手里的铁盆都扔了,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儿子,要知道她们夫妇两个之前可一直在担心儿子在外的发展问题。

  先是被新闻里的租女友吓到,怕唐糖也是租的,确定真实情况后又考虑的更远,房子什么的都是一笔天文数字。

  发达城市的一间百米的房子,足够耗费农村人几代的积蓄,至于魔都京都一类的不正常城市,那简直是从祖上开始累积的钱都不见得买得起。

  H市不说太发达,但是一间房子怎么也得个几百万,老两口没少为这件事上火。

  现在听说自己儿子居然不声不响的弄到手一座小楼,李母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她甚至有一种眩晕感:见到儿媳了,而且还听说儿子连房都有了,今天是怎么了,我还没睡醒?

  “好好好,你有钱,有钱行了吧,我和你爸想给自己孙子弄点零花钱不行啊,我们要自己挣,你和唐糖就负责……”

  “阿姨……”

  唐糖实在听不下去了,撒娇一样提醒李母,倒是让她察觉到自己现在说这件事有点超前,笑了笑,看盆里的菜已经不少了,把四个孩子轰回里屋,叫来李父,老两口开始做饭。

  李篆的母亲姓王,叫王梅,父亲叫李山,两口子结婚以来只吵过三次架,这是李篆实实在在记录在案的。

  看正sA版章5节D;上‘~酷√匠网N

  有这么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也是李篆这个穷小子能从农村走出来的重要原因,他的很多同学都中途辍学了,家里面父母不是经常吵架就是忙着其他事情,疏忽了子女。

  所以说,有关孩子教育这个方面,家庭环境占据了绝大部分,即使是小时候居无定所,连房子都没有,李篆父母也硬是给他创造了这样一个腾飞的环境。

  可以说李篆是李家的骄傲,他的父母因为种种原因,在整个大家庭中并不是很受待见,或许是因为李山不是李篆爷爷亲生儿子的原因,李篆奶奶当初是带着李山嫁到李家的。

  李篆还记得自己上大学的时候父母的表现,他们乐得合不拢嘴,见到几万块钱好像都不会那么高兴。

  王梅曾经说过:“你要给爸妈长脸,让他们好好看看!”

  这句话李篆在小时候经常听到,长大后就很没有太大印象,因为已经熟记于心,他也是在目睹了其他亲戚看父亲那轻蔑眼神后才第一次明白:自己要给父母雪耻。

  终于,在他升学的宴会上,父母一雪前耻。

  或许有人会认为上了大学没什么了不起,不是有那么多大学生找不到工作么,找到工作的又有好多人工资还不如种地呢。

  但是现在,他带着女朋友,还有另外两个漂亮的女孩子,带着百万身家回到这个自己生长起来的地方,就是要证明父母的坚持没有错。

  “妈,我们哪天去爷爷家坐坐吧,让亲戚们都看看唐糖。”

  饭桌上,李篆给几人盛好饭,突然提出了这样一个想法。

  在爷爷家聚会,这是李家很多亲戚都有的习惯,因为李篆爷爷在李家的威望还算可以,经常会叫一些晚辈们来家里吃饭,每次都摆上两三桌,每次饭后李山都会闷闷不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抚柳凭栏说:

恢复上午十点晚上八点双更的态度了哈,坐等第二次上编辑推荐,到时候考虑一天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