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电话的是母亲,询问了一下儿子什么时候回来。

  “妈,你跟我爸想要点什么不,我手头有点钱,好几万呢,我给你们带回去点!”手里有了钱,李篆第一个想到了父母,想要尽自己的孝心。

  天下间的母亲哪里会真的朝儿子要什么,轻笑着说上次那几个丫头她感觉不错的,就看你小子有没有本事带回来。

  本来一句调笑的话,谁知道一语中的,李篆满口答应:“妈,你就准备好住的地方吧,我和唐糖一起回去,哈哈,给您见见未来儿媳!”

  李母兴奋的询问了好几次,确认无误后才挂断了电话,跑去和丈夫报喜,之后的半个月,只要是和李家有交往的人家都知道,李家小子在外面混得不错,居然找到了女朋友。

  在农村,能自己找到一个女朋友都是有本事的事情。

  穿着翠绿女仆装的唐糖正好经过,小脸通红的瞪了李篆一眼,然后美滋滋的继续给客人上菜,看的其他几人一阵好笑。

  “喂,暑假怎么安排啊,我和然然也想回一趟老家,买点松子什么,顺便把房子卖了,以后就不回去了。”

  白凌之前就想问暑假的事情,现在正好李篆打完电话,确定下来了回家的事情,赶忙凑上来问。

  李篆斟酌了一下,觉得还是开个会好,万一小猫四人有什么安排怎么办,所以趁着没客人来,他把几人叫到了四楼,包括黛道道。

  “大家暑期有什么安排吗,我和唐糖要回一趟老家,白凌和然然也要回大兴安岭卖房子。”

  黛道道纯粹就是出来历练,作为一个修行之人,之前还干过服务员和白领,可见她是多么的不着调,对于暑假,她没想法,觉得现在一天挺好的。

  小猫四人也没什么其他想法,她们家里都有哥哥或者弟弟,不是独苗,所以回不回去无所谓,父母只要偶尔一通视频通话就可以。

  “既然这样,那我们四个先回去待上一个月左右,期间咖啡厅和事务所就拜托你们了,等九月份我们回来了,你们可以休息一阵子。”

  飞鸟这时候不干了,连忙拉着白凌:“哎哎哎,这不行啊,你和然然走了我怎么办,那可是一个月啊!”

  大家都清楚她是什么意思,一脸无奈的看向白凌,这丫头反倒是看得开,勾着飞鸟的下巴:“妞儿,等我回来让你嗨翻,这是先让你歇歇!”

  众人一脸黑线的离开:实在看不下去了,幸亏这是两个漂亮妹子,不然李篆的世界观就要完全颠覆了。

  几天后,在其他妹子们的相送下,四人登上了火车。

  “嗷呜……”

  戴然然怀里的小雪十分不舍的伸着小爪子,李篆笑着接过小雪,在它一脸享受神情中摸了摸脑袋。

  毛线球那个没心没肺的只会接他回家,并不懂送人,小雪这个差点就被认为成了精的家伙可就不一样了,聪明得很,看到那个带着四个轮子的铁匣子和李篆背后的背包就知道要发生什么事请。

  “乖乖听话,我很快回来的。”

  小雪伸出粉色的小舌头,上面的倒刺弄得李篆有些发痒,不过看的小猫几人颇为羡慕,尤其是白兔,她叫白兔,却不仅仅喜欢白兔,对这个小狐狸也十分疼爱。

  “啊,小猫,我们也买一只这种狐狸好不好?”

  这年头有花痴有草痴,白兔明显是宠痴,只要是可爱的、毛茸茸的宠物她都喜欢,甚至只需要伸一伸小舌头就能把她萌翻。

  小猫在这一点上比白兔成熟些,拽着要冲上去的白兔的衣领:“死兔子,你别犯二啊,自己对猫狗过敏还想上去凑活,忘了上次抱我家小花的教训了?”

  她说的是上次白兔趁着所有人不注意偷偷抱了小猫家的一只叫做小花的猫咪,本来明知自己对猫狗过敏还要抱,结果整个人躺在医院里近一个月才出来。

  白兔委屈的撇嘴:“我,我也不想嘛,可是谁让小雪那么可爱呢,说不定我对狐狸不过敏呢,真的!”

  众人不去理会她,还是送四人离开才是正事。

  这次回家不用像在大学期间的寒暑假那样大包小裹的搬运,李篆他们每人一个随身的小包就行,吃的就简单的吃点泡面,也不用带书本和电脑,十分轻松。

  坐上这列火车,李篆心中颇为感慨:自己当初就是从老家坐得这列车前往H市,这列车是从老家开往南方的主干线,可以说直达H市仅此一列。

  四年之间,每一年都要坐四次,算下来这是第17次了,可以说李篆的人生折点就是隐藏在这列车上,乘坐这列车来到H市上学,然后毕业,发生了之后的一系列事情。

  李篆不止一次的想过自己在H市最骄傲的事情是什么,奖学金?事务所?咖啡厅?都不是,最骄傲的还是唐糖。

  或许是因为要带着自己女朋友回家的原因,李篆就是这么觉得,作为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学生,他深知自己将要面临的挑战有多艰巨。

  不说其他的,就拿最基本的住房来说,自己起码要不吃不喝工作数十年才能在H市购买一间像样的房子。

  有多少人毕业后十几年都是租住?又有多少人奋斗了好多年也只能买不足一百平米的小房间?

  想一想那些空着的别墅区,想一想那些空着的高档小区,想一想那些一个户口下有几十乃至上百套房产的人,李篆觉得最有可能造成大混乱的不是什么疾病或者天灾,而是人与人之间越来越大的差距。

  没有人有任何义务帮助别人过得更好,但是您能否不要蛮横无理的霸占社会资源?

  房地产开发商们收取了大额资金,然后用这笔资金建更多的房子,期间毁坏的传统底蕴和强拆强建就不说了,最起码的就是这比抢劫还恶劣的价格。

  #最新章节上酷w@匠*u网bU

  总有人说缩小差距,平衡房价,却不知这差距真的是越拉越大。

  不过李篆现在已经是拥有一栋小楼的准富豪了,虽然跟身家千万的比起来就像蚂蚁一样,不过至少他已经在H市站稳了脚跟,这作为全村唯一一名大学生,他值得骄傲。

  这次回家,不仅仅是回家,更是在那些亲戚面前证明自己,让始终因贫穷而在亲戚面前抬不起头的父母好好地为自己骄傲一回,为自己的唐糖骄傲一回!

  想到父母见到唐糖时会有什么表情,李篆觉得这个问题很有趣,盯着她看了好久,把她看的浑身不自在才把内心的种种猜想说出来,让三女猜。

  “哎呀,这个嘛,哈哈,叔叔阿姨当然是夸我可爱了……”

  唐糖这丫头已经渐渐褪去了进入公司时的青涩,虽然偶尔还是能看出单纯,至少不容易被骗,也不容易害羞,这会儿已经能自夸了。

  白凌一双妙手从上车开始就在戴然然身上转悠:“什么反应,那还用说,当然是把你们送进早已经准备好的新房了,然后嘛,哈哈哈,啪啪啪……”

  “呸呸呸,白姐姐你就没好话!”

  唐糖红着脸蛋儿啐了一口,不过目光却在偷偷地瞄着李篆,正巧李篆也在看这边,吓得她赶忙低头,却引来了一只大手。

  一路上打打闹闹,四人入夜后靠在椅子上睡着了,他们没买到卧铺,不过还好,有一个靠窗的四连座让他们买到了,也算是不分开。

  李篆负责打更,不敢睡死,稍微眯一会就要站起来看看,这种车厢很容易发生意外情况,列车疾驰而过,从窗户向外看去,一片漆黑,远处,隐约可见连绵的路灯。

  “我终于回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