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的职员没有寒暑假,李篆觉得这是不人性的规定,他认为自己的咖啡厅要有暑假,生意走不开可以轮流放啊,一部分人放半个月,另一部分人放另半个月。

  这几天他又请来李贵他们,把六楼重新弄了一下,因为小猫四人的原因,他已经睡了好久的沙发,对唐糖颇为想念,尤其是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手里面空落落的,抓惯了萌大奶的他有几次甚至不小心抓住了秋脂凝。

  看!正、版(章R*节\'上◇酷)匠u网◎O

  有一天,秋脂凝早晨起来的时候就欲言又止,李篆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再问她就钻回了自己的壳里面,说什么也不出来。

  本来李篆没当回事,结果当天中午,他上五楼来给小猫的手机充电,这丫头突然蹦了出来。

  “哎呦,我的小姑奶奶,你能不能别这么吓人,再说你这时候出来干嘛,不怕被人发现?不会有损害了?”

  秋脂凝扭扭捏捏的,半晌,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那……那个,我的……我的手感……和……唐糖,哪……哪个好,撇开大小!”

  李篆被她问懵了,还想下楼找黛道道上来给她看看是不是发烧了,结果目光无意间扫到那对小兔子上,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的一瞬间,他就感觉自己手掌猛地一缩,仿佛有种熟悉的放在上面的感觉。

  “我……我曹?”

  一脸惊恐的看着手掌,秋脂凝嘟着小嘴点点头,把汉服的领口稍微打开一点,露出一抹腻白:“你不记得啦?子时四刻,你很用力的,还说什么怎么缩水了,嚷嚷着给我做按摩,好过分!”

  “我带你回来绝对是当初惊吓过度了,不,还要加上脑抽病犯了!”李篆一个头两个大,好言相劝才把这丫头弄回去。

  不过从那以后,他更加坚定了回去睡的想法:昨晚的事情他依稀有印象,想到梦里后续的发展,心中一阵恶寒,还好后面的事情没付诸实践,不然自己真的死定了。

  不是说和女鬼那什么会出人命的么,什么尽人亡来着?

  在六楼弄了六个小房间,都是单间,这又花去将近十万,李篆的资金真的告罄了,不过跟一同毕业的同学比起来他还是富豪,当然,只算自己挣的钱。

  小猫四人恋恋不舍的搬去了六楼住,当晚,她们在五楼待了好久才上楼睡觉。

  据统计,女性比男性更加符合群居动物的条件,一群女生聚在一起就仿佛有数不完的话题,永远也说不完,天南海北的,男生想跟上她们的思维都成问题。

  这一点李篆深有体会,所以他在这些妹子聊天的时候就坐在一边逗弄小雪和毛线球,看着这些漂亮妹子,他感觉人生简直没有缺憾。

  想当初自己还是被虐的单身狗,身边很少能看到雌性,甚至寝室里面抓到一只蟑螂都是公的。

  结果现在呢,身边有这么多漂亮妹子,反而是进了公司的白翀和王浩,他们身为曾经的情场老手,看自己的目光只有羡慕的份,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时隔多日,终于能够住回自己的房间,李篆心里的激动就别提了,差点没掉眼泪。

  走进房间,里面的空气中散发着好几种清香,闻得他心生荡漾:没想到这些丫头住到一块还能当作香料用。

  小猫撇撇嘴,捅了捅唐糖:“糖豆儿,你原来已经和李篆同居了啊,看不出来啊,老实交代,那滋味怎么样?”

  她的问题问的唐糖满脸羞红:“哎呀,你说什么呢,不知羞,我们就是住在一起!”

  “嗯,你们只是住在一起,睡在一张床上!”

  飞鸟调侃了一句,然后整个人挂在了白凌身上,她现在简直爱死了白凌,哦,还有戴然然。

  说实话,唐糖本来跟李篆一起睡才没几天,跟小猫她们睡在一起的这几天把之前已经养成的习惯又冲刷掉了,站在房间门前,她犹豫不决。

  那种类似当初第一次进入这个房间时候的感觉又回来了。

  李篆在房间里面等得有些着急,打开门,正看见一脸吃惊的唐糖,伸手拽进来,直接壁咚,吻上去!

  “嗯……”

  一阵长吻,李篆把唐糖抱到了床上,关灯,上手!

  “别……别闹……”

  “哎呀,我不是说了别闹了吗?”唐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怒意,这丫头很少发火的,这次居然有些急了,李篆坐起身,一脸奇怪的看着她。

  点灯,唐糖也坐了起来,有些后悔刚才语气重了,不过她也不想,女孩子总有那么几天脾气暴躁的时候嘛,况且这次很痛。

  “我……我不是故意的……”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唐糖没忍住,首先开口,说着说着,居然抽泣了起来:“你……你想摸就……就摸吧……”

  李篆叹了口气,心道或许是自己太急躁了?但是之前不是一切正常吗,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慢慢地挪动身子,把抽泣中的唐糖搂进怀里,她的小脸紧紧地贴在胸口,还能感觉到眼泪,就像打在他心里一样。

  “怎么了,糖豆儿,今天有什么不开心的吗?还是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糖摇摇头,缩在李篆怀里不说话。

  李篆莫名其妙,搞不懂唐糖的想法,而且他知道这时候也不方便强问,关灯,睡觉,刚闭上眼,猛然想起:唐糖今天穿的睡裙有些鼓。

  他又不是小孩子,当然清楚这种事情,立刻想到了原因,转过身,唐糖这会儿背对着他,从背后搂住她,很明显的感觉到唐糖的娇躯一震。

  “女孩子嘛,每个月都会有属于自己的那几天,你干嘛不跟我说。”李篆把手放到唐糖的小腹出:“很痛吗?”

  感受到隐隐作痛的小肚子上传来的温热,唐糖眼泪决堤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就是感觉好感动,仿佛心里的某根弦被触动了一样。

  “是我不对,我不该对你发脾气的。”

  唐糖转过身,李篆还是尽可能让自己的手掌贴在她的小腹上,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我又没你想的那么霸道,呵呵,我明天去找李老让他给你号号脉吧。”

  “嗯……”

  这种事情如果很痛的话应该算作是病,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大多不会有太严重的后果,不过过程中所遭受的疼痛会变本加厉。

  生活中无法避免类似的小摩擦,发生无可避免,但是恶化,完全可以解决,影响结局不同的,只是态度。

  这种小事简直不需要李回春出马,不过听说是自己喜欢的那个小丫头来了,李老还是亲自号脉,然后多开了几幅中药让他们拿回去给其他几个丫头准备,也没要钱。

  中药部完全是李回春做一把手,那些药又不贵,偶尔送出去一些也无所谓,这也是他们盈利低的重要原因。

  回到事务所,唐糖拿着药回了屋子里,又到厨房捣鼓了半天,端出一小盆中药,倒是不苦,打破了李篆对于中药一定很难喝的印象。

  几个忙活着的女孩子抽空的来喝了一小碗,李老这是针对女孩子开的一副调养方子,就算没病,喝下去也是可以调节内分泌、达到美白效果的。

  “哎,李篆,你说李老既然能配这种中药方子,那我们可不可以把他请过来啊,他名气这么大,我们事务所岂不是可以做一些中医单子?”

  端着小碗的唐糖异想天开,她还没换衣服,听得几个人轻笑:人家李回春是中医国手,各大医院都抢着要,连京都那边都要,你一个咖啡厅算老几?

  唐糖尴尬一笑,知道自己想得太简单了,然后换了衣服,继续工作,坚持着拒绝休息。

  现在已经是七月份,快到放暑假的时间了,李篆拿起手机,给自己家里打去了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抚柳凭栏说:

国庆爆发结束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