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子自从发现了这个小店之后基本每天都来这里,只要没课,就算是复习都来这里,点上一杯咖啡,坐在有绿色植物的一楼,感觉十分美妙。

  看到了清纯可人的沐雪晴,她很是兴奋:这家店的老板还真是有办法,居然能找到这么多女仆。

  要知道就算是在岛国也不可能凑齐这么多人,虽然曾经有女仆咖啡厅号称拥有上百名女仆,但是其中不乏有滥竽充数或者年龄不符的女仆。

  作为女仆咖啡厅的女仆,一定要是容貌姣好而且年龄在十八岁到二十四岁之间,至少看起来要是这个年龄段,不然那就成为了传统意义上的女仆。

  曾经有人把女仆定义为一种情趣,呃,或许某种意义上是对的,不然那身服装恐怖的杀伤力你怎么解释?

  很多男生看见女仆服就走不动道,甚至会有一种眩晕感:视觉冲击力太大,他们的小心脏受不了。

  其实这和半果与全果相比半果更具有吸引力一个道理,这身服装就算是最最朴素的黑白色调都会把女生身上最美的地方体现出来,吸引力怎么可能低。

  短裙、吊带袜,极尽神秘感,而细腰、萌大奶又给了人直观的冲击,双管齐下,当然奏效,就算是身材普通的女生,穿上了这套衣服,只要是给你定做的,身材上两个档次不成问题!

  听说沐雪晴来了,唐糖第一个从楼上跑下来,她最中意的两套女仆服,一套是粉色,一套是翠绿,总之也只有她和小猫这种可爱类型的能驾驭的了。

  今天唐糖穿的是粉色的那套,给人的感觉哪里是女仆,分明是个小公主。

  “沐姐姐!”

  直接扑到一袭白色连衣裙的沐雪晴怀里,唐糖开始了自己无敌的撒娇:“沐姐姐,我想死你了,你想不想我……”

  说着就带领沐雪晴上楼,有人带路,李篆也就不掺和了,反倒是那些吃饭的人,一脸眩晕感。

  小猫她们还没走,甚至干脆就打算着这里干了,自己那边也歇了好多天,反正本来也是工作日休息,休息日上班,大不了双休日派两个人回去看店就好。

  那个投资人现在就等着合同期满,拿这四人已经投资的那些钱作为筹码来引诱她们上钩:不做那生意也可以,给我做小蜜!

  凡是投资人必然也是大款,他们这类人包养几个小自己十几二十几岁的女孩子再正常不过,没听说还有富婆包养小鲜肉的么!

  这世界就是,这么有趣,本来年龄对等才是在一起的条件,结果现在四十岁的娶二十岁的才正常,男人要是没孩子还好,如果有个儿子的话往往更乱……

  在所谓的上层圈子里,脏的事情多得是,什么娶一个儿媳妇回来父子都有份,什么两个富豪互换妻子啊,总之形形色色的,不违背伦理的他们还不做呢!

  或许有人会说哪里会那么乱,在明面上看不是很好嘛,如果真的有那么最起码在明面也应该有所体现吧?

  其实这部分人真的错了,所谓多,指的是真正数量,而这一数量在上层圈子庞大的基数对比下就显得不是占太多比例,不过总归数量不少。

  而且你说明面上没有体现,其实不是没有体现,而是你没看见。

  那些人的言谈甚至就这么口无遮拦的说出来,不过又有谁敢往外说呢,或许想说,不过往往都会被红色的纸张封嘴,再或者,人间蒸发。

  小猫四人还是很自主的,尤其是雨蝶,有个富二代男朋友还如此自立,甚至还有胆量拒绝对方,也不怕对方甩了自己。

  投资人即将撤资,或许她们可以让雨蝶的男朋友继续投资,不过互相了解深刻的她们都知道对方的想法,知道雨蝶不想欠对方什么。

  可以说,雨蝶时刻做好跟男朋友分手的准备。

  不是她轻浮,而是自己的男朋友什么样子自己最清楚,那些什么轮盘、深水炸弹,那种恶心的方式,她曾经无意间在他的手机中翻到了。

  看到相片的一刻,她就对富豪这个圈子心灰意冷。

  实话实说,雨蝶之前有着凭借男朋友进入富豪门的想法,而且她也认为自己与男朋友之间是真爱,不过现在看来,也只能呵呵。

  咖啡厅现在一切上了正轨,反倒是最先成立的事务所生意冷清,网站上一些小单子都会直接甩给兼职中介公司。

  他们这个事务所现在在H市的兼职行业里还挺有名气的,用他们的话来说,无往事务所就是兼职中介公司的中介公司。

  小单子甩出去,收一部分利润,而且和各大中介公司签的长期合同规定了对方不得私自交易,更要保证服务质量。

  小单子一没,大单子少的缺点就体现了出来,不过大单子又哪是那么容易弄得,每天都有上十万的单子要谈,那是大老板,不是李篆这种小人物!

  u$酷i匠网FL唯h一5a正K版qw,p其4q他H都C~是}盗版

  到了晚上八点,李篆上楼,把秋脂凝“放”了出来,一身汉服的她总是给人不一样的感觉:传统,贤淑。

  “我可以出来活动了?”

  秋脂凝伸了个懒腰,看样子刚睡醒。自从来到事务所,这灵体越来越像个真真正正的人了,据她说连白天出来会受到的伤害都变低了。

  李篆点点头,把之前让她做晚班女仆的想法说了一下,这丫头听完兴奋地直接扑了过来,一对萌小奶也让李篆心猿意马了一阵。

  “哈哈,那我下去喽!”

  “你注意点,别飘起来!”看着秋脂凝的脚尖都离开了地面,李篆赶忙在后面提醒她,他可不想自己的咖啡厅刚开业就被某某法师找上门来。

  秋子这会儿还没走,期间唐糖她们休息的时候还跟秋子聊天来着,恶补了一下关于岛国的知识。

  她以前在家里的女仆咖啡厅打过工,只不过被人骚扰,不是屁股上被拍一下就是某只手伸到了腰间,更过分的还有捏胸,甚至把手伸到你裙底都有!

  不过她观察发现这里的人都很腼腆,不少人甚至和女仆说话都不敢直视对方,很有意思。

  本来新加入的沐雪晴已经让这些人颇感新鲜,按照每天的统计来算,八点的时候应该只有四五桌,现在却还有十桌以上有人。

  事实证明引入新妹子是明智的选择。

  就在这时,秋脂凝从楼上下来了,三楼没人,二楼的客人在她出现的一瞬间就呆住了,习惯了女仆服冲击的他们被汉服打得措手不及。

  “你们好!”

  见有人看自己,秋脂凝微微欠身,遵从古训行了一礼,然后下楼:她要去和黛道道显摆一下,怎么样,你不让我出来,人家李篆是店主,我偏偏出来,不但出来,还要做女仆妹子!

  到了一楼,又是一礼,然后在所有人包括黛道道的惊讶中跑到了前台那里:“哈哈,我出来啦,李篆让我做女仆妹子!”

  黛道道知道这个小灵体在气自己,凤眼一瞪,把秋脂凝吓够呛,不过随即的微笑让她明白对方只是在吓唬自己。

  “真是的,不知道人家胆子小么,好不容易聚形的,万一吓散了你赔啊!”

  轻声嘀咕着,一身汉服的秋脂凝开始了她的夜班女仆生涯,在唐糖和其他妹子的注视下,这丫头做的蛮不错的。

  秋子最后还跟她合了影,好在秋脂凝不会像孤坟一样在照片里面消失,不然就惨了。

  晚上十点,关门结算。

  与此同时,今天晚上八点以后的客人们心中颇为感慨,同时把萌漫咖啡厅今晚又加了一名汉服女仆的消息告诉了更多的人。

  比起穿着女仆服的其他妹子,穿着汉服的秋脂凝总是有一种古风古韵的感觉,配合上她生前的修养,搭配的天衣无缝,恰若天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