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会开夜车?那怎么办,我还没吃晚饭啊!”

  “拜托,我也没吃好不好,我连午饭都没得吃,还挨了一顿打……”李篆颇为无语的看着一脸惊恐的沐雪晴,提出想要出去吃。

  “嗯,好想法!”

  放下行李,距离小区不远就有另一所大专学校,只要有学校的地方必有小吃街,两人本着这样的想法来到小吃街买了好多东西回去。

  其实这些小吃刚做出来吃是最好吃的,只不过李篆喜欢在住处吃东西的感觉,在外面吃总觉得不舒坦。

  回到家里,沐雪晴熟悉餐具的位置,跑到厨房拿了碗筷,然后嚷嚷着自己非要做出来一道煎鸡蛋不可。

  半小时后,李篆明白了白天雪姨为什么不吃沐雪晴做的饭:这煎鸡蛋能做成黑色的也是一种技能,而且关键是她还敢让人吃!

  强忍着心中的恐惧,李篆尝了一口,然后对味道绝口不提,吃了好多特辣的花甲才压下嘴里那股怪怪的味道。

  吃完饭,洗过碗筷,李篆抽空给唐糖打了电话:“喂,糖豆儿,我今晚回不去了,你自己一个人睡吧。”

  旁边,沐雪晴眼中一道精光,浓浓的八卦和酸气:他们同居了?!

  “什么,你不回来了!老实交代,你去了哪里?”

  唐糖这丫头也不傻,还知道问李篆去了哪里,本来也没有想瞒她的意思,当即把今天的事情从头到尾解释了一遍,包括受伤的部分。

  果然,一听到李篆手上,唐糖什么都不管了,赶紧问伤势,李篆说就是因为伤势所以才不回去了,在沐放家睡一晚养养精神,明天回去。

  简单的解释了几句,挂断电话的时候,李篆貌似听到那边传来了白凌的笑声和唐糖的求救,不去理会这几个丫头胡闹,李篆转身问沐雪晴。

  “那个煎蛋你放了什么?”

  他很好奇一个煎蛋是如何能做出那种黯然销魂的味道的。

  “啊,你说这个啊,哈哈,这是我的创新哦,我这次试着加了糖、盐、味精、醋、料酒、香料、陈皮,呃……”

  李篆默默地跑去了卫生间:你放糖还放盐是什么鬼?煎鸡蛋你放什么醋啊?还有,你那一副思索的表情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放了什么自己都不知道的不得了的东西啊喂!

  这时候就算想吐出来也已经晚了,李篆只能祈祷明早肚子别闹腾,问了问自己在哪里睡,他理所应当的住进了之前的小房间。

  外面的天有些阴,估计要下雨,冲过凉,李篆躺在了床上,也没睡衣可穿,就这么一条四角内裤,看着身上那些因为进山留下的伤痕,李篆笑了笑:自己还是挺有男人味的?

  “轰隆隆……”

  一声惊雷炸响,吓了李篆一跳,惊魂未定,门又被“砰”的打开,一个人影直接冲到了自己床上,要不是看清了对方的面容他都要跳窗了。

  来人正是沐雪晴,这丫头穿着一身白色睡裙就直接跳到了李篆的床上,看来是怕打雷,娇躯瑟瑟发抖。

  “别怕了,就是打雷。”

  李篆摸了摸她的头顶,又一个雷炸响,比刚才那个还要响,沐雪晴直接扑到了李篆怀里,那么问题来了:李篆该怎么办?

  办?还是不办?

  雷声已经过去,但是怀中的沐雪晴仍旧在发抖,看来的确被吓到了,有些女生很怕打雷,曾经有人证实过说这是因为她们在小时候留下了阴影。

  比如说熟睡中被雷声吓醒,有过这种经历的人一般都会害怕打雷。

  轻轻抚摸沐雪晴柔顺的发丝,待她稍微平复下来,李篆尴尬的把她放开,两人都有些不好意思,特别是沐雪晴,她想回到自己的房间,但是奈何外面仍旧电闪雷鸣。

  一个是雷声,一个是和李篆待在一起,这两个选择或许在普通女生看来很好选择,腼腆自爱的回自己房间,剩下的……

  不过对于沐雪晴来说雷声实在是太过恐怖,之前下雨天气她都是跑到父母房间里面睡,而且就算是上学期间,只要碰到雷雨天气,她想都不用想,直接请假。

  也曾因为这个毛病缺过好多次考试,不过所幸比较重要的考试都是晴天。

  “雪晴,你这是……”

  g看"+正版P章Z/节P上vv酷H匠'2网Y?

  李篆光着身子在一个女生面前很不自在,如果是唐糖的话那他早已经熟悉了,至于沐雪晴,他还是比较那个的。

  “我,我怕打雷,不能回去!”沐雪晴语气十分肯定,一抬头,目光放在了李篆身上,准确说是他身上的那些划痕。

  划痕中最严重的是腿部的那道,然后就要数那些咬痕最为恐怖:从伤口来看,野狼的牙齿排布清晰可见。

  注意到自己身上的疤痕正被人注视着,李篆猜到了接下来会有什么感谢愧疚,为了避免再之后的剧情发展,他拉过了被子盖在身上,笑了笑:“再看我要收费的啊!”

  “切,谁稀罕似的,把被子给我,我今晚在这里睡。”沐雪晴要过另一条被子:“你不许走,陪着我。”

  李篆瞪大了眼睛:献身的节奏?哥不过是挨了一顿揍,妹子你要不要这么拼?

  或许是看懂了他的表情,沐雪晴直接一个枕头扔过去:“想什么呢,你睡那边,我睡这边。”

  一向习惯了母亲在身边陪伴的沐雪晴在沐放夫妇突然走后很不适应,仿佛生命中缺少了什么,再赶上刚才打雷受到了惊吓,闭眼没多久就感觉心里很孤独。

  想到父母已经在飞机上,只留下自己一个人待在国内,并且还要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办法见到,那种孤单感更加强烈,即便是身后就有一个男生,她还是觉得孤独。

  眼泪悄然落下,虽然极力控制却还是发出了抽泣的声音。

  “轰隆……”

  又是一阵惊雷,一滴眼泪没来得及落到床单上,沐雪晴就已经钻到了李篆的被窝,紧紧地搂住他的后背。

  “唉……”

  李篆回过身,把她楼进了怀里,他刚才听到了抽泣的声音,经历过离开老家前往大学的他知道突然离开父母的感觉,拍了拍她的香肩:“睡吧,我等你睡着再睡。”

  “嗯……”

  沐雪晴点点头,她相信这个男人,换言之,她相信自己的第六感和父母的选择。

  怀中人沉沉入睡,李篆轻轻地把手臂抽出来,拿过手机,给唐糖发去了一个晚安的短信,那丫头几乎是立刻就回了消息,他就知道唐糖会守着手机。

  一边和唐糖发短信,李篆一边回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毕业求职,遇到了唐糖,还有现在身在N市的蜜雪儿,再到开除,然后碰到了王权,成立事务所,又从房东雪姨那里认识了沐放一家,赚到第一桶金,直到现在。

  人生就是世事无常,你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好人,坏人,男人,女人,有文化程度高的,也有文化程度低的,或许还会有让你怦然心动的女生,这都是你生活中的一部分,有时候哪怕是路边看到了一个发传单的COS妹子都能让你高兴一天,只要有这种发现的意识和享受生活的心态,没有什么人的生活是无聊的。

  尴尬的睡了一觉,沐雪晴第二天先醒过来,轻手轻脚的从李篆怀中退出去,像小猫一样离开了房间,殊不知李篆在她挪动胳膊的时候就已经醒了,只是为了避免尴尬才选择装睡。

  开着那辆奥迪回了事务所,进屋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客人隆重的介绍:“各位,各位,看向这里,这是本店新请来的女仆,雪晴妹子,大家叫她雪晴就好。”

  沐雪晴在来的路上有已经了解过咖啡厅的事情,知道咖啡厅的性质,一袭白色连衣裙的她和戴然然气质上颇有几分相像,弯下腰:“大家好,请多多指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