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多的话语也没有用,这些人都已经习惯了,甚至每天一看到审讯室有人就来劲:一天或者一周的压力终于有地方发泄了。

  挨了数不清多少次重锤,李篆最后都咳血了那两个人才停手,转身出去,还是留他一个人在房间里,也不给叫医生什么的。

  强忍着胸口难受要死的感觉,李篆的五官都已经扭曲,最后咳出了好大一口血才好受点:据网上说这么打人弄出来的都是内伤,看来所言不假。

  最大羁押时间48小时,也就是两天,这两天无论对审讯者还是被审讯者都是煎熬,刚进来几个小时就要死要活的,李篆可不想真的硬挺两天。

  “干爸,你可千万别把我忘了啊,我这小身板真不一定能扛过去。”

  想到飞机上的沐放,李篆只能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自己的命多金贵,就算拖下去几个败类也亏本啊!

  事实上的确如他所想,飞机上的沐放早就料到了那些警察的做法,所以上了飞机就找理由拽过空姐,把身上所有的美刀都塞过去,只求能打电话。

  这是国际航班,所以空姐都是M国航空公司的,M国人只要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又不损害大众利益,那么能拿的钱还是十分不客气的。

  这个金发美女感觉到口袋里被塞进来厚厚一叠,就算是一美刀的币值也不少了,心中一喜,别说帮这位老帅哥打电话,就算来一场机震她也是愿意的。

  飞机本身有通信系统,之所以禁止乘客开启通信设备,那是怕会干扰到飞机本身的通信从而引发事故,不过其实几率不是非常高,很多人就有过下了飞机才发现手机没关的经历。

  带着沐放去了乘员舱,那里有他们的通信设备,转接一下就好。

  一道电波从万米高空上传下来,通过航空通信系统直接转接到了机场塔台,不出所料,接电话的是早已等待多时的老友。

  沐放的老友在机场也算是老资格,跺一跺脚整个跑道都要抖三抖,钻一下空子用通信系统通话什么的下面人都不会管。

  听了电话里的嘱咐,这位老友满口答应,挂断电话,照着本子上的号码打了过去。

  警局里,李篆听到了外面有动静,本来还以为是又一轮“友好审问”来了,谁知道那些警察纷纷从门口经过,鸟都不鸟他。

  有大人物来了?

  没错,A省的张辉省长来了,本来按照行程是要先到卫生监察那里,谁知道车队临时变道,直接来了警局。

  这下可吓坏了这帮正忙着准备的人,要知道原计划是要明天才到,那样他们也要好一阵准备才行,这下好,连准备都省了:根本来不及。

  其实原本张辉没有先来警局的打算,一般来说,下来视察,只要不是故意那某些人开刀都会按照行程来,给他们准备时间,因为只要突击,基本一抓一个准。

  下层的事情,乱的很!

  *w更新最Kn快上$酷no匠J网

  但是私人电话偏偏在中途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奇怪号码,他的号码是不会有什么广告的,只要打过来一定是熟人,当即接听。

  电话里面的声音很陌生,不过信息一核对,张辉知道,这是沐放摆脱的事情没错,因为只有他会有这种交代风格。

  作为老朋友,他当初上位所用的资金大半都是从沐放那里借的,有些甚至现在还没还,两人不能算知心的朋友,但是在利益方面,他们绝对结谊深厚。

  在一群警察的陪同下转了转,张辉看似无意的提起了审讯室,还若有若无的提起了文明执法,借着机会就要去看看。

  那些领导不清楚审讯室里面一团狼藉,在几个警员惊恐的目光中答应了,然后没等下面人提醒,张辉已经进了审讯室,刚巧就是李篆所在的那间。

  “你们怎么回事,乱搞,刚刚强调文明执法文明执法,这种垫书的方法你们也敢用!”

  张辉大怒,看到了已经陷入昏迷的李篆,他不仅仅是因为沐放的拜托,更是因为这个年轻人曾经用手里的药草救过自己的命。

  尽管那次是一场合乎情理的交易,不过他张辉的命又岂能仅仅值五十万?

  李篆被送到了医院,其实还真的没太大的伤,中医推拿了一会儿就好,李回春听说李篆来了也赶忙到了病房,最后的推拿还是他亲自做的。

  “这是谁干的,太过分了,他们那些小道道老夫都懂,只是懒得管,不过真的碰到自己头上,就算是陌生人老夫都要和他掰扯掰扯,更别说这孩子对我胃口!”

  李回春一边给李篆做推拿一边看似心平气和的说话,听得张辉冷汗直冒:您老人家可歇歇吧,要是真的一个电话打到京城那边去,那我这顶帽子还戴不戴了?

  倒是不会真的摘掉张辉的帽子,不过他作为一个没有站队的人,只要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那都是很敏感的,说不准什么时候你就被上面的人给画上了红叉。

  “对对对,我正在查,那个警局的局长肯定要拿掉,我已经让人处理了,暂时由副局长担任局长。”

  张辉赶忙赔笑补充,然后陪着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汗珠的李回春回去休息:他很少亲自做推拿,人老了,不太能做这种要体力的事情。

  “李篆!呜呜呜……”

  本来在机场附近转悠,后来又跟到警局的沐雪晴没看到李篆被送往医院的场景,还是那个机场老友通知的她,她这才赶往医院。

  问了病房,急匆匆的推门而入,看见躺在病床上的李篆昏迷不醒,她哭了出来:这个大男生已经是第二次为了自己家受伤住院。

  上一次是找草药救雪姨,那次满身伤痕,这次是为了让沐放夫妇顺利出国,结果现在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

  俗话说外伤不可怕,怕就怕内伤,说的没错,沐雪晴也知道。

  胆战心惊的坐了几个小时,李篆也悠悠转醒,两人聊了好久,沐雪晴不断追问警局里发生了什么,得到的回复只是一个微笑。

  下午三点,李篆感觉身体好了很多,这么躺下去也不是办法,要知道住院费可不便宜。

  出院还要经过医生同意,不过他是李老亲自过问的,那些小护士当然要去通报李老病人醒了,李回春接到消息立刻来到了病房。

  张辉这会儿已经回去了,回去准备处理这件事情。

  “小篆,你多住几天,那帮畜生的手段太阴,容易落下伤。”李回春知道这个孩子要出院,想劝他多住几天观察,不过李篆没同意,最终拿着李老给的几服药出了院,也没人管他要什么住院费。

  “走吧,去机场!”

  沐雪晴很奇怪的看向他:“去机场干嘛?”

  回复了一些力气的李篆敲了敲沐雪晴的脑袋,这个清纯但是没戴然然那副小受模样的女孩还是挺好玩的:“笨啊,你家车还在那里停着呢!”

  来到机场,那辆奥迪还在,上车,启动,然后问题来了:去哪?

  想来想去,二人觉得还是去沐雪晴的家里收拾一下再回事务所,一路开回那片小区,上楼,沐雪晴收拾行李,李篆躺在了床上,不久就陷入了沉睡:他还是有些累。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钟,李篆抱怨沐雪晴没叫他,结果沐雪晴很委屈:“我不是看你睡得像猪一样嘛!”

  李篆:“……”

  看着拿着行李准备走的沐雪晴,李篆很尴尬的说自己不敢开夜车,以前开过几次,都撞了。

  有些司机就是这么怪,明明白天那么多车都没事,晚上车这么少偏偏就会出事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抚柳凭栏说:

PS:多谢 流星陨落 兄弟的提醒,小弟以为章节是自动按照发布时间排序的,导致第二卷的章节出现了重大错乱,小弟在这里向大家表示沉痛的建议,如果有想要加更作为补偿的兄弟,在小弟的书评下留言,只要不过分小弟立马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