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距离起飞不过半小时,登机估计已经快开始了,没时间理会那三辆警车了,一行四人赶忙跑向登机楼:那帮警察不知道沐放他们是哪一架飞机,因为沐放现在不叫沐放,他叫王狗蛋……

  对于这个名字,沐放一家人都无力吐槽,不过为了能够顺利出国这又算什么,黛道道看过沐放和王狗蛋的长相,认为不需要化妆,只要眯起眼睛再戴一顶帽子就可以了。

  国内的安检不是很严格,到了那边落地的时候才会仔细看长相,不过那时候已经算是M国了,沐放在那里又没什么不良记录,直接用真实身份就好。

  “小篆,真有你的,居然想到这个办法,不过我走后你可能要有些小麻烦了,免不了要被请去喝茶。”

  沐放一边走一边笑着夸李篆,同时还有这丝丝担忧:国内的系统什么样他再清楚不过,进去了肯定是要受点苦。

  李篆摇摇头表示没事,他年轻,挨得住,只不过沐雪晴一会儿要自己离开,不然她一个女孩子可吃不了苦,而且这么漂亮,说不准就要吃亏。

  在小黑屋吃亏的美女不是没有,而是往往不敢说,说了也不一定有人信,反而惹得一身骚,倒是便宜了那些制服下的畜生。

  “我知道,一会儿我会拜托机场的朋友把你们从员工通道送出去,只要没在场证明就一切好办。”沐放点点头,他已经在安排李篆两人回去的路了,李篆一个孩子都能把事情办到这个地步,那他一个手里有庞大资源的成年人当然不能掉链子。

  “雪晴从后门走就好,别忘了我们的车还停着,而且是我开的车,这一路上监控可不少。”

  李篆摇头拒绝了沐放的说法,他知道自己肯定是跑不了,沐放本来让他过过车瘾的想法现在反而害了他,倒不如沐放开车他坐后面,这样监控就拍不到了。

  这辆奥迪车的挡风玻璃上有遮阳板,从监控那个角度看不到后座的人。

  “小篆,那这次就苦了你了。”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干爸干妈,你们快登机吧,一路顺风,哦不对,我这破嘴,一路平安!”

  飞机如果顺风飞行的话是要出事故的,所以在送人登机的时候千万不能说一路顺风,容易挨打,友谊的小船也是说翻就翻的。

  目送沐放两人登机,登机口还没关闭,那几名警察居然径直寻了过来,不用想也知道,他们查了王怀雪的飞机!

  看来他们还不是很笨,查不到沐放的购票记录就查了王怀雪的,不过李篆很纳闷:他们就不怕雪姨是故意虚晃一枪,买的和沐放实际的飞机截然相反,就为了混淆视听?

  不管怎么说,他们这次猜对了,而且只要他们一走到登机口,亮出警员证,那么飞机铁定会临时推迟,接受检查,那样沐放就走不了了。

  “李篆……”

  沐雪晴一脸担忧的看向李篆,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

  李篆脸色也不好看,但是还好,他有第二手方案,一个短信发出,本来在这个候机厅坐着的一群人突然站起,和那几名警察反方向走。

  “哎呀……”

  其中一个腿打着石膏的人突然倒地,就好像是一名警察撞到他了一样,满地打滚,不住哀嚎。

  本来就是有预谋的,其他人当然不干了,当即拽住了这些警察评理,就是不让他们走,就算是他们拿出了警员证警告他们妨碍公务也不行。

  其实这些都是地痞流氓,你一个妨碍公务才能蹲几天,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当然不怕,甚至有人还挑衅的说难道警察就可以撞人不赔礼?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沐放所乘的飞机飞机移动了,开始滑向跑道,几名警察干着急没办法,当飞机正式停在跑道起点的时候,那些人突然不见了,只剩下地上一堆石膏。

  “混账!”

  他们现在当然反应过来自己是被耍了,狠狠地骂了一句,不过已经晚了,飞机已经上了跑道,就算是现在让飞机安保人员报告控制台也是要几分钟的,这几分钟已经足够飞机飞上天。

  已经在起跑的飞机,谁敢让它停下来,出了事故你负责?

  几人愤怒的四下望去,看到了李篆的身影,气冲冲的跑过去把他按倒在地,手上的力道一点也不客气:“你个混蛋,跟我们回去!”

  就在几名警察被纠缠、飞机滑向跑道的时候,一名空姐走到了李篆和沐雪晴面前,拿出了沐放的名片,然后带着一脸担忧的沐雪晴离开了,留下李篆给她递过去一个安慰的眼神。

  H市警察局,一间审讯室内,李篆被锁在椅子上,他已经一个人在这里面待了近两个小时,期间没有人进来过,这也算作一种心理战术。

  他很清楚,自己一没偷二没抢,而且也从来没有消息证实说沐放就是罪犯,那么也构不成窝藏罪,所以他们没理由抓自己,更没理由把自己锁在椅子上长达两小时。

  不过这种事情大家都清楚,屈打成招,自古有之,现在更是玩出了花样,什么临时工都弄了出来。

  “吧嗒……”

  7酷匠网、B永◇?久免-)费☆6看u小说!;

  审讯室的铁门被打开,从外面进来了一男一女两位警员,面色不善的打量了一下坐在椅子上的李篆,坐在审讯桌后面,简单的询问了一下李篆的情况。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那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协助犯罪嫌疑人潜逃?”

  男警察突然插进这么一句,李篆心中暗笑:终于来了,之前都是为了让我放松警惕,这才是正戏。

  “犯罪嫌疑人?什么犯罪嫌疑人,我就是帮一个长辈开车,送他们去机场,没有什么犯罪嫌疑人啊。”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自从高中惹祸进去过一次,李篆深深地明白了前人总结的道理是对的!

  不过也不能真的抗拒,装疯卖傻才是最好的选择,他们往往拿你没办法,这时候就会上一部分私刑,熬过去就好。

  “我说什么你自己清楚,沐放,男……,他不久前从境外购进管制物品,现在物品去向不明,你说他不是嫌疑人谁是,难道我是?!”

  男警察突然拍了桌子,李篆又是一阵暗笑:一说二问三大叫,难道审讯手段就不能改一改?

  仍旧是装傻,最后两名警察实在是没办法,因为沐放之前的确从未被正式确定为犯罪嫌疑人,调查令还是今早才下来的,不然他如何能走掉,早就被抓了。

  二人恶狠狠地瞪着李篆,然后走了出去。

  不就,又进来了两名警察,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坐到李篆身边抽烟,把烟气故意喷向他,李篆这时候真的感谢他们抽烟了,不然没有烟味掩盖口臭估计他都要晕过去。

  “小子,既然你不招那也别怪我们了。”

  其中一个警察挽起了袖口,这时候也没必要客气了,李篆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怎么了,要动手啊,隔着书打胸口还是强光照射不让睡觉?”

  两人愕然:看起来挺老实的一个小青年居然还是老油条?

  其实李篆哪里是什么老油条,而是他们那些伎俩已经被广大网友在互联网上做了免费推广,上面的人还整天说什么严打私刑,特么的那么多帖子难道是空穴来风?或者说你们网警除了会用软件查敏感词汇就只能做饭桶?

  不出所料,一摞厚厚的书放到了李篆胸口,两人一顿猛砸。

  “我问候你们八辈子祖宗!”

  李篆狠狠地骂了一句,胸口闷得要死,整个人喘不过来气:“老子告诉你们,我是公民,你们这是在犯罪,死不足惜的犯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