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怀雪听见丈夫这么说,知道是出国的事情解决了,而且是李篆帮忙解决的,看向他的目光更加升温,简直像丈母娘看女婿一样。

  她的手续什么的一切正常,上面只是要留住沐放本人,至于家人,无所谓。

  “好,我这就托人办手续,加急办理,今天晚上就走,怀雪,快收拾行李。”看得出来,沐放是真的有些急了,毕竟这件事弄不好就是个身败名裂。

  这要是被弄进去了,轻则十年,十年的时间,足够把一个人变得一无所有。

  不要说什么法律法规,的确,里面有规定说情节较轻者三年以下,但是沐放不仅仅是私藏,而是从国外购进,更何况你没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都被判了死刑的么……

  “你急什么,小篆还没吃饭呢!”

  李篆连忙摆手,哪件事重要他很清楚:“干妈,你就听我干爸的吧,快去收拾行李,我和雪晴给你们做饭!”

  “呵呵,你和雪晴做饭?”沐放突然乐了,王怀雪也是一脸纠结。

  “对啊,怎么了?”

  “这个,那我们还是不吃了,你们慢慢吃就好!”

  王怀雪一边笑着一边去收拾行李,话中有话,对自家女儿毫不藏拙。

  李篆莫名其妙,伸出手拿了桌子上一盘据说是沐雪晴做的拔丝地瓜,然后脸色铁青的进了卫生间:我还是也不吃了。

  他们急着走,李篆和沐雪晴自然在旁边帮忙,不出半小时,行李准备好了,他们不需要太多的东西,只要把一些贵重物品和证件带上就好。

  “我们走吧,小篆你会开车是吧,这下正好,我出国一时回不来,这辆车留给你开,本来是你雪姨开的,她这次一跟我走这车也没人用了。”

  沐放笑着把钥匙交到了李篆手上,弄得他很不好意思:那辆车少说也得四十万吧,当然,这是全新的价格,不过就算是二手的奥迪也不便宜吧?

  “这,干爸,这太贵重了……”

  “行了,你就开着吧,不然我要是弄到二手车市场非得让人黑一笔,你要是实在不愿意开那就等雪晴考完驾照给她开,现在你就送我们去机场吧!”

  ~n酷匠8网E,永久免:o费?看&小说2

  沐放很看得开,直接坐进了副驾驶,王怀雪母女坐在后面,李篆无奈,只能坐上了驾驶席,他给几人打了预防针:自己车技不好,自从考了驾照还没碰过车。

  都说男人的车就好比媳妇,哪有给别人开的道理,不过沐放从这一点来看还是挺另类的。

  俗话说淹死的都是会水的,这话说的没错,那些造成重大交通事故的人往往都是开了好多年车的司机,反而是新司机,除了一些小碰伤还真的不会造成大事故。

  原因无他:越是新人就越小心,当然就不会出现大事故,而那些仗着老资格的司机往往不会这么小心,偏偏这些人占大多数,出了事故就算按概率算也该是他们。

  从小区出来,上了公路,路上的车不算多,但是也足够让李篆焦头烂额,一会儿看看左边,一会儿看看右边,一会儿还得看看后边是不是有人超车。

  战战兢兢的开到高架,这里的车不像城市主干道那么多,李篆松了一口气,下意识从后视镜开了一眼,目光一缩:后面有三辆警车,已经跟了好久,而且看里面驾驶员的样子似乎正是冲他们来的。

  “干爸,后面有警车,好像是奔着我们来的!”

  沐放一惊,忙向后看去,果然,熟悉的车牌,正是之前看到的那三辆。

  苦笑一声,他让李篆在前面靠边停车,千算万算,没想到这次回国居然载了,但是他不后悔,救了自己的妻子,就算失去一切又能怎么样,正如王怀雪当初为了跟自己在一起毅然决然的抛弃家中的一切。

  “呵呵,干爸你怎么每一股子拼劲,他们又没叫我们停车,你们坐好了,哈哈,干爸对不起了,你这辆车要进修理部了!”

  李篆心里涌现出一股疯狂,他很崇拜M国的速激,早就想过一把瘾了,当即把油门踩到底。

  别看他刚才开车的时候小心翼翼,仿佛是个新手,其实李篆要是真的不管不顾的开起车来那车技还是挺好的,至少当初在驾校的时候,教练让他大胆开,他就在教练声嘶力竭的尖叫中把三辆教练车的车门给撞掉了,不过倒是刷破了那个赛道的记录。

  现在不是交通高峰,这条高架上的车不是很多,李篆这样开是有把握的,至少除了小剐蹭不会出大事故,而且貌似这辆奥迪的引擎还不错,居然把三辆警车远远地落在后面。

  “喂,王老大么,我是李篆,谈一笔买卖吧,帮个忙,给你五万,哎呀,那都是小意思,兄弟回头请你吃饭!”

  李篆在沐雪晴惊恐的目光中单手驾驶,拨通了电话,正是王金龙的号码,简单交代几句,他信心满满的看了看同样一脸兴奋的沐放。

  男人就是男人,碰见这种事情居然会兴奋,不像王怀雪和沐雪晴,小脸煞白,紧紧地握着把手,都不敢看窗外。

  “小篆,车技不错,不过你还是停下吧,太危险了,我还是自首吧,这样就算到了机场也跑不掉。”

  沐放虽然感觉刺激,但是他不想妻女冒险,这样开的确有些危险,而且不值得。

  “干爸你相信我,只要我们能到机场,我就能把你送上飞机,只要他们没办法让机场方面临时停飞你们就铁定能走!”

  沐放一家愕然,互相看了看,随后心中打定主意:拼了!

  一辆奥迪,三辆警车,就这么在高架上飙车,期间的红路灯都被李篆无视,看的三名乘客惊魂不定。

  李篆运气很好,一连几个路口都是刚变红灯李篆就开到了,趁着路口的车没开,他们的奥迪穿了过去,但是后面的警车就不得不停下。

  这些警察很无奈,他们是负责抓沐放这个小角色的,从那批货物来看,沐放的单子的确只占一小部分,也只能算是小角色,他只是一张大网的小小一部分。

  不过偏偏这小部分出了问题,本来表现正常的沐放在一个年轻人到了家里后居然开始了逃亡,这让他们措手不及。

  有了前几个路口的经验,这些警察鸣起了警笛,车速提到最高,跟李篆他们前后脚到了机场,李篆他们刚走出停车场警车就到了。

  距离登机还有半小时,看到警察这么快就到了,李篆很吃惊,而沐放则是绝望:还是没能躲掉这一关。

  “好了小篆,我知道你为了我好,但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不后悔,国外的产业我会安排人变卖,麻烦你照顾好怀雪和雪晴……”

  沐放说着就要走向那三辆警车,不料李篆还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拦住他:“干爸,你别急,咱们的援兵来了!”

  本来还打算生离死别的沐放三人闻言一愣,随即大喜:远处开来了六辆破旧的桑塔纳,用车头把三辆警车紧紧地撞住,车门推开,司机扬长而去。

  沐放一边走一边问怎么回事,李篆如实回答。

  原来刚才在高架的时候他给王金龙打了电话,把这边的情况说了一下,请他帮忙找人拖住那些警察,不用多长时间,半小时就足够了。

  H市的机场白天有不少黑车拉客,这些车多是桑塔纳,而王金龙之前无意间和李篆提起过他手下不少兄弟洗白后就是暂时在机场做黑车司机。

  现在一辆桑塔纳才多少钱,撞坏了也不用心疼,而且平时他们的生意也不好,跟机场大巴抢生意你说能好到哪里去?

  所以这才上演了刚才这一幕六辆桑塔纳直撞小警车的场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